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10大和我们同一个地球生存的神秘生物 真的超乎我们的认知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些奇奇怪怪的生物,会让你觉得以前那些神话故事中的物种是真实存在的。

10“幼龙”

这种两栖动物原产于欧洲最深最黑暗的洞穴(最著名的是在斯洛维尼亚),在古代被误认为是“幼龙”,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动物之一。

它完全失明,几乎完全没有身体色素沉着,它生活在一个陌生封闭的感官世界里。尽管它是失明的,但它可以通过全身的感受组织接收化学信号和电信号,这对于它捕食的小型无脊椎动物来说非常方便。它是水生动物,有着柔软、苍白的皮肤,有点像非常苍白的人类,因此它在当地被称为“人类鱼”。它还有另一个亚种,黑色的“幼龙”,它同样有趣,但显得没有那么奇怪,因为它有眼睛,没有它的堂兄那样苍白的肤色。

9毯子章鱼

这些章鱼感觉好像来自不同的星球,和我们平时认知的章鱼不一样,他有着许多奇怪的特征,我们现在确定的是它有三个心,它们的唾液有毒,有一个隐藏的鹦鹉学舌鸟喙,能够改变皮肤的颜色和纹理。还有与之体型不符合的难以置信的游泳速度,它们最厉害的是似乎不需要大脑的指令来执行某些操作,很多都是自动触发的。

毯子章鱼还有一些更奇怪的地方,首先,雌性的体重是雄性的4万倍!雄性体长只有2.4厘米,过着近乎浮游的生活,而雌性体长超过2米,体型庞大,引人注目。当雌性感到威胁时,她还可以在两臂间伸展一层斗篷状的膜,让自己看起来比实际更大更坏。

8玻璃青蛙

让这些热带美洲小青蛙让人感到不现实的是它们半透明的皮肤,这基本上使它们成为活生生的解剖课标本,甚至不需要切开青蛙!事实上,当你看到青蛙的腹部时,它们的一些内部器官,如心脏、肠道和肝脏,是完全可见的。它们的行为举止与人们所熟知的树蛙相似,应该是属于树蛙的变种。

7水滴鱼

这种凝胶状的深海鱼有一张只有它妈妈才会喜欢的脸,或者那些真正欣赏大自然无边无际、懂得不同物种之间的美,又或者是那些拥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创造力的人会欣赏它。

水滴鱼生活在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岛周围的海洋中,它们的活动范围比较小,以漂浮在其触手可及范围内的任何碎屑为食。它缺乏其他鱼类的肌肉力量,而且由于它的身体密度比水小,在游泳时几乎不消耗任何能量。水滴鱼很少能活着看到,偶尔也会被渔民的渔网捕获。但是大家都对它是否能吃保持疑问。

6刺客蜘蛛

对于有蜘蛛恐惧症的读者们,不用感到害怕,这种刺客蜘蛛只有2毫米长,尽管它的名字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外表,但它对人类是完全无害的。它的长“脖子”是专门进化来支撑它巨大的下腭的重量的,下腭上长著有毒的毒牙,它的主要食物是那些相对较小的蜘蛛。

5星光鱼

从正面看,这种鱼看起来是超凡脱俗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它确实生活在一个与我们不同的世界里。这种深海鱼类生活在所有的海洋中,除了最冷的地区,就像“幼龙”和水滴鱼一样,它们的一生几乎都在黑暗中度过。它看到的唯一生命是各种漂浮生物,包括它自己。通过特殊的“光能”或身体两侧的发光器官,这使得它能够引诱猎物并逃脱捕食者。尽管看起来很吓人,但这条只有几厘米长的鱼对人类没有威胁。

4大毛蟹

这种甲壳类动物也被称为“雪人蟹”,乍一看,它身上覆盖着皮毛,但实际上是一层厚厚的刚毛,就像在一些虾腿上发现的刚毛一样。这些刚毛似乎起到了过滤的作用,对它们周围的水进行过滤。

这是一种很厉害的技能,想像一下,大毛蟹的栖息地是一个致命的温泉口,不断地向水中释放有毒的矿物质,所以能生存在这些极端的环境之中,雪人蟹是盲的,无色的,整个生活在黑暗中,就像“幼龙”,水滴鱼和孵化鱼一样。大自然总是把一些奇怪的生物放置在一些渺无人烟的地方,是不是少了人为的破坏,这样会更加有利于它们的生存呢/

3树叶海龙

这种鱼和海马很像,靠伪装成一群漂浮的海草为生。它游得很慢,这就更加让其他生物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以前它是树叶,此外,它的背鳍和胸鳍是透明的,实际上是看不见的。

我十分怀疑大多数掠食者甚至根本不知道有树叶海龙的存在,因为这种鱼太会伪装了,让人根本发现不了。这种鱼首次被发现是在澳大利亚的南部和西部海岸。

2叶尾壁虎

大自然的进化使这种蜥蜴看起来非常像一片腐烂的干叶子,以至于很少被其他食肉动物看到,更不用说吃掉了。它只在马达加斯加发现,在那里它与其他神奇的爬行动物一起生活在那片森林。

它是一种食虫动物,尽管它有着吓人的眼睛和喷射毒液,但这些只在伪装不起作用的时候才会用,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但它对人类完全无害。

不幸的是,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物种正濒临灭绝,森林资源的过度开发,以及对其自然栖息地的破坏,马达加斯加的森林已经减少了90%,其大多数标志性物种要么消失,要么濒临灭绝。

1卡特彼勒

这种小动物非常罕见,只在墨西哥和中美洲的雨林中发现过,通常看起来很普通,颜色也很单调,但如果受到潜在捕食者的威胁,它就会发生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它用后腿挂在树枝上,使身体的前部膨胀,直到看起来就像一只准备喷射致命毒液的小蝮蛇。它不仅完美地模仿了蛇三角形的“头”,凶猛的眼睛和闪亮的鳞片,而且还假装要“攻击”敌人,这只是虚张声势,因为它没有任何毒性或危险。当然,它的许多潜在的敌人,包括人类,都会被这种难以置信的伪装所迷惑,会迅速远离这个危险的生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动植之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