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卢峰:滥捕滥权的警队怎能恢复秩序

拘捕方先生已不合理,更荒唐的是当一众深水埗街坊看不过眼到警署要求解释及放人时,警队居然先落闸再派大批防暴警到场再乱射多枚催泪弹,把原本平静的社区变成形同战场。肆意以手中权力暴力对付寻求公道的市民和街坊,这算是哪码子的专业纪律部队!

见识过最近一段时间香港警队从上到下的表现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已不是一支服务市民、按香港法律与规则执法的纪律部队,而是一支滥捕、滥权以奉迎上意为己任的“暴队”。在他们眼中,《基本法》赋予市民的权利与自由可随意践踏,是否保障市民生命安全则只看警队的喜好与需要,有时为了完成北京及林郑月娥交托的所谓“平乱”更不管市民的安危死活。而在北京及林郑政府大力包庇纵容下,这支“暴队”未来一段时间肯定变本加厉以手上的武器权力加强打压对付市民、街坊特别是年轻人,令当前的管治危机更不可收拾。

狂射催泪弹攻击街坊记者

当大家以为612向和平集会市民发射催泪弹,向记者直射胡椒喷雾已是不能轻饶的过失时,香港警察近期展示出更恐怖丑陋的一面。他们一再直接向人群发射催泪弹,又不给予足够警告,还会在警署高楼内胡乱向下发射令市民记者难以走避。单单在八月五日这一天,警方就发射了超过八百发,几乎及得上六、七月多次行动发射的总数。这种滥用催泪弹的情况用乱射已不足以形容只能以疯狂来形容。难怪有外国传媒驻港记者曾以“madness(疯狂)”形容警队在处理抗争行动时的反应。

狂射八百发催泪弹以外,这支警队对一般街坊、采访的记者的暴力同样不断升级。在黄大仙、深水埗、天水围……各区,街坊不过认为防暴警处事不公及扰民,要求他们尽快撤走,让社区回复平静。可防暴警经常二话不说就向他们射催泪弹,又或冲前以警棍及盾牌推撞及拘捕,令场面变得失控。

面对现场采访的记者及摄记同样不客气,粗言秽语问候是家常便饭,以盾牌及胡椒喷雾施袭也逐渐变得稀松平常;到近期则出现直接以催泪弹、橡胶弹直接射击记者的情况。有记者被射中头部血流披面,差点命丧当场;有的则被指袭警而受拘捕,不能正常采访。这种一再直接攻击记者的做法已不能再说是一时失误,反而像蓄意以至恶意的攻击。高级警官以至警务处处长所谓尊重记者采访权利,视记者为朋友之类的话显然是睁眼说谎。

以过度武力处理抗争活动外,滥捕滥告的情况也扩散到日常执勤及其他工作上。有被捕年轻人因为警方故意拖延而被拘留超过48小时,警察在他获得保释后还要诸多留难,包括在没有律师陪同的情况下要他交代事件及说明他对警员有何投诉。使用类似手法显然是要威吓被捕年轻人并保护犯错的警务人员。

更令人发指的是星期二晚上警方在深水埗拘捕浸大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先生。他当时不过在购买平日活动中常用的观星笔,却忽然被五个据说是休班的O记警员以藏有攻击性武器拘捕。警方又说,方仲贤当时想逃走所以显得更可疑。到昨天的例行记者会,警方还煞有介事的搞了个实验,说明观星笔或雷射笔有“伤人”的能力。

炮制冤假错案敌意难消解

然而,有关实验实在毫无说服力。首先,这些观星笔或雷射笔是合法出售商品,若超越安全标准责任也不在买家身上。此外,一些生活用品如放大镜或一般老花眼镜在特定条件下也可以令纸张冒烟着火,难道戴老花眼镜也算是长期藏有攻击性武器!何况就如大律师公会执委沈士文所言,方先生被捕时现场或附近没发生任何攻击事件,把他手中的观星笔说成武器根本不合理。

拘捕方先生已不合理,更荒唐的是当一众深水埗街坊看不过眼到警署要求解释及放人时,警队居然先落闸再派大批防暴警到场再乱射多枚催泪弹,把原本平静的社区变成形同战场。肆意以手中权力暴力对付寻求公道的市民和街坊,这算是哪码子的专业纪律部队!

可惜,北京及林郑不但看不到港警已成“纪律暴队”,不但任凭他们滥权滥捕,还要求各界特别是建制派力挺、真挺他们,以期尽快“止暴制乱”。这样的做法只会令警队更肆意针对市民、街坊、记者、学生,制造更多冤假错案,为已动荡不安的社会添烦添乱,并留下难以消解的警民敌意。可以肯定,北京及林郑想靠这支失控的“暴队”回复社会秩序只是痴心妄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