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戳破“中朝友谊”的神话

彭德怀(左)和金日成。(网络图片)

提要:金日成不顾中国志愿军缺粮少弹的状况,每每强求志愿军为他啃硬骨头。朝鲜与中国在大多数时间貌合神离,却不断向中国伸手索要各种援助,这表明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策完全失败!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地球上所剩无几的“共产国家”中世袭制的朝鲜金氏王朝之“太宗皇帝”金正日猝逝,朝鲜再次成为举世瞩目的中心。对已被灌输了六十年的“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神话的中国人来说,自然对朝鲜的现在和未来格外关注。

金日成害惨中国

笔者认为:随着金正日的猝逝,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该彻底戳破“中朝友谊”的神话了。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爆发的朝鲜战争,是由北方的朝鲜在得到斯大林的首肯后,突然进攻南方的韩国开始的。当全副苏式装备的朝鲜人民军完全照搬苏式战法,在战争初期向南一路打得势如破竹时,中方曾数次拍电报告诫朝方要高度警惕美军在仁川登陆的可能性,但金日成对中方的告诫始终置若罔闻。野心勃勃的金日成既不信任近在咫尺的中国,也看不起曾并肩战斗过的装备很差的中国军队,“苏联老大哥”才是金日成唯一依靠的对象。

“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一手策划并实施的仁川登陆战(一九五○年九月十五日),一举改变了朝鲜战场上交战双方的战略态势,朝军在南北两路夹攻下,不久即一溃千里撤回北方。在斯大林的提醒下,金日成才拍电报、写亲笔信向毛泽东求援。

中朝间的分歧冲突由来已久

近年来对陆续解密的各国档案所做的最新研究表明:虽然中朝曾签有军事同盟性质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但在朝鲜战争期间和战后,中朝领导人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均出现过严重的分歧和冲突。朝鲜对中国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信任和感激,朝鲜一直只是将中国作为政治上提供支持、经济军事上提供援助的重要来源。

一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国志愿军入朝参战后不久,中朝两军间的协调并不畅顺的问题就频频发生。金日成不顾中国志愿军缺粮少弹的状况,每每强求志愿军为他啃硬骨头──不切实际地攻城掠地,他自己的军队却或在后方“休整”,或常在旁边按兵不动以保存实力。金日成把中国志愿军当成了为他火中取栗的炮灰。志愿军的总司令是体恤士兵、敢于抗上的彭德怀,网上盛传彭德怀曾因金日成不命令朝军配合志愿军的战事,致使志愿军牺牲惨重而搧过金日成三个大耳光,“不尊重兄弟党的领袖”遂成为彭老总一九五九年在庐山挨批斗的罪状之一。对中国“脑后有反骨”的金日成的本来面目,早在朝鲜战争初期即已暴露无遗。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主任沈志华最近利用已经解密的前苏联、匈牙利、东德、阿尔巴尼亚和中国的档案文献,以及相关的口述史料和研究成果,完成了《中朝关系历史真相》的课题研究,它对上一世纪五○──六○年代的中朝关系有一套不同于传统说法的系统总结。以下摘录其中的一些内容。

五十年代,在苏联、中国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大规模援助下,朝鲜战后经济重建三年计划取得了重大成功。金日成乘机提出了“主体思想”,大树特树个人权威,同时开始一系列清除异己的行动,不仅中朝关系急剧恶化,苏朝关系也同时恶化。

苏联外交部观察到:朝鲜停战后,中朝关系有“不正常现象”,如“志愿军司令部坐落在离平壤几十公里的地方,居住条件很差,朝鲜领导同志极少去那里”;在平壤的战争展览馆,十二个战绩展厅中只给中国志愿军一个展厅,而在其余的所有展厅中,朝鲜人民军的作战行动被解释成与中国志愿军无关。中国政府在一九五二年召回驻朝大使后,直到一九五五年一月都没有再派新大使。

“延安派”被逐步残酷清洗

中朝两党关系主宰了两国关系。自朝鲜战争结束后的五十多年中,朝鲜作为理论上的中国盟国,除了向中国不停索要各种各样的援助外,在内政、外交上朝鲜基本是我行我素,鲜少为中国提供任何战略协同和支援策应。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朝鲜一意孤行地发展核武器,使中国在尴尬不已的同时,倍受核威胁。

以金日成为首的满洲游击队派只是最初组成朝鲜劳动党的四大派别中较小的派别。中共党内朝鲜籍的“延安派”──参加过中共及八路军、新四军、四野──人数众多、实力庞大,代表人物有崔庸健、金武亭(参加过中共“广州起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朴一禹、金斗奉、崔昌益、金雄、方虎山、朴勋一、尹金钦、徐辉等。这些人有的比金日成资格还老(如崔庸健、金武亭等),能力也比金日成强,且大多与毛泽东、林彪关系密切,并均在中共党内、军队内担任不低的职务。其中崔昌益、朴一禹都参加过中共七大。另一朝鲜籍的郑律成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原《八路军军歌》)、《延安颂》等的作曲者。另一方面,南朝鲜共产党的主要创建人、朝鲜劳动党南方派的领军人物朴宪永早年曾就读于上海商科大学(现上海财经大学),后被派赴上海工作,也与中国颇有渊源。“延安派”及朴宪永到达朝鲜北方后都曾身居朝鲜劳动党、政府和军队的高位,后被金日成以各种名义逐步清洗,许多“延安派”成员和朴宪永后来都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处死刑。一九六一年九月,朝鲜劳动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选出的八十五名中央委员中,原来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选出的七十一名中央委员中连任者只有二十八人,其余四十三人都是遭清洗的“延安派”、苏联派和南方派成员。

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策完全失败

朝鲜战争初期,金日成以朝鲜人民军的精锐主力──两个军共七个师的兵力进攻南朝鲜,第一军军长金雄、第二军军长金武亭都是老资格的“延安派”中共党员。七个师中的三个主力师──第五师原是中国解放军四野中朝鲜籍的第164师;第六师(师长方虎山)是四野中朝鲜籍的第166师;第七师(师长崔仁是老八路)是在四野中朝鲜籍第156师的基础上吸收其它四野中的朝鲜籍官兵编成的。其它师中第二师师长崔贤、参谋长许波,第三师参谋长张平山、16团团长崔仁德,第四师师长李权武等都是中共老八路。七个师中只有第一师不在“延安派”的掌控中。

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国志愿军直到五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才全部撤回国。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金日成一直没有停止过残酷迫害、清洗党内包括“延安派”在内的各种“异己分子”,许多“延安派”被判处死刑或被迫连夜逃往中国。近六十年内朝鲜与中国在大多数时间貌合神离,却不断向中国伸手索要各种援助,这表明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策完全失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