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不必站上前线 因为周围都是战场

“不必站上前线,因为周围都是战场。”

自己是太子的几十年街坊,老友住黄大仙,昨晚我们都有此感悟。他在黄大仙,起初街坊穿着拖鞋出来看热闹的多,然后见黑警无故拉人,才不断高叫口号,“黑警,黑警。”“放人,放人。”在对峙间,最少十枚的催泪弹在居民间引爆,当然有部份人撤退,但更多是无辜中弹的愤怒;之后连锁反应是有人走避到纪律部队宿舍而引发冲突,是引起第二波冲突的原因。

朋友在现场拍片,粗口横飞,黄大仙是出名的“深蓝社区”,经此一役,恐怕小恩小惠不足以收买人心,因为大家都见到黑警的横蛮暴力;当中无理被打的包括73岁的陈伯,到场声援的他被防暴警察包围,箍颈并推倒,事后坐在地上,高呼警察打人,公义何在。亦见一老人家身上没有装备,在防线高举双手,希望黑警停止施暴,结果却被近距离喷射胡椒喷雾,跌倒地上,要现场的义士抬走。

“有什么比这样更疯癫?怎可以胡乱放催泪弹?我已经七十岁,很感叹,我在香港长大,警察怎可以这般乱来?因为警察心虚。如果警察不是内心慌怯,就不需要这样对待市民。我只是见到有人哭着回来,所以我才下楼。”

“其实我已经站得很后,真的没有站得很前,什么装备也没有,家常便服下楼。住在黄大仙十六七年,从未见过这种情况。警察散去我们就会散去,其实我们都很和平,我不明白,为什么警察要镇压我们?警察上一次在元朗的行动,催泪弹射到老人院,黄大仙也有很多老人院。我不是来看热闹,我是黄大仙居民,我不想家园变成战场,你明白吗?林郑月娥就支持警队,就是让警队无条伟镇压市民,香港现在已变成军政府。我想告诉香港人,香港人要加油,请大家罢工。”

幸亏不少记者的直播,大家必定有看到防暴黑警以盾将老人撞飞;昨晚在黄大仙,不少老人家是希望继续以身作盾,保护年轻人,稍有血性的人,也不会施以毒手。在不对等的暴力下,全幅武装的黑警不断以胡椒喷雾和催泪弹攻击平民;至于记者,也成为攻击对象,小至以电筒阻碍拍摄,大至在无示警下,向天桥上的记者发射胡椒弹,难怪当听到黑警讲出“记者朋友”四个字,大家只会回应“记你老母!”

黄大仙黑警肆虐,油尖旺也不遑多让。基本上是无差别式袭击,在太子地铁站出口一带,夜市如林,不少人如黄大仙街坊般,只是吃完宵夜,路过回家,却无辜被打;就算影片拍到,向新闻台投诉,可是面对没有委任证,手写证件的黑警,又有何用?朱经纬和暗角七警,只怕怨自己打得太早。

“我只是想停止这种暴力,停止警方无差别的暴力。警察根本无迫切性,原则性(用武力),大家都好冷静。”片段中的黑警究竟是为追捕犯人,还是无差别袭击市民泄愤?当有人因为哮喘不适而昏迷,有外籍舞蹈员无辜被捕,无差别的袭击和滥捕,已经多次证明黑警失控。之前预备结婚的夫妇走过上环,同被拘捕,可见一斑(今日乱世佳人顺利成婚,恭喜恭喜)。

而由尖沙咀到旺角到黄大仙,见到警方部署,人山人海,也令人不禁问,为何当日元朗黑夜,竟有人睁眼讲大话,说警力不够,所以才未能保护市民?

黑警不明白,他们的暴行,早已将本来作壁上观的市民,也推前成为示威者,那早已不是“有示威者换衫混入黄大仙居民”。衫可以换,难道也换上拖鞋,不带口罩来阻止?是你们无理的拘捕,过度的武力,令到市民愤怒不已,一齐在前线抗暴!

“做架梁呀?边个唔怕死嘅行前一步呀。”

周星驰的《功夫》有此一幕。

前线的人的确减少。义士面对全幅武装的黑警,本就处于极度不利的地位,他们需要支援,毋庸置疑。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站上前线的,在后方努力帮忙,由饭券到物资,由地铁上的单程票到替换衣物,每一位都付出了努力。

但这,并不足够。

明天就是8月5日,是全民大罢工的日子。

无论何种抗争方式,总有高人表示,这样没用,那样没用;这样更好,那样更好。而一路的抗争证明,世上没有完美的抗争,只有进化的抗争,最重要的,是人手,是齐心,当人数越多,虚怯的黑警越会心慌。

罢工,是瘫痪社会的最好方法。香港不似外国,大部份行业没有工会,至于所谓的工联会,更永远站在工人对面;加上1997年早已废除《集体谈判权法案》,令打工仔更难透过罢工来争取权益。可是由四万公务员集会,到有逾4,400名雇员的马会也对罢工开绿灯,也见民心所向。就算有部份行业,如医护,如消防,如传媒,必须紧守岗位的,也应清楚表态支持,让大家得闻人民之声。

我相信,正如抗争一路进化,香港市民也会随住政府继续龟缩,而将行动升级,明日的三罢,只是第一步。

对中共来说,香港的经济价值,是最大价值。

香港人已忍得久了。民主遥遥无期,选出来的被DQ,想去选的不能入闸;公义也被杀死,无辜入罪者众,打人黑警逍遥。在民生上面,香港人变成“遗民”,在中共政府刻意推波助澜下,越来越难于香港生存,高楼价及离地的生活指数,不断涌入的强国人,都令香港人难以立足,早就在爆发的边缘。

为何一班本来可以趁暑假追星叹冷气拍拖大玩特玩的年轻人,要洒热血,在街头为香港人抗争?当你见到他们连火也不懂火,炮仗也未玩过,手上绑的是浮板,用铁碟来盖催泪弹,你自然明白,只有别有势力,想转移视线的高官,以及白痴才会大大声说有外国势力,外国资金,在背后指使。只要你到现场一次,看到他们在十字路口讨论前路,自然一清二楚。

由游行到堵路,由龙和道走到红隧,今次香港人的抗争一步一步走来。讲了多次的全民罢工,终于会在明日实行。正如半杯水,有人认为半满,有人认为半空,但谁也不能否认,单是做后勤,对前线的义士并不足够,惟有内外夹击,令“香港关机”,成为国际注目事件,方才有效。罗马不是一天建成,香港人的抗争,也要一步一步走,越来越多人醒觉,那力量只会越来越大。

由6月9日百万人游行至今,还未够两个月,可是前线的抗争已进化N次,而当初紧抱和理非宗旨的人,也逐渐接受勇武义士,那是五年前血的教训,才有今日的“不割席,不笃灰,不指责”。“没有大会,只有群众”,成了当中真义,正因如此,大家才自觉每一分力都如此重要。

今日之争,早非蓝黄,由元朗黑夜而起,是黑白之争,要支持公义,必须做得更多。前线勇武之士抗争,几多头破血流,每日担惊受怕,纵使暴动罪刑期可至十年,仍无惧色;近日连街坊也拖鞋抗暴,越见人多,未能走上前线?罢工!罢工!罢工!这是和理非的最大武器,也只有全港人人齐心,才可令躲在中共威权后的政府和黑警,作出回应。

前几日,史兄写了以下几句。

“如果我睇到呢张相,8月5日都仲返工,

我觉得,

我人生是彻底白过了。

呢几日喊咗好多好多次,数字系过去五年总和。”

唔好睇大家男人老狗,见到前线的惨况,还是忍不住流下男儿泪。

每次见到年轻的义士在前线,我想起那个年纪,正是在太子的网吧,和一班老友玩rainbow six,无忧无虑地放暑假。对,那间网吧,正是在旺角警署旁边,途人被打被拉的地方,与我的老家,只有十数步之遥,那时我们以为环境已经够差,没想到廿年之后,只有更差。一个成年人,今日可做的,就是尽己之力,去帮年轻一代。正如当日打rainbow six,在前线冲的,也要有人在后掩护,才能取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