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青岛空白合同案过桥贷 令担保人背债425万

山东青岛两名企业业主在空白合同上签名,为人做担保,不料一年后借款人跑路,担保人背上了巨额担保债务。(fotolia)

山东青岛两名企业业主在空白合同上签名,为人做担保,不料一年后却背上了巨额担保债务,遭法院查封财产。知情人披露,这两笔违规贷款的背后,实际上是两笔过桥贷款,是银行与高利贷公司相勾结,对担保人实施诈骗的手段。

日前青岛美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杨海苓告诉大纪元记者,近日此案申请省高院再审,高院没有开庭,直接下了裁定,维持原判。青岛城阳区法院查封其个人财产,她的三辆车都被查封。银行和法院没有去抓借款人,就找担保人。

2015年8、9月份,杨海苓给人(原青岛广璇金属饰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某)签下担保贷款10万元的空白合同,结果一年后竟变成两笔总计425万元的债务。还款日不到,王某就跑路了,至今没有消息。

与她有同样遭遇的是青岛鑫沂铭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仰华等人。

“李仰华的2套房子被执行,下了文书让他搬出去。法院执行要了命了,我父亲得了癌症,真是要人命。”她说,“我们没有到银行签字,确实是被骗了。咱没有关系没办法,农商行人脉广、有钱,领导那里给保护着呢。都知道是冤案,就是打不赢。”

截至发稿,记者没有联系上李仰华,其手机处于关机或无人接听状态。

合同中,杨海苓所在公司的股东朱先生,已被鉴定出被冒充签名。杨海苓认为,银行的做法与“套路贷”十方相符,法院则当保护伞。他们曾找当地媒体曝光该案,没想到青岛市政府组织部直接出面干预媒体,要求媒体删新闻。

她说,青岛市城阳法院及青岛市中级法院两级审理,都是摆样子,没有审查合同真实性、合法性,贷款用途、走向明细、合同签署过程等问题,就隐瞒刑事犯罪草草判决。

此案的代理人曾要求把贷款合同原件押到法院,法院不押;代理人还申请此案移交公安,并要求鉴定银行公章,均被拒绝。

熟悉此案的法律人士认为,按照法律规定王某构成金融诈骗。银行和王恶意串通,李和杨及所属公司成了替罪羊,银行实际上构成违规发放贷款罪。

两笔贷款背后是高利贷过桥

杨海苓、李仰华二人曾在举报信中表示,青岛市农商行内部管理混乱,不依规放贷,与借款人串通进行金融诈骗。借款人跑路,银行则和法院一起制造冤假错案,骗取无辜百姓的钱。

青岛市农商行自2015年开始多次要求上市,因为管理漏洞太多、不良资产多等原因一直没有成功,不过在2018年11月20日通过上市。

杨海苓向记者透露,这两笔贷款,实际上是银行行长侯某操作的,找的高利贷公司,借高利贷过桥,还上之后再贷出来。侯某势力很大,与高利贷公司勾结(也有说他就是放高利贷的),他的亲戚是威海市市长。

知情人提供的两份《借款申请书》显示,王某所在的青岛广璇金属饰品有限公司,先后两次向青岛农商行城阳上马支行申请借款。两笔贷款均由青岛美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青岛鑫沂铭工艺品有限公司等公司提供担保。

2015年8月13日,王某“因应收款回收不及时,自有资金不足,偿还贵行贷款170万元部分为借款。为使企业能够正常发展,特申请还清再贷160万。期限12个月。”“到期以销售收入偿还。”

2015年9月13日,王某又一次偿还银行贷款275万元,申请还清再贷265万元。

本案借款人连续“借新还旧”,银行被指操作过桥贷款。(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说,这两笔借款合计425万,正是杨女士和李先生被蒙骗签字的担保贷款。而实际的过桥资金来自高利贷公司。

据了解,过桥是银行“灰色业务”,就是在一个月内实现“借新还旧”。为了能收回企业贷款,避免出现死账烂账,过桥成为银行贷款的潜规则。

民间借贷的黑幕

山东企业家刘因明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高利贷公司在中国是以各种投资公司、理财公司甚至基金公司的名义出现,合法存在的。一般的短期过桥的利息是200%(年化利率),一个月就是20%。这在业内被认为是一个“良心价”。

他说,更多的情况是,银行明明知道借款企业无法偿还贷款,却介绍一些高利贷公司过桥,同时出卖储户信息,让这些有钱人成为被收割的韭菜。

“所有东西都是制式的,然后就是把数额空着,或者是给你一个虚假的东西。有些银行故意做成一个非常繁琐的、几十页担保合同,有各种条款、各法律条文,让人没有办法去鉴别。”他说,“它既是空白的,又是非常繁琐的。”据他所知,这种企业给借款人担保出事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此外,刘因明披露,所有的投资公司最好的关系就是法院。在出现所谓的风险以后,法院院长第一时间立案,第一时间查封,第一时间拍卖,第一时间出判决书。而且在出判决书的时候,他就根据账面的东西,不去慢慢理顺银行的流水,就做表面的审查,就可以出判决了。

他表示,青岛的这个案子,法院明明知道是合伙构陷担保人的,如果没有得到利益,就会查出这是一个虚假诉讼,虚假诉讼那就是诈骗。

“所以以这个现象看来,那个法院的法官和院长,一定是这个环节里最大的作恶者。他们利用了手中的权力,来维护了金融圈最不堪的这一种行为,让他们合法化。让他们的利益合法化。”他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