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健康养生 > 正文

妈 对不起 我得了癌症

有的时候,我们要感谢疾病。

是疾病,让我们看清楚很多事,很多人,想明白很多,之前想不明白的事情。

比如,为谁活着。

小齐(化名)刚刚39岁,工作在沈阳。前不久,他的右腹部疼得厉害,甚至无法仰卧。经过诊断,小齐被诊断为肝癌,已经是晚期。

在经历了最初的怀疑、愤怒、绝望之后,小齐决定,不让远在黑龙江的老母亲知道。小齐父亲早早去世,母亲有严重的冠心病。这样的消息,一旦告诉母亲,后果可想而知。

但是,小齐对母亲,却有一肚子话想说。

感谢小齐,能把心中最柔软的情愫告诉给我们,并允许我们将其形成文字:

“妈,对不起,我得了癌症。

肝癌晚期,基本意味着死亡。接到诊断的时候,我的手在不停地抖。我才39岁,却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确诊到现在,我想明白一件事:和谁说再见,都无所谓。唯有对您,我张不开口。

请原谅儿子对你撒谎。我的病情,我不敢告诉你。我小的时候,你最不喜欢我说谎。可是这一次,我必须这么做。

妈。我真的不敢想,在我走了之后,你将面对怎样的日子。你可能会在我冰冷的身体旁哭喊,问我是不是不想再做她的儿子。你可能会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拿着我的照片偷偷地哭。你也可能没事拿起电话,拨一下我的手机号码,幻想我还能接听。

妈,如果你真的想我的时候,就去看我的儿子吧。他的身上,有我的影子。

妈,得上这个病,我真的不怕什么。大不了一死。可是我唯一放不下的,是你。如果我走了,谁来给你尽孝?我走了,谁来照顾你的残年?你需要人扶的时候,谁在你身边。当你需要有人照顾你大小便的时候,谁能尽这份责任?

只有我,可是,我却在39岁的时候,要走了。你中年的时候没了伴儿,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晚年的时候又没了儿子。这个世间只剩下你一个孤老太婆子……

我的错,真的是我的错。

妈,你知道,我一直到大学毕业,都不会喝酒。可是上了班,为了工作和应酬,我才开始喝酒。我不愿意喝,可是我不得不喝。喝了酒,人家拿你当个义气人,人家就认你这朋友。不喝酒,你就跟人家隔了一层墙,人家就不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我是搞销售的,是要用酒来开路的。所以,我不喝,就赚不到钱,就少了融入圈子的一把钥匙。

大夫说,我的病和喝酒太多有关系。我有酒精肝。这个在体检的时候早就被查出来了。可是我没想到,它会在这么短时间内,要了我的命。

妈,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大夫说,我不可能手术了,而且疑似已经有了转移。儿子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你晚一点知道消息。然后等气色好的时候,到老家最后看看你。

可是,当你知道消息之后,谁来劝你啊?你哭的时候,谁来让你靠着啊?我不敢想,不敢想……

儿子贪婪的希望,等我不行那天,你还能像我小时候那样,把我来揽在怀里,让我安详地睡去。

妈,儿子今生不孝,请你好好地恨我。据说,忘记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就是恨他。就算下辈子再见,我也不奢望你会原谅今生的我”。

后记——

肝癌的发生,在四十左右的人身上,最常见的原因是肝硬化所致。肝硬化之前,患者可能有酒精肝多年,或者有病毒性肝炎多年。像小齐这样,经过酒精肝、肝硬化再到肝癌的发展路径,是不少见的。只不过,这个过程有快有慢。医学界无法肯定说,酒精肝会在多长时间之后,有多大可能演变为肝癌。

大病一场,会让人获得通透。这一场病,让小齐明白了很多。他哽咽着、断断续续说出上面这些细腻的心思时,我们能感觉到,他经历了一场对生命、生活的彻底反思。只是,这样的一番醒悟,来得有点晚。

健康,是自己的。病,也是自己的。但是,你我的命运,却和家人紧紧相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的健康,是属于全家人,以及所有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人的宝贵财产。我们自己可以为了所谓的成功舍生忘死,却不能残忍地让家人承担失去亲人的痛苦。

祝愿小齐的身上,有奇迹发生。祝愿他的母亲,能安度晚年。祝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健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精诚名医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健康养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