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海涛:按理说 重赏之下必有孕妇

只要活得足够长,就可以看到在同一事情上出现相反的两种政策。比如,若干年前,一个孩子被禁止有兄弟姐妹,现在,已经出现一个孩子必须有兄弟伙或姐妹的苗头了。

今天读新闻得知——

虽然‌‌“二孩政策‌‌”已经实施数年,但辽宁省的人口总量还在持续走低。在此背景下,辽宁决定修订《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并当作该省2019年重点立法项目之一。

修订的条例草案透露,辽宁将减轻生育两孩家庭负担,对生育两孩家庭予以支持,并对其入托、入学给予适当补贴。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子女,对生育两个以内子女的不实行审批,实行免费登记服务,由家庭自主安排生育。

在鼓励生育方面,辽宁这几年是挺积极的。鉴于东北人口外流,辽宁人民虽然生育率有所提升,但总人口却在下滑,这是辽宁积极鼓励生育的大背景。

可以说,这几年,当很多城市在用政策‌‌“抢人‌‌”,辽宁在用政策‌‌“造人‌‌”。如今来看,鼓励生育还没有达到目标,所以,辽宁要进一步鼓励了。

只要活得足够长,就可以看到在同一事情上出现相反的两种政策。比如,若干年前,一个孩子被禁止有兄弟姐妹,现在,已经出现一个孩子必须有兄弟伙或姐妹的苗头了。

我有一个同学,当年是执行生育政策的。当年他为了完成政策目标,可费劲了。但如今想来,禁止生孩子虽然很难,但还是有可操作性的,怀上了还可以流产。如今看来,鼓励生育其实更难,人家不愿意生,总不能强制怀孕吧。

辽宁采取的鼓励生育办法其实很老套,用钱补贴。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或许,重赏之下必有孕妇。可是,赏多少才算重赏呢?

我看网友评论说,房价打六折就愿意生了——这个要求实在过分了,但若真的是谁生孩子谁家买房六折,一定能够促进生育。没钱养孩子的话,生完孩子把房子卖掉,可以赚一大笔钱……这当然是笑话,因为有关部门是补贴不起的。

我们今天遇到许多的问题,历史上都曾经出现过。人口减少影响经济发展这事儿,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出现过。关于如何让老百姓更快地繁衍,历史上也多次推出过相应的政策。

我印象最深的是,西汉初年和西晋初年,官方都曾经发布一些人口政策,以增加人口。

西汉初年,经历过秦朝的暴政和楚汉之争,人口损失巨大;同样,西晋初年,经过东汉末年的混战和三国至今的征伐,人口大幅减少。所以,西汉初年和西晋初年的朝廷,都面临一个尴尬的状况:虽坐拥天下,却没人干活。

一定程度上说,朝廷是做生意的,土地和人口是本钱。有了广袤的土地,没有人去耕作,这生意还是做不起来。比如,春秋战国时期,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急于报仇,为了增加人口,他规定,女子十七岁还不出嫁,其父母就犯罪了——没有配合国王的‌‌“大政方针‌‌”而犯罪。

那么西汉初年和西晋初年的朝廷,采用了什么样的人口政策呢?

西汉初年,朝廷规定,女子15岁以前,必须出嫁,否则加重人头税。那个年代,加在老百姓头上最重要的负担,就是人头税,家里有一个口人,就要交一份税。15岁的姑娘,如果不赶紧嫁人,就会成为家里的严重负担。等于说,不早婚,就罚款。

西晋初年,相对温情一点,公元273年,朝廷规定凡是女子到了17岁还没有嫁出去,官府代择配偶——也就是说,不准出现剩女。当我看到为女孩子‌‌“代择配偶‌‌”,简直为之震惊,这不就是给单身汉‌‌“分配媳妇‌‌”吗?

这样的政策有效果吗?效果不大。如前面所说,由于人头税的负担沉重,古代经常出现‌‌“杀婴‌‌”的现象。那时候没有避孕手段,一不小心怀孕生了孩子,尤其是生了女孩子,由于难以承担新添的人口带来的人头税,有些贫穷的家庭直接将女婴杀死。这种现象,直到近代还有。

可以说,老百姓负担过重是不愿意生孩子或者即便不小心生了也要杀掉的主要原因。生得起,养不起,原来这个问题原来我们的先辈反复地面对过。

你看,历史上出现的问题,后世往往还会出现,就像,当世人们面对的一些问题,我们的祖先都已经面对过——道理两千年来都是类似的:很多人不愿意生孩子,多因养孩子的负担重。

虽然问题具有历史性,但是时代还是进步了。回到辽宁,为了鼓励生育,当地政策透露的信息,不是强制早婚,也不是代择配偶,而是‌‌“减轻负担‌‌”——入托、入学给予适当补贴之类。

按道理说,重赏之下必有孕妇,这样的补贴算是重赏吗?这得问辽宁人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