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袁斌:暴政制造的暴力与反抗暴政的暴力

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大肆抓捕,并政治检控。(宋碧龙/大纪元)

8月5日,香港7区反送中集会,晚间警方暴力清场。据《壹周刊》报导,当晚8时,有十多名白衣人手持木棍在北角袭击黑衣示威者,有现场人士指白衣人是福建帮。不过,黑衣人数较多,展开反击成功击退白衣人。

不久后,又有约三十多名蓝衣人出现在荃湾街头,手持铁通及刀,突然向示威者袭击,多人浴血倒地。其他示威者闻讯后从四处赶来支援,反将这一班操乡音的蓝衣大汉打得头破血流,败退逃走。

发生在北角的这一幕,俨然就是反送中风潮中暴力冲突的缩影。

因修例而引发的反送中风潮,在其开始后不久就一直伴随着官民双方的暴力冲突,而且这种冲突一直都在不断升级,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在这种冲突中,先后出现了三种暴力:一种是警方在镇压示威者时使用的暴力,一种是黑社会无差别袭击市民的暴力,一种是一小部分激进抗议者使用的暴力。

警方的暴力可谓有目共睹。他们时不时的殴打已被制服的示威者、不合法使用警棍、向示威者头部发射橡胶子弹、向被困的示威者发放催泪弹,并对记者及救护员采取限制措施,这些行为明显违反了国际法及国际人权标准,所以遭到了国际和香港舆论的严厉谴责。不过,许多一线的警察其实并不愿意这么干,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不得不执行上司的命令,而警方上层之所以要下达这样的命令,则是为了执行中共和港府镇压反送中运动的旨意。所以说,施暴的虽是警察,但制造暴力的根源却是中共和港府的暴政,没有暴政何来警方的暴力?

那么黑社会的暴力究竟又因何而来?大量证据表明,黑社会对市民施暴并非孤立行为,在背后操纵的其实是警方,当然,更高层的策划者则是中共和港府。所以,它和警方的暴力一样,本质上都是中共和港府暴政的产物,都是他们用来镇压反送中运动,恐吓游行示威者的手段。

当然,除了警方和黑社会之外,一小部分激进示威抗议者也使用了暴力。但需要辨明的是,是中共和港府的暴政以及由其带来的暴力在先,然后才有他们的暴力反抗。试想,如果中共和港府不漠视民意,强推送中,抗议者会冲击立法会吗?如果警方不对和平的示威者上演“全武行”,抗议者会包围警署,回击警察的镇压吗?如果黑社会不袭击抗议者,抗议者会还击黑社会,就像8月5日晚北角发生的那样吗?可见,激进抗议者的暴力其实是被中共和港府的暴政以及由这种暴政带来的警方和黑社会的暴力逼出来的,是对加诸其上的暴政和暴力的反弹。事情正如梁启智先生所分析的:“香港的各种制度内的解决方法(无论是政府、议会、法院、媒体、公民社会)都一一烂掉后,才使得有这么多人被迫得要用制度外的解决方法。”

换一个角度讲,对暴力的性质和作用也不能一概而论。无可否认,暴力在人类历史上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非正义的,如果说阻碍历史前进的暴力是非正义的,那么反抗暴政的暴力就是正义的。在反送中风潮中,香港警方和黑社会的暴力明显属于前者,示威抗议者的暴力则属于后者。

反观中共官媒,一方面对香港警方和黑社会的暴力只字不提,另一方面却不遗余力的攻击示威者暴力攻击警察,他们这么干纯粹就是为了混淆视听,以此抹黑反送中运动,达到欺骗大陆民众的目地。

而一些持“反对暴力论”观点的人不问青红皂白,将暴政制造的暴力与反抗暴政的暴力混为一谈,一概否认任何暴力,其实也是不自觉的上了中共欺骗宣传的当。

真要结束暴力唯有一条路,那就是先结束暴政。只要中共和港府不停止对抗议示威者的暴力镇压,暴力反抗就永远有它存在的空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