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社会信用体系“圈养”民众 习近平两难 中企纷纷迁离大陆 中共畏惧“重磅”刺激找替代

中共政府加快推行的“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对中国民众人权造成严重侵犯。有港人评论,该体系鼓励人们不择手段讨好中共订立的道德标准,这是对真正道德的败坏。人不再是人,而是一束束等候被搜集的数据,被大数据所圈养。中共治下人权状况岌岌可危,贸易战升级,外企将生产线迁出中国的同时,大批中企也随之外迁。随着中国经济下行风险的加大,中共却对降息这一“重磅”工具感到畏惧,却采用货币贬值的方式替代降息。目前,美中贸易冲突升级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运行的最大风险之一,只有与美国达成协议,才能降低这个风险。但据高盛估计,这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已经不大可能。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分析中国经济为何减弱,习近平为何处于两难。

中共社会信用体系,用大数据“圈养”民众

美国CNBC调查中共政府“国家社会信用体系”报道,今年6月,中共政府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其核心是通过跟踪个人在整个社会中的行为,相应做出奖励或惩罚,“让失信者在全社会寸步难行”。

中共当局声称,已经拥有9.9亿人和2591万家企业的记录。这一计划引发了人们对中共政府公然控制普通百姓生活的担忧。

由于中共的专制很少受到对其权力的检查,人们首先担心的是中共“社会信用体系”被滥用的可能性。

 

柏林自由大学中国政治学教授吉尼亚·考斯特卡表示,“社会信用体系正在快速发展,一旦运行,就可以迅速将更多的棍棒(惩罚)添加到系统中。”

目前,社会信用体系与中共少数极端的举措拉上了关系。其中一个是7月在上海生效的严格垃圾分类制度。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称,在厦门,多次违反类似废物管理法规的个人将上所谓的黑名单。

早在2010年,江苏睢宁县曾进行了社会信用系统的试验,一些扣分规则显示,中共当局意图监管公民的私生活。比如,参加共产党不认同的信仰将扣50分。另外一些扣分规则反映出共产党迷恋“维稳”,比如围堵共产党或政府办公大楼将扣50分,使用互联网污蔑他人将扣100分。

山东临沂于2018年宣布,当地把所谓“极端上访”、示威游行等10类行为视为违法,计入诚信体系。

自2014年中共推动建立社会信用体系以来,中国已经出现了几十个试点项目,其中包括不同的跟踪指标和违规后果。今年4月2日,中央社报道,苏州“桂花分”、杭州“钱江分”、厦门“白鹭分”、福州“茉莉分”等,这些都是地方政府对市民信用评价的体系,和入学政策、图书馆服务、租房优惠、搭乘大众运输工具等挂钩。

经济学人智库的报告指出,在中共政府追踪中国个人的各种努力中,最高人民法院系统对违反法院命令的人发布旅行限制的制度是最广泛使用的。这些案件通常涉及未付债务,并防止违法者乘坐飞机或高速铁路。

根据中共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的数据,去年约有550万人次被禁止购买火车票。一份年度报告数据显示,128人被阻止离开中国,因为他们未能及时报税。

中国河北省今年1月启动“老赖地图”测试版应用软体,手机用户只要登录这款软体就可以扫描周边500公尺内欠债不还者相关资讯,还可分享给朋友或社群。网路自由观察人士古河曾指出“老赖地图”侵害公民隐私权,是假借检举老赖的情况去对公民隐私权的严重侵犯、对公民政治权利的侵害。

“道德已沦为供求关系”

一名在脸书上署名“作者”的香港人,就杭州实施社会信用体系后,人民纷纷透过捐血和做义工来提高分数发表评论说,“当一种道德行为降格为一种手段时,即使可带来好的结果,都是属于违反道德。……血库存量的确会上升,但这些血皆不是希望帮人救命的血,而是为了一己赎罪而流的血。是多么败坏的社会,才要靠这种手段维持道德的供给?道德已沦为供求关系,沦为支持消费行为的可代换债券。”

他认为,社会信用体系让人民“为了”获取更高评分,而不择手段去讨好政府所定的道德标准。这会败坏真正的道德,也剥夺了人民的自由。

他呼吁,香港人都要了解这些问题,大陆人也要知道,因为否则“人,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变成一束束等候被搜集的数据,被大数据所圈养”。

陆克文:习近平关于国企和私企的两难

法广报道,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法国『世界报』专访时表示,陆克文在简述香港危机之后就记者有关中美关系如此紧张,会不会在贸易战之后,爆发科技战,甚或货币战,最后干脆是一场大战的疑问表示,如果贸易战最终引发大范围金融战,后果将非常严重。如果这一趋势持续,就有可能爆发冷战。

陆克文表示,中国现在为什么经济增长放缓?是因为中国政府重视党而忽略市场,重视国企而忽略私企,通过反腐以及限制私企贷款使得私营领域生存困难。但是,私企代表了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61%,90%的经济增长率,80%的革新和大约55%的税收。习近平的两难在于,他需要高效的私企以实现他未来非常需要的经济与技术的突破。

中企跟随外企纷纷迁离大陆

中共治下人权状况岌岌可危,加上贸易战升级,9月1日新一轮关税即将生效,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将生产线迁出中国。

日媒《日经亚洲评论》8月12日报道,与外国制造商一样,美国关税再加上中国劳动力成本及其它成本的上升,正促使中国企业跟随其外国同行,到海外寻找替代生产基地,以避开美国关税。

日媒数据显示,自去年6月以来,已有33家上市公司向中国两大证券交易所通报了有关在海外设立或扩大生产的计划。其中,有近70%的中企将越南列为首选目的地,其余则选择柬埔寨、印度、马来西亚、墨西哥、塞尔维亚和泰国。

橡胶产品制造商“金华春光”7月19日宣布,在越南投资435万美元建立生产基地。该公司在马来西亚和中国已经有了三家工厂。

“浙江恒林椅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寻求在越南开厂。该公司在越南收购了一家台资工厂,作为其4800万美元投资的一部分,以加速其扩张。

纺织品制造商“华孚时尚”去年12月宣布投资25亿元人民币(3.62亿美元)在越南建厂。该公司表示,在越南建立一家制造工厂将使其能够采购更便宜的原材料,降低劳动力成本也可以避免关税壁垒。

江苏新泉汽车饰件于5月宣布在马来西亚投资6440万令吉特(1500万美元)。该投资将支持其主要客户浙江吉利控股。后者与马来西亚国家汽车制造商宝腾控股公司合作生产汽车。

降息属“重磅”工具,中共用人民币贬值代替

由于中国经济下行风险逐步加大,在各种刺激措施效果不佳的情况下,中共一直不敢动用降息这一“重磅”工具,为减轻政策带来的震动,只好用其他方式作为降息的替代方案。

香港《东方日报》8月21日引述彭博报道,中国短期内将透过人民币贬值,就是代替减息来稳定经济。

彭博报道,面对中美贸易战升级、 大陆经济下行压力,乃至香港局势日益恶化,人民币兑每美元冲破“七算”心理关口,中共政府的宏观调控工具箱中“更大范围的汇率调节”的工具获得了加强。

兴业银行指出,若中美贸易摩擦再次升级,贬值或者减息,将是中共央行需要权衡的选择。根据其模型测算,人民币有效汇率相对于均衡汇率水平贬值1%,相当于减息约0.24厘,而本轮已实现的贬值相当于减息0.97厘,使短期内减息必要性下降。

高盛:不再期望美中在明年大选前达成贸易协议

事实上,美中贸易冲突升级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运行的最大风险之一,只有与美国达成协议,这个风险才会降低,但这似乎越来越不可能。

美国之音》8月12日报道,周日(8月11日),美国跨国投资银行与金融服务公司高盛集团表示,对中美贸易战导致经济衰退的担忧正在加剧,不再期望美中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会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达成贸易协议。

该银行在发给客户的报告中称,“我们预计美国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的决定会如期生效。”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