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反送中”示威者与港府的长期抗战

香港武打明星李小龙的一句名言“Be water,my friend”俨然成为香港“反送中”示威的核心精神。这场无“大台”,没有领袖的运动至今已经持续两个月。专家评论说,这种运动如水一般蔓延全港,又如水一般来去自如。德国之声带读者回顾,从6月9日“反送中”大游行开始至今,香港经历了哪些曲折。

6.9 百万人大游行(路透社)

5月,《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立法会中经过立法程序激烈攻防。随后,香港政府决定绕过委员会,在6月12日迳付大会二读。此举引发民间人权阵线号召“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为示威运动中的第一场游行。同日,海外29个城市举行集会声援。主办方估计这次游行有破103万人参与,但是警方的数字只有24万。

6.12 包围立法会(路透社)

在港府预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当天,抗议民众包围立法会大楼。港府随即宣布推迟二读。 眼看人潮持续占领夏悫道没有散去迹象,港府下午3点便出动警察,用催泪瓦斯跟橡胶子弹驱赶民众。仅用2小时便清场完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电视声明中三度称群众为“暴动”,引发群众不满。 这也促使民阵总结民众五大诉求: 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追究警察开枪责任、不检控和释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销对6月12日游行的暴动定性、林郑月娥问责下台。

6.16 黑衣200万人大游行(路透社)

在游行的前一天,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 没想到市民上街的意愿不但没有被浇熄,还更加坚定: 许多市民认为她避重就轻,没有直面回应诉求。 同样在游行前一天晚上,黄衣男子梁凌杰在太古广场坠楼身亡,成为运动的第一名牺牲者。这两个事件凝聚了示威者的愤怒,让游行人数一口气飙升。主办方估计这次游行有突破200万人参与,刷新香港纪录。 警方则估计人数为33万8千人。这也是反送中示威的服饰首度定调为黑色。

6.21 包围警总(路透社)

民阵订下6月20日期限,要求港府回应5大诉求,但政府没有反应。民阵因此宣布行动升级。 6月21日,金钟政府总部对面的夏悫道、湾仔警察总部对面的军器厂街、告士打道,以至湾仔税务大楼等政府大楼,都被示威者占领及围堵出入口,因此瘫痪。 示威者要求政府追究警察开枪责任,也要求与警务处长卢伟聪对话。

7.1 示威者冲击立法会(路透社)

在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纪念日当天下午,包围立法会的示威民众拿起杂物开始撞击立法会玻璃,最终玻璃被撞破,一些民众进入立法会大楼。 警方午夜展开清场前最后一刻,一群志愿者进入立法会把4名想要死谏的示威者拖出立法会,强调“一个也不能少”。这起事件之后引发许多争议,除了港府谴责示威者破坏公物以及暴力之外,示威者也反指警方故意撤退,用“空城计”引诱示威者攻进立法会。

7.6 香港妈妈集气大会(路透社)

6月14日晚间,“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曾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集会,而在7月6日,香港妈妈再次在同一地点发起集会。有鉴于“反送中”示威者,尤其是前线与警察冲撞的示威者,普遍年龄层偏低,这些妈妈想要传递他们支持孩子的心情。大会称最多人时有8千人参与。

7.7 九龙游行(路透社)

在九龙的七七游行之前,大部分的游行都举办在港岛。 这是第一次在九龙区举行游行。 从这时开始,“反送中”游行就有往九龙与新界等较保守的区域蔓延的趋势。

连侬墙遍地开花(路透社)

大概在7月中左右,香港各地18区都出现“连侬墙”。 “连侬墙”译自Lennon Wall(捷克文 Lennonova zeď),源自于1980年代,民众在布拉格修道院墙上画上约翰连侬(中国称为列侬、台湾称为伦农)的头像和歌词。之后逐渐演变成表达对当局的不满的街头艺术。 在2014年雨伞革命期间,连侬墙第一次在香港出现,用大量便利贴写满对民主、普选的诉求。 2019年,连侬墙因为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再次复活,首先在金钟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出现,之后逐渐往其他地区蔓延。

7.14 香港沙田商场喋血(路透社)

下午4点到8点之间,“反送中”示威群众在新界沙田游行,大抵和平。 在游行结束之后,示威民众并未散去。 到晚上9点,警察开始清场,示威者被逼进购物商场“新城市广场”。 警方一方面呼吁示威者离去,一方面又封锁商场出入口。 一名警员在逮补示威者时,被挣扎的示威者咬断一截手指的消息成为当天晚上警民冲突的血腥注脚。

7.21 示威者涂污中联办国徽(路透社)

7月21日这天的“反送中”抗议活动是民阵发起的第三场游行,组织方称有43万人参加,警方则称13.8万。游行原本规划要走到金钟,也就是香港政府、终审法院和立法会所在地,但警方出于安全考量缩短抗议路线。游行过程中,示威者突破警方防线,从原本的终点湾仔前进金钟,并推进包围中联办。一些示威者向中联办门口上方的国徽投掷鸡蛋、泼洒油漆。随后在晚上8点半左右,大批携带防暴装备的警察在中联办周边开始推进防线,用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驱赶示威者。在这个事件以后,中联办换上了新的国徽,并用透明的塑料箱保护。

7.21 元朗暴袭(路透社)

在白天的游行结束之后,晚上元朗有大批白衣人士持械闯入西铁站,无差别地暴打乘客。 然而警察在40分钟后才到场,而且与白衣人士互动良好,引发“警黑勾结”的猜疑。 透过这个事件,新界乡绅与警察之间的关系浮上台面,引发国际关注警察的执法问题。

7.27 光复元朗(路透社)

呼应前一周日在新界元朗发生的白衣人暴袭事件,民众在元朗发起游行,从元朗警署出发,行进到元朗西铁站。图为谴责政府官员、警察、乡绅与黑道勾结的“官警乡黑”标语。

7.28 上环警民冲突(路透社)

在和平游行落幕之后,约有两百名示威者尝试往中联办前进,但遭到警方拦截。警方呼吁示威者立即结束“非法集会”,不久便施放了催泪烟与橡胶子弹。双方对峙的过程中,香港警察中的“速龙小队”一度无预警往前暴冲,成功逮捕多名示威者。最后,有多达49人在这个晚上被逮捕。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路透社)

随着“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也重新出现在香港街头。这个口号缘起于2016年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的参选口号。虽然梁天琦已经在2018年被判袭警罪与参与暴动罪,判处6年刑期且现正服刑中,但是示威者仍然让这句话重现街头,有时还在旁边加上“感谢梁天琦”。另一方面,这句话也被当局视为有港独意味,是违反一国两制的思想。

7.30 “全港大塞车”港铁不合作运动(路透社)

7月30日早上7点50分,数十名“反送中”示威民众在港铁调景岭站发起不合作运动,用背包阻碍车门关闭,导致往黄埔方向调景岭站列车超过一个半小时无法开出。 港铁临时安排免费接驳巴士解决疏运问题。 虽然香港铁路工会联合会宣布不响应罢工,但是公交车公会却发表声明响应罢工。

7.30 葵浦警署冲锋枪首度亮相(路透社)

7月28日上环冲突的示威者有44人在30日晚上被控暴动罪,引发民众不满,因此发起包围拘押部分被告的葵蒲警署。 警察一度冲出警署,一名白衣警署警长与一名防暴警察落单,引起民众朝他们丢掷杂物。 在情急之下,“光头”警署警长拿出枪枝对准民众吓阻。 然而他举起的这把枪是雷明登870宕动式霰弹枪,与过去低杀伤力的催泪弹枪不同,是可以装填致命霰弹的枪种,民众因此哗然。

8.2 公务员的行政中立(路透社)

随着上千行政主任和政务主任罕见地发出联署公开信,表达对近来一系列冲突事件的关注之后,公务员在中环遮打花园发起以《公仆仝人、与民同行》为主题的集会。 这也是香港史上,公务员第一次发起集会。 前任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受邀在大台上说:“公务员应向体制、和维护核心价值的社会与市民忠诚,而不是效忠特首。 ”这段话引起许多现任公务员的共鸣,成为他们下班后加入集会的原因。

8.3 旺角游行多区占领(路透社)

在多次的抗争之后,警民之间形成一种默契: 白天和平示威,结束后部分示威者留守,晚上防暴警察出动清场,多半搭配催泪瓦斯。 然而,抗争活动演变到这个时候,开始脱离了初期的多人集中一场游行的模式,转变为多地同时发生的形式。 一夜之间,旺角、尖沙嘴、黄大仙都爆出警民冲突。

8.4 将军澳、西环集会与“快闪封路”(路透社)

这天,将军澳示威者一度包围警署,抛砖打破警署玻璃。 在警察出警局之后,示威者随即散去。 紧接其后的西环游行,示威者靠近中联办还未抵达时,警方便出动催泪弹阻挡示威者。 在这之后,示威者展开一连串“快闪”: 用路边可见的障碍物阻碍交通之后立即离去。 一夜之间,示威者足迹踏遍铜锣湾、观塘、天水围、黄大仙等地,防暴警察一直到隔天凌晨三点都还在清场。

8.5 七区三罢(路透社)

港人号召“罢工、罢课、罢市”,获得金融业、医界、运输业等行业别响应。下午,示威者在香港7区发起集会,又有人在天水围包围警署。游行与示威很快的演变成警民冲突。

五星旗被抛入海中(视频截图)

香港旺角3日下午举办游行。散场后有示威者将尖沙咀码头的旗杆上的五星旗拆下丢入水中。 5日香港大罢工后,也有示威者将中国五星国旗从旗杆拆下,并抛入海中。香港政府发言人6日凌晨发表声明谴责这些行为,表示这是“公然挑战国家权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