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警察滥捕:前外籍警官及13岁书店买书女童皆不放过

警察在近月来的示威清场行动时,不但误伤无辜,甚至进而滥捕以及羞辱无辜,除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因购买镭射笔被5名休班便衣警围捕引起深水埗当晚警民冲突之外,一名外籍前香港警官、13岁在书店购书女童、送外卖路过的工人,均成为警察不由分说滥捕的受害者。据苹果日报报道,被捕的前香港水警督察波肯斯基(Jan Bokenski译音)说,他为警队当前状况感悲哀,认为前线警员全被中共押注在一场“肮脏政治游戏”。

香港2019年8月10日 RFI/ Christophe Paget

警察在近月来的示威清场行动时,不但误伤无辜,甚至进而滥捕以及羞辱无辜,除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因购买镭射笔被5名休班便衣警围捕引起深水埗当晚警民冲突之外,一名外籍前香港警官、13岁在书店购书女童、送外卖路过的工人,均成为警察不由分说滥捕的受害者。据苹果日报报道,被捕的前香港水警督察波肯斯基(Jan Bokenski译音)说,他为警队当前状况感悲哀,认为前线警员全被中共押注在一场“肮脏政治游戏”。

无辜卷入这场“肮脏政治游戏”而且被捕受辱的,还包括迄今最年轻的被捕者一名放学在书店买书的13岁女童。她与另一名14岁的女同学在8月5日全港三罢当天,在天水围下课后到书店买书,却遇上警察清场,她与同学一起被警方逮捕,事后还被控告非法集会罪名。报道引述她的母亲怒斥:“非常离谱,无啦啦(无缘无故)就被捉了,天大的笑话,无差别抓人!”从无参与游行示威的母亲说,日后会参与合法集会,抗议警方滥权滥捕。

波肯斯基从警察部队退休后,曾任国泰航空机师,在香港居住多年,8月4日晚上,波肯斯基在港大附近的寓所吃完晚饭后,本想到西区海旁散步。约晚上9时,他看到中联办附近有大约30至40名凑热闹的街坊走出马路旁,观看警方布防以及设置路障。

突然有一群手持警棍及盾牌的机动部队,从附近的嘉安街的另一端跑至,将所有人制服,并下令各人趴在墙上。Jan记得他身边有穿睡衣的街坊,更有穿上“Deliveroo”制服的南亚裔青年外卖员。有警员问他是否游客,他否认后被带上旅游巴,上车后宣布以非法集结罪名拘捕他。

报道指,波肯斯基从港岛被带到九龙的长沙湾警署,40多名被捕者中没有一个学生,亦没人穿黑衣或头盔,后来与他同困一室的是一名装修工人、一名教师及两名印度裔厨师。他在听取律师意见下,决定保持缄默,他认为警员乐见此况,“老实说,这令他们工作更容易,因他们知道这些拘捕都是不必要,前线警员被用作处理肮脏的工作(dirty work)”。结果直至6日凌晨1时多,他始准保释,月底再回警署报到。

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整个警署没有任何警司或总督察现身,全都是较低级的警务人员。波说:“在我当差的日子,一有危机发生,至少有一名总督察在场指挥;但我今次看到的是整个控制室都是电话及文件,一片混乱。”

他认为警民间的信任相当重要,亦是港英政府当时面对的最大问题。他感慨当年皇家警察花了多年才成功与市民建立信任,但这份信任已被侵蚀,惟政府无动于衷。

他坦言警方的失信可能是远至由六四集会开始,像警方每每将维园集会人数刻意谎报少于实际的数字,他觉得相当荒谬。他认为政府若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或可为警民重建信任。

至于13岁女童被捕一案,她与14岁的同学同样被扣留10小时才获准保释。她的母亲说,8月5日上午10时至下午4时为学校买书时间,两女童按通知于下午1时至1时半期间返回就读的中学买书。学校位于天水围警署相距约400米路程,从轻铁站到学校必经警署,当时警署已经有很多示威者包围,“突然前面有人说有防暴警察,全部人跑到后面,我们手足无措只是惧怕,一味跟着人群跑,但后面又有人说后面都有防暴警察,又叫我们跑回去前面,(警察)然后两面围攻。”

她形容防暴警喷胡椒喷雾前无警告,说到被捕一刻不禁哽咽:“被抓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无啦啦(无缘无故)这样就抓了我们,然后说我们涉嫌非法集结,喷我们胡椒喷雾。”

被抓的14岁女童的母亲下午2时许赶到警署查问女儿情况,警方先后两次称“没捉到这个人”。母亲遂向校方求助,校长携同学生回校买书的证明文件与往警署,当时门口有防暴警阻挠,“他们放了催泪弹,很攻(刺)眼、涸(干)喉、刺鼻,我们返回学校暂避,当时情况并非很乱,不知为何要放催泪弹驱赶人群,人群都没冲击差馆!”

母亲要等到下午5时前终接到女儿从警署来电,深夜12时许才获保释,本月下旬返署报到。报道引述该14岁女童说:“我从小一直觉得警察是正义的,都是为巿民着想,但经过呢件事之后,完全对香港警察失去信心。巿民没错,现在变了巿民帮忙维持香港的治安,不是警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