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洪博学:开着法拉利的奴隶 父亲还在官场混

——开着法拉利的奴隶

动物庄园里的猪变成领导人,但是仍然无法逃脱有一天成为人类餐桌上的佳肴。

为了压制香港争自由的决心,被中共党国控制的奴役,穷的、富的,只要会说话、会写字,全部站起来了,有些甚至变成可怕的“战狼”,在西方国家校园叫嚣、殴打香港人,咒骂港人卖国贼,传播中国帝国君临天下的威风,于是,网路战争、资讯战场从香港对外扩散,成为国际讯息大战,双方用文字交战,这也是一场奴隶和自由人的战争。

8月19日,推特(Twitter)关闭978个来自中国网军的帐号,以及这些帐号衍生出的20万外挂假帐号,因为内容不实,以虚假内容攻击抹黑香港“反送中运动”,文字也涉及仇恨和歧视,同一天,脸书(Facebook)同样对12个社群平台封号,8月22日谷歌(Google)也封锁210个Youtube帐号,内容同样涉及攻击“反送中运动”,内容造假、偏见。

三大社群平台突然间发难,对中共网军五毛强硬下手,可能和去年九月,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针对“社群网路对政治影响力”所召开的公听会有关,美国政府要求三大平台,必须主动删除假讯息和散播仇恨文章,这次行动也被视为香港人“反送中运动”的胜利,却也是中共外交部第一次用违反言论自由对西方国家指控。

香港“反送中”只是卑微的要求“一国两制”

主流媒体的战争仍然持续,中共发动学者在英国大报如路透,BBC、美国广播、纽约时报以及华邮,撰写批判港独文章,但是纽时专栏说,中共这一次输掉文宣战。事实上,香港的“反送中”只要求合法的真实一国两制,抹黑港独根本划错重点。

奴隶充当独裁者的文案,拿起笔来四处攻击,老共发挥养兵千日的效用,当奴隶批判自由人的时候,或许也让奴隶忘了自己本来的身分,还高唱“起来吧,不愿被奴隶的人们”,这是多么巨大的讽刺。

中共控制的奴隶可以分成三种:穷困潦倒,仰老共鼻息生存的底层奴隶;第二种奴隶是开法拉利的奴隶;第三种是已经觉醒被迫当奴隶的奴隶。第三种奴隶,因为清醒而遭受镇压,处境如同港民,所以日渐稀少。

最近读了中国报导文学家杨猛的“不平静的江河”,这是唯一本近距离观察北韩庶民生活的报导,更是同样在极权生活的中国人观察北韩人,读来更感心酸。

杨猛说,我住在丹东的柳京饭店,日子久了,就认识饭店工作的八位朝鲜女孩,这些女孩就是所谓北韩外派赚取外汇的劳工。根据统计,在边界几个中国城市中,大约有五万名北韩劳工,分成各小组,他们由一位领导带领监控,住在集中宿舍,早上穿着整齐出门,衣服上一定要带着金日成的徽章,每天准点被带到工作的地方,下班后被带回宿舍,规律行为像机械人,假日可以在领导监控下逛街。

作者有一天问她们喜欢中国吗?所有人异口同声说,不喜欢,再追问为什么?答案居然是中国人只爱钱,作者又问女孩,你们爱什么?女孩异口同声说,“我们爱领袖”,杨猛奇怪,为什么答案如此整齐,难道是上级的指示标准答案,作者后来转念一想,中国也是如此,根本无需笑话北韩。

中国和北韩信奉共产独裁专政,更是奴隶制造厂,境遇最惨的奴隶,就是还在新疆等待改造的数百万维吾尔人。从这一点来看,北韩和中国,两国并无不同,唯一差别是中国经济右转,开始懂得赚钱的时间,比北韩来的早。而整个中国社会从有饭大家吃,转变成人人有饭吃,人性也变成贪婪,这显然和市场经济崛起有关。

一位高龄91岁的冯国将老先生,在16日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谈他看到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他说,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或加拿大、纽澳国家留学,人在海外,还每天看着“微信”和“央视”,乐当被洗脑的猪,更不愿接触洋人,学习西方民主自由,这是中国人可悲之处。

中国制造瞎子、聋子和哑巴集于一身的共产党人

冯先生说,我年轻时读过清华,民国时代,中国至少还有部分自由,共产党来了,自由全没了,现在的中国人可怕又可悲,从幼稚园开始,就必须接受党国洗脑,眼睛看不到外面世界,耳朵听不到批判共产党声音,嘴巴也不能批评共产党的政策,简单说,共产党在中国制造瞎子、聋子和哑巴集于一身的残缺共产党人,中国发行的字典,当你找到“自”的时候,却无法找到“自由”这个名词,中共对自由的防范,竟然到了如此地步,简单说,“让你从小就不懂何谓自由”。

8月20日,中国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使馆,动员中国人到街上挑衅“反送中运动”的香港人,开着法拉利轿车的老共富二代,车上插满五星旗,对着香港人大骂“穷逼”,却忘了香港的国民所得是中国四倍,他们大叫“香港是中国的”。但是,港人从不否认这一点,香港人要求的只是卑微的真实“一国两制”。

富二代的挑衅行为,被放到“微信视频”,以为爱国举动可以加计功劳,没想到很多富二代父母一看,赶忙刷频,因为这些开着法拉利的中国年轻人,很多人的父亲还在中共党国官场混着呢。

如同欧威尔在“动物农庄”一书中所说,猪被提拔变成农场管理员,但是还是一条猪,就算再聪明,也逃不过被屠杀的命运。

奴隶有了钱出国留学,没有学到民主自由人权,每天看着“央视”和“微信”散播的假讯息,宁愿被红色党国持续洗脑,就是一大群缺眼、缺耳朵、缺嘴巴的残障者,就算学会开法拉利,有金钱上最顶级餐厅,最终还是奴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