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高天韵:中共封杀金马奖 谁毁了电影之桥?

中共宣布抵制今年的台北金马奖影展,引发关注。图为去年11月金马奖影展上,影星和观众互动的情景。

日前,中共官方下达了对台北金马奖的禁令,引发热议和媒体关注。中共国台办副主任对记者称,抵制金马奖与政治生态有关,与民进党有关。

中方此令波及两岸三地。不仅中国电影和人员被禁止参加,香港影片和影星也将受影响。据悉,香港影片已经收到中方的通知,尚未在大陆上映的港片,若参加本届金马奖,将失去在中国上映的机会。出席金马影展的港星也会被列入“观察名单”。此外,中方将今年的金鸡奖定于和金马奖同日举行,这显然是逼迫港台演艺人士表态站队,对于那些受邀参与大陆影展而不出席者,封杀很可能随之而来。

由于中共的抵制,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许多新片将无缘这一国际著名影展,其中包括一些人们期待的力作,而相关创作人员也将失去和同行交流的大好机会。这对于专业人士及影迷来说,确实是憾事。那么,是谁关闭了大陆电影界通向外部的桥梁呢?

封杀金马奖所为何来

中共对金马奖的禁令,既释放了警告,也透出恐惧。首先,禁令的时间点足以说明问题。目前,香港“反送中”活动愈演愈烈,港人呼声与国际抗共大潮融汇,中共实难以招架。另外,香港的局势点醒了台湾的众多民众,包括政要阶层,令中共干预台湾选举、完成“统一”的野心受挫。还有,台湾强力声援香港抗暴,这也让中共恼怒。

7月31日,北京当局突然宣布,取消47个城市的个人赴台自游行。一周后,金马禁令又出,波及三地的文艺活动。外界分析,这是在“警告”蔡英文和台湾民众:不要触碰两岸“和平统一”的底线。

有意思的是,去年11月,中共国台办对中方可能封杀金马奖的传言进行辟谣。今天,中共对金马奖的态度变化反映出它近期的焦灼不安。

一方面,中共决定示强不示弱,期望借封杀从表面上削弱此影展的声势,给台湾一点颜色看看,同时威慑大陆和香港影人,企图把所有艺人控制在它的手掌心。另一方面,在当前的抗共浪潮下,谁能保证,不会再有艺人勇敢地表达心声?一位不具名的大陆电影界人士说,即使是一句“香港加油”,也会令在场的中国艺人尴尬。所以,中共选择退避,也让中国影人避开在台湾可能获得的种种真相。

中共打压三地艺人

数十年来,中共压制文艺自由,无理打压触碰“红线”的文艺工作者,剥夺其艺术事业,以下仅举几例。

1.电影《苦恋》被禁

1980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根据白桦的剧本拍摄了同名电影“苦恋”。影片送审时更名为《太阳和人》,但是没有通过审核,并在1981年引起了政治批判的风波。此片仅在1981年~1982年期间以“批判电影”的名义内部放映约600场。据说原版胶片已毁。

《苦恋》描写爱国画家凌晨光在文革中的遭遇,其所谓最大的“罪状”是这段台词:凌晨光不同意女儿出国,女儿对父亲说,“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

1982年,台湾编导以此剧本推出了台湾版的《苦恋》,观众终于听到了与大陆无缘的经典台词,看到了主人公在生命结束前画出的巨大问号。

2.电影《蓝风筝》被禁

中国电影《蓝风筝》于1993年出品,呈现了1953年至1967年的历次政治运动及主人公一家的遭遇。此片在多个国际电影节上获奖,但在大陆被禁止公开放映至今,导演田壮壮受到处罚:8年不准拍电影。

1993年《蓝风筝》获得东京电影节大奖,引起北京当局不满。在中共相关规定下,中国电影代表团全体退出电影节以示抗议。

3.歌手李志被禁演

2019年4月3日,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通报,称今年2月“紧急叫停了某行为不端知名声乐演员在川23场个人巡演活动”。此被禁演之人是独立民谣歌手李志,他作的不少歌曲反讽当局,触及“敏感话题”,例如歌词可被解读为纪念“六四”事件的《广场》、《1990年的春天》以及《人民不需要自由》等曲目。

随着禁演,李志的多首歌曲也被大陆多家音乐平台下架。李志说过:“我就是希望我们的后代,我希望年轻人能够生活在一个文明的世界,能够看到蓝天,看到绿水,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能够在一个自由民主的世界活着。”

4.中共封杀港星

在雨伞运动后,一些香港艺人陆续被大陆封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支持占领运动和近期的“反送中”示威。何韵诗、黄耀明、叶德娴、黄秋生等都被列入“港毒艺人”名单。这些歌星的歌曲在大陆被下架,影星也不再有大陆片约。

5.中共打压台湾艺人

2016年7月,台湾导演戴立忍在赵薇执导的《没有别的爱》中担任主演,有大陆网民及中共共青团质疑他是台独分子,理由是他曾经声援反服贸学运和香港占领运动,呼吁抵制该电影。戴立忍发表声明澄清“我从来不是台独分子,也从未倡议台独”,并说从小被教育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没有割裂自己血缘的想法,他为事件造成纷扰致歉。不过,剧组最终决定撤换男主角。

2017年11月8日,台湾纪录片导演李惠仁当晚在香港政府的网站上申请签证被拒,无法入境香港。他认为,这应该与他拍摄揭露中共渗透港台的作品《并:控制》有关。之前李惠仁申请香港签证和入境都没有问题。

2018年,台湾演员林心如自制自演的电视剧《我的男孩》获台湾文化部2000万元辅助金,大陆网民因此指她领取“台独津贴”。该电视剧在中国播出两集后一度下架,林心如发表声明称此指控为造谣,并强调“以前不曾以后也不会支持任何台独言论及行为”之后,作品方重见天日。

中共利用文艺为极权服务

中共历来把文艺当作政治工具,利用文艺进行欺骗宣传或政治打压。中共的文艺内容必须服务于极权统治,对内愚民洗脑,对外宣扬共产意识形态。比如,红色经典(文学、戏剧、影视等)几十年不变其宗,并从国内向海外输出。

与此政治目的相应,文艺工作者,从编剧、导演到演员,凡是为中共效力、歌功颂德者,便可得到嘉奖,名利双收。反之,不顺从中共,敢于表达自由意志者,一律遭遇打压、被入另册。因此,中共治下的文艺人,处处受限,在一圈圈的红框内求生存,不仅难以在艺术上有所创新,甚至被逼讲违心话,做违心的表演,成为共产体制的牺牲品。

中共把粗暴的政治打压延伸至文艺圈,不惜损害电影人、文艺人的艺术生命,剥夺艺术作品的展示机会,阻碍正常的文化艺术交流,令人痛心。由此,外界亦看清了中共的无理、蛮横和恐惧。中共把暴政所需要与文艺捆绑,中共对文艺的封杀不仅压制自由,也是在迫害人权。

2018年11月金马奖颁奖风波后,蔡英文总统公开表示,她以金马奖为荣:“在这里不会有人因为不同言论就消失或被消音,我们也没有会被网路屏蔽的敏感词。”

这段话值得深思。在文艺与政治交错的纷争中,我们需要审视其中的道德定位。一个开放的国家,理应具有容纳异议的气度,应当维护普世价值,展现关爱与包容。当治国的美好前提被暴力、谎言和野蛮打压取代时,这个政权如何令民众归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