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是谁斩断血脉” 纪录片揭中共计生政策

从独生子女到普遍二孩,不变的是这两个都是中共“计划生育”政策。今年的获奖纪录片《独子国》揭示了计生政策斩断国人血脉,让亲人生死不见、两地不亲的黑手。

今年的获奖纪录片《独子国》揭示了计生政策斩断国人血脉,让亲人生死不见、两地不亲的黑手。图为当年江西临川小巷土墙上的计划生育宣传标语。

从独生子女到普遍二孩,不变的是这两个都是中共“计划生育”政策。今年的获奖纪录片《独子国》揭示了计生政策斩断国人血脉,让亲人生死不见、两地不亲的黑手。

从8月9日开始,新纪录片《独子国》(One Child Nation)在亚马逊的精选影院首映。该纪录片在今年的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上获得评审团大奖(Grand Jury Prize)。纽约市地区的电影评论家和流行文化作家尼克•沙格(Nick Schager)以及《华尔街日报》的电影评论家乔•摩根斯坦(Joe Morgenstern)都对《独子国》写下了影评。

导演王男栿(Nanfu Wang)和张嘉玲(Jialing Zhang)通过这部令人心碎的纪录片,透视了中共长达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揭露了计生政策对中国人进行的系统性攻击,并在国际范围内造成的连带伤害。

独生政策强迫堕胎杀婴十几亿

从1979年到2015年,中共的独生子女政策制定了严格的生育指导方针,以遏制人口的增长。《独子国》中,导演王男栿的母亲重复着中共的宣传,她表示,如果不进行计划生育,可能会导致饥荒,并可能造成人吃人的后果。

独生子女政策规定,城市居民只能生一个孩子,而农村居民有生育第二胎的机会。中共法律规定了对违规行为的严厉惩罚:拆毁房屋、没收财产和贵重物品,以及高额罚款。然而,遭受这些处罚的人也“很容易”不再受到处罚,因为中共授权的当地计划生育官员有权绑架妇女,将她们绑起来,迫使她们进行节育和堕胎,最晚到怀孕八到九个月也会执行堕胎。

北京街头的计划生育宣传画

纪录片中,电影制作人与当地民众进行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真实对话,在这些执行计划生育的故事中,往往涉及在婴儿出生后对其进行谋杀的行为。艺术家王鹏介绍了他在垃圾堆里发现的废弃胎儿照片,胎儿被包裹在黄色的“医疗垃圾”袋中,还有一个已经死去的新生儿被存放在甲醛填充罐中。

电影评论家沙格认为,在这部纪录片中充满令人恐怖的情景,因为这些图像甚至难以令人动容。这足以说明,中共政府宣称的这个将使每个人生活水平翻倍提高的战略,所带来的不可想像的令人麻木不仁的后果。

独立评论人张林曾撰文表示,中共前计生委主任赵白鸽,曾经“骄傲”地声称,中共计生委堕胎四亿胎儿,也就是中共直接动手屠戮了四亿胎儿。他还认为,因受到中共计生政策的沉重威胁,如开除公职、失去工作、巨额罚款、扒房牵牛、不给孩子户口等等,中国孕妇自己去医院堕胎的估计还有十亿人次左右。

中共谎言逼人现行杀人

《独子国》的部分纪录方式是导演王男栿对她自己家庭过去的调查。王男栿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回忆过去的成长经历,以及当时中共对独生子女政策的宣传,包括广告牌、电视节目、戏剧和音乐表演吹捧等等。中共把计划生育政策定为基本国策,并将其描绘成是一条“荣耀”的大道,为所有“遵纪守法”的人们带来繁荣昌盛、团结和幸福。

但与此同时,还有无处不在的标语口号和儿童小调,威胁着违反规定的人。沙格认为,对于仍然挣扎在几十年就开始的漩涡中、从出生开始就接受着党掌握着人民命运奴化训练的中国人来说,虽然遵守这些规则是困难的,但并非不可能。

然而,这种可能逼人泯灭人性,自欺欺人:为了避免将来可能出现“人吃人”,而现在就把孩子杀了。沙格评论说,《独子国》中除了少部分女性反强制堕胎的故事外,更多的是关于婴儿被放置在篮子里,并留在路边或市场上,任由被路人抢走,或者更常见的情况是死于饥饿和暴晒。

这本将成为王男栿弟弟的命运,但他出生后发现是一个男孩,成了不幸中的万幸。

揭露山东临沂强制计划生育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与另一位维权人士在向一受害者进行调查照片由蔡楚提供

电评家摩根斯坦在他的影评中描述到:“一名助产士,她不是任何一位助产士,而是曾经帮助王女士的助产士,她表示相信她在计划生育运动做了50,000到60,000次节育和堕胎手术。她说,‘许多我引产时还活着的胎儿被我杀死了,我当时双手颤抖。我是刽子手。国家下了命令,但我执行了。我杀死了那些婴儿。’”为了赎罪,这位助产士后来只提供治疗不孕症的服务。

斩断血脉“打造”商品中共又打压又赚钱

但中共的罪恶并没有停止在杀人上。在20世纪90年代初,中共开始允许外国人收养“孤儿”,这为中国女孩创造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独子国》揭开了中共人口贩卖的黑幕,海外收养迅速成为了中共卑鄙的生意经:计划生育官员将第二个孩子从家中带走,送给孤儿院,然后将她们卖给美国和欧洲家庭。毫无疑问,这些欧美家庭根本不知道,他们正在支持一个以绑架要挟为目的中共绑架模式。

中国大陆计划生育政策严酷,如今又出现买卖婴儿成风,互联网上有很多民间收养网站、讨论区、群组等,登记大量婴儿送养信息,并将婴儿明码标价,还可包办出生证,俨然已形成产业链。*

影片中还有一名已退休的男子,他回忆起小时候每天看到四五个婴儿在街上死去,于是他成年人后就开始做起了销售婴儿的买卖,他认为他一共出售了一万个婴儿给中共国家经营的孤儿院。而孤儿院往往会伪造出处记录,然后再以非常高的价格转卖给国外养父母。

相应的,《独子国》中也有一个关于布莱恩•斯泰(Brian Stuy)和龙兰•斯泰(Long Lan Stuy)的故事,他们是领养了三位中国女孩的美国父母,也是“研究中国”(Research China)的创办人,该机构帮助鉴定领养孩子的亲生父母,并促其与孩子团聚。《独子国》揭示了独生子女政策的受害程度,即只会使任何与之有接触的人受害。

王导演定位人性向政策低头的哀痛

纪录片《独子国》是一部口述的历史,但并非是简单的对独生子女政策的概述,而是一段导演王男栿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

王导演在中国大陆出生、成长,她在26岁时移居美国,并在美国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她儿子的出生引发了她对独生子女政策的思考,也是纪录片《独子国》的由来。但这样的过程就像是剜心透骨的“自我清算”。王导演表示感到有罪,因为当她的一个姨妈正在将她的表妹送给贩运者,而另一个叔叔则将他的女儿留在街上任由灭亡时,她扮演的是一个“爱国青年”的角色。沙格在他的影评中说:“对于王导演来说,这部纪录片是一部具有创伤历史的个人清算历程,被她采访的一些政策同谋者正在经历同样的过程。”

纪录片中的受访人习惯性地说他们“别无选择”来解释他们对独生子女政策的默许,这证明了,在面对一个要求盲目服从而不关心人民死活的威权政府时,人民无能为力的事实。

沙格认为,该纪录片随着时间的排序,让人发现越来越令人沮丧的现实,而最触动他的是,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叙述,她双胞胎姐妹被从家里带走,从此家里失去了笑声,不久之后,被美国人领养。他写道:“当这个年轻女孩思考她和她的美国亲人之间的鸿沟时,她的面容变得越来越悲伤。王男栿定位了一种深层的哀痛,那种她自己因独生子女政策而失去亲人的生离死别。”

《独子国》的结尾揭露,中共现在宣传“两孩政策是持续成功的关键”。但沙格认为,鉴于所有在此政策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这个口号显得毫无意义的,只是想掩盖一个自上而下控制人的欲望。

摩根斯坦在他影评中表示,《独子国》令人震惊,需要被人们看到。他写道:“这部纪录片能加深我们对极权(下)中共的理解,不久之前,中共的中央政府对其最弱势公民所犯下的惨无人道的滔天大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