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个健康的人是如何被监狱迫害得患癌症的?有人说看见她低头不语、身体变形

——法轮功学员梁文德被成都龙泉女监迫害致死

四川泸州市工商局干部、法轮功学员梁文德,2015年12月25日在家门口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5年6个月,于2019年6月24日在四川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64岁。

2019年7月18日,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举行烛光悼念会,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呼吁制止中共迫害。(明慧网)

四川泸州市工商局干部、法轮功学员梁文德,2015年12月25日在家门口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5年6个月,于2019年6月24日在四川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64岁。

明慧网报导,医院告知,梁文德突然腹泻、呕吐,吃不下东西,吃什么吐什么,经查是肺癌晚期。从“发病”到在监狱医院救治仅一个月时间,她就去世了。一个健康的人是如何被监狱迫害得患癌症的?

梁文德先后被中共非法囚禁了12年。第二次被劫持入狱后,离冤狱期满还有2年的时间,她没能熬到头,悲惨离世了。

非法庭审

2015年12月25日早上,梁文德在家门口被泸州市江阳区南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南城派出所,之后被关押到泸州纳溪看守所。

2016年7月11日上午,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对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多的梁文德进行非法庭审。法官不准律师携带公文包进入法庭,因而律师的工作受阻,无法为当事人履行辩护。

律师发出三条信息与法官梅益沟通,说明:他的电脑里有本案的案卷和对本案的法律分析及法律法规,不准律师带公文包进去法庭,限制律师的辩护权利是违法的。看守所外要求旁听的民众很多,旁听完全被禁止,这是违法的;限制、剥夺当事人梁文德和辩护人的权利,是故意违反法律规定、故意制造冤案。

律师郑重地劝诫法官说:“梁文德一案如果这样审判,这是非法审判。在冲破法律底线的同时,请法官抚摸一下自己的良知。违背法定程序制造冤案,必将受到制裁。”

法官对律师的理智告诫充耳不闻,在没有律师、没有旁听民众监督的情况下对梁文德进行了封闭式的庭审。其庭审的构陷过程无人知晓。

庭审的当日下午,律师到看守所会见梁文德。梁文德委托律师为她递交了她的控告书与辩护意见,律师也依法控告了法庭。

2016年12月13日,泸州市江阳区法院诬判梁文德5年6个月,处罚金1万元,梁文德不服诬判上诉。2017年4月20日左右,泸州中级法院已对梁文德进行了秘密庭审,维持一审冤判。

生前自述遭受的迫害

梁文德在修炼前曾患有神经衰弱症、咽喉炎、十二指肠溃疡、胃窦炎、乳腺增生等;1997年她修炼法轮功后不久,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秉公执法、不贪不占,成为一名口碑很好的工商管理干部。

然而,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梁文德多次被非法关押、洗脑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甚至被开除公职断绝经济来源等等。

梁文德在2015年控告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自述其历次遭受迫害的经历。

1999年10月中旬,梁文德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扣发了半年的奖金,被下派到乡镇矿场工商所工作,作为对她的惩罚。

2000年仅5个月期间,她被非法关押了3次,每次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5月9日,她被单位强行开除公职,没有了经济来源。

2000年8月22日下午,她被骗到国安大队办公室后遭逼供,被辗转到两个看守所非法关押了30天。

2000年11月27日深夜,梁文德被绑架后非法劳教1年半,被关进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在那里,她遭洗脑迫害,每天被逼看、听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录像。每天坐军姿,从早上起一直坐到晚上8点,不准说话、不准乱动、不准与外界接触、不准午休等。

2002年9月10日,第一次非法劳教结束后,梁文德回家仅半年,再度被江阳区国保“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非法劳教2年半,被从看守所直接送到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在那里她遭到更残酷的迫害,天天面壁罚站、限制大小便、不准睡觉、限制食量,晚上饿得心慌难受,不能入睡。

在楠木寺劳教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坚守信仰、不妥协,被迫害致疯、致残、致死。乐山某厂大学生高燕、成都张凤清、张四清、祝霞、广安胡修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南充马青春被灌大粪致疯。

2004年8月,梁文德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向各级政府、公检法机构递交了申诉,控告泸州国安、“610”无耻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揭露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极其残酷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这引来泸州市国安、“610”的极度恐惧,他们要对她下手,她被迫流离失所。

两年多后,她回到家中,不断遭到“610”人员的监视和骚扰。

2007年10月3日上午,她到家乡泸州市龙马潭区双加场上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后被关进看守所,于2008年2月26日被龙马潭区法院诬判4年半。

2008年5月30日,梁文德被押送到简阳县养马河四川省女子监狱。在那里她遭受了长期的劳工奴役、强制洗脑、长时间罚站等迫害。熬过了3年10个月,于2012年4月从冤狱出来。

回家后约半年多,于2012年11月5日梁文德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梁文德在控告书中写道:

“我被迫害十多年来,被非法开除公职,经济损失几十万元,给我经济和生活上造成了严重的困难,给我身体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姊妹、姨侄受株连,儿子受歧视。儿子在长期的恐吓与歧视中,身心受到了一个孩子难以承受的伤害。

“有一次,在苦难中长大成人的儿子当着我的面放声大哭,‘妈妈,您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哟?’我强忍着不作声,不然儿子会哭得更凶。”

梁文德自述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到她第一次陷冤狱为止。她在四川成都龙泉女子监狱里是怎样被迫害致死的,情况不详。有人说看见她低头不语、身体变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