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杜彼得:垂緌饮清露 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 非是藉秋风

梦一场

星期日应邀到新开的海鲜音乐餐厅名字叫“好久不见”剪彩,它是由一位来自河南洛阳白先生所开,餐厅不大挺有创意,我们在致辞时,特别鼓励年青人创业,但希望他们守法守纪,能发挥文化的优点,把生意做好做稳,并给予无限的祝福。因为是音乐餐厅,有一个小舞台,摆着二把吉他顿时引起老朽的好奇,小白眼尖,立刻邀请上台献丑,顿时走入时光隧道回到学生时代,竟毫不犹豫的应景唱了陈亦迅的“好久不见”。

友人听完歌后,悄悄问,可有想过退休的事?正纳闷为何有此一问之时,他继续说,可以开一家音乐餐厅,用音乐说故事,一定会引来不少粉丝。告诉好友,退休是想了很多年了,但不是唱歌,而是避开都市丛林,找一个有山水相伴的乡间小屋,不必再见带着面具的“假笑”,只祈求沐浴在鸟叫虫鸣的真笑,怡然自得其乐。气吹小黄鸭由海上漂流到都市,遇见观赏的人却不知是同伴还是敌人?等到再回到海上,看似形影孤单,反倒因“清静”而感到快乐。

记得和简老师刚成家之初,她曾问我:“你对未来年老的岁月有什么憧憬?”告诉她,60岁以后想退休到纽西兰定居,她好奇的问为什么?我说:“因为这个国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维持中立不参战,且拥有美丽的大自然,可以让人感受到在繁嚣中的烦恼都是无谓的,生活环境可以使人改变生活态度,会使人从容,笑容也特别灿烂而有礼貌。”

多年了,若然不提起退休,早已忘了年轻时的梦想,况且简老师已离开好长一段时间了,回想起来隐约的感到心痛,偷偷的问过自己,还想去纽西兰吗?答案是否定的,没有了简老师钢琴的伴奏,歌声里每个字都“痛”。看淡和认命的态度,并非对生命的放弃,只是放下执著却人事全非的埋怨,世事尽了力就已经足够,不必辛苦自己。

到现在,政治梦没有实现过,人仍然在社区打拼,从寄情山水不知何时开始变成政治梦,反而感到更遥不可及。认识愈来愈多来自大江南北的华人,他们都在不同领域上勤奋有成,但潜在的问题也不少,一夜之间;我们背上的梦越挂越多,每一个梦都有着华人的“尊严”,不断的在内心自问,什么时候?才能不再筑梦啊!

梦醒时分

这些年,纽约人想离开纽约另寻他居,已成为一种时尚的想法,白思豪当选市长的第一个任期,不少企业就议论纷纷,准备离开纽约,但牵一发而动全身,搬动工厂或公司,对任何企业都不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想不到连任后的白市长,更是肆无忌惮的全面左倾,部分政策完全是一面倒,更离谱的是;在教育政策上直接对亚裔的冲击,使曾大力捐钱帮他竞选的华人处境最为尴尬。

最近布碌崙发生一些事件中,导致3名警员遇袭受伤,纽约市警务处最大的工会在18日批评了白思豪市长。按照警务处的说法,除了执勤警员被打伤,也有人从窗口或屋顶把瓶子和其他杂物往外扔出,幸亏没有击中员警。逼得警察工会在Twitter上帖文:“在如此环境下,警察到底该如何工作?市长白思豪与警务处什么时候会站出来发声?街头上一片混乱,现在情况实在太离谱了。”(看到这则帖文,使人自然会想到丁勤时当市长的时代,他是首位非裔纽约市长,幸亏一任就毕业,当年的布碌崙部分地区,比现在更糟。)

纽约天才市长白思豪20日表示,虽然他在最新一轮的总统竞选民调近乎零,几乎没有任何支持,但他决定继续打这场选战,他说:“你看到现时有很多候选人,但我认为现在大多数民主党选民未做出决定,他们至今尚在寻找方向。”(我们也不得不佩服白市长,尤其是最近他到某州做竞选活动时,只有15个人在现场听他发表政见,他也能不以为意的演讲。)

民主党的名战略家Hank Sheinkopf认为,白思豪一直留在战圈,只为等到明年2月南卡州的初选,“他希望娶了一名非裔妻子及诞下混血子女,能够帮助他得到非裔的支持。否则的话,他就要尽快收拾行李并回到曼哈顿市政厅”。真正令白市长白宫之路艰难的是,就连纽约人也不支持他,“他连市长也当不好,又怎能够治理整个国家呢?”这句话现已成为纽约客的“心语”。

去年,皇后区民主党党主席20年的国会议员克劳力被年轻左派29岁的AOC取代之后,使我们对民主党内温和老将的过分“自信”产生很大的疑虑。由于和克劳力是老友,虽然彼此在2016年有争执,当时我认为川普会成为总统,民主党要重新认识环境再出发,他是坚定不疑的相信是喜来莉,还侧面叫朗士曼市议员告诫本人说“想法太危险”,但都不影响彼此之友情。(矛盾的心情,加深了退休以后要离开纽约或美国的梦想更浓。)

有一天站在办公室的阳台外吞云吐雾的望向马路汹涌的人车潮,刚从东北旅游归来90岁的金顾问站于旁,转头向他请益说:“您老当益壮,每年自游回老家东北,一住至少个把月,是否准备将来回东北长眠?”金顾问斩钉截铁的回答:“1949年随老蒋到了台湾,从海军的战士到考上台大毕业后出了社会,缘分巧合服务的单位的机缘又来到了纽约,这一生待最长最久的地方就是法拉盛,半生的日子于此,落叶归根也将于斯,只要我活着,就要看着你怎么做FCBA的未来?”(没有金老爹就不会有FCBA的501C3非营利机构)

一段话狠狠的把我们从梦中敲醒,放眼望去是法拉盛图书馆,街上的人潮挤满了来自大江南北的华人,车辆的拥挤使交通显得杂乱。但是都市压迫感的不协调细胞,曾几何时早已从情感中进入了我们的血液,只是自己没有察觉。或许到境外的旅游只是一种考察与放松,最终就像喝咖啡一样,不管到天涯海角,你都喝不到法拉盛习惯的咖啡味道,原来下意识中,我们早已把它的好与坏融入到生命中,30年毕竟是人的大半生啊!

领悟了这一点,我们彻底的明白,这个特殊的社区是属于自己,华人不能再有“过客”的心态,其实现在再回到故乡的人,反而有一种过客的感觉,因此,在政治领域上,我们必须从被动转为主动,一刻都不容缓。前一段时间DA的选举,FCBA积极参与扭转乾坤,是华人的觉醒,大的方向也许我们无能为力,保护好现在环境,以多年累积的能量与经验,皇后区的主流选举中,法拉盛的华人还是说的上话的。

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悟道,觉悟了宇宙人生的真理,菩提树从此成为了智慧和顿悟的象征。华人在美国的历史不短了,过去也许是两岸三地之分使我们的凝聚力不够,或者是华人本就有“红眼病”的劣根宿命,但看着竞选总统的杨安泽不俗表现,只要不妄自菲薄,华人优秀的第二代仍大有可为。法拉盛在美东地区就像是一颗华人的菩提树,它蕴育的含量,一定会开花结果,只要我们这一代人减少“私心”,就像顾雅明市议员说的:“美国华人要看纽约,纽约要看法拉盛”。

私下曾和不少国内来美留学有成的友人交换意见,绝大多数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说:“当入籍的那一刹那起,就把自己定位是美国人,心中丢不掉的是远在故乡的父母,等双亲来了以后,对生长的地方情感没变,不只是希望它好、祝福它棒、更祈祷国泰民安”。(出生于美国的第二代,看世界杯球赛一定帮美国队加油,接下来才会帮亚洲队加油,只有世界杯足球赛除外,因为都会有自己喜欢和看好的队伍。)

作为华人,心态上的转变,逐渐把美国这个概念融入骨子里以后,在观念与想法上变的更成熟,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从政党政治上而言,因为笔者本身是民主党的党代表,不论在Twitter或Facebook上面,是百分之百不会对川普总统和共和党的主张点赞,除了交通部长赵小兰之外。但是在文章的分析和电台的论坛上,对象是所有华人同胞时,那就完全没有政党的包袱,实事求是的剖析,让读者和听众参考做“判断”,不能也不愿“违心”。

川普的移民政策非针对华人

刚移民美国时,对于政府的福利政策、法律规定、移民的对天发誓,心里总是笑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天真的“爱与包容”到近乎“蠢”的强国,一直到90年代才了解,美国的“蠢”是为了吸收全世界的精英留下来为其效命。欧巴马时代的DACA政策,使大量的中美洲移民涌入,量化宽松的印钞票,也使政府有足够的力量支持,并增加美国的消费能力。川普上台以后,当然不可能再印钞票来无限填空,加上西语裔成了投票部队,而且不管合不合法投了再说,共和党人肯定会想堵住这个漏洞。

川普21日在白宫南草坪和记者自由问答时表示:“我们正在非常认真的考虑,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的问题。”根据此法案,自动授予任何在美国境内出生的人成为美国公民的身份,包括非法移民的子女。川普说:“我不知你们是怎么发现,我有考虑通过签署行政令来取消出生公民权,但这很好。”2018年10月川普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国家,允许任何人来到美国生孩子,然后这个孩子就成为美国公民,从此85年享受所有福利,这太荒唐可笑了,必须结束。”

凭心而论,就拿国会女四人帮中的AOC而言,她出生于美国,受到良好教育,现在拿着纳税人丰厚的工资成为“国会议员”,整天为了波多黎各而攻击美国,不只是非常不合理,在很多国家,像她的行为恐怕早己被用“叛国”行为而入狱。但是川普政府想取消1868年通过的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规定,并非很容易的事,首先它需经过国会参众两院进行投票,且出席人数必须达到法定人数,还必须有三分之二的议员赞成,才可以提出修正案。(总统享有签署行政令的权力,可以不经过国会的批准,不过要受到最高法院的司法审查。)

但是你要说以出生即为公民这一项政策如果被修正,华人会完全不受影响,那也不可能。根据移民中心的估计,每年外国人在美产子约为3.6万人,其中来自中国的从2007年的数百人到2010年跃升至5000人,2014年达到了5万人,2016年更是超过8万人。(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也常百思不得其解,以现在大陆的城市,在基础建设上都优于纽约及美国各大城市,中美洲的国家是贫穷又落后,而且是美国近邻,还有点解释,中国是飘洋过海而来,更重要的是进关时还不能被海关发现你怀孕,否则将原机遣反,值得如此冒险吗?)

华人在美国的隐忧

纽约市有一华人房东,把其在曼哈顿下城的一个位于4楼,面积只有634平方呎公寓间隔成两层楼,楼底最矮处只有4.5呎高,分隔为9个独立迷你单元俗称“㓥房”,租给曼哈顿下东城11个租户,并收取高达600元的月租。上周被纽约市楼宇局突击检查并勒令封锁,由于没有安装消防的自动洒水系统,加上电气、结构和管道违规,共被罚款14万4000元,还要吃上官司。(我们能理解华人急于赚钱,但能买下下城的公寓,屋主来美的时间应不短,为什么仍挺而走险,如果万一发生意外出了人命,你可就白来美国打拼了。)

我们一直不愿意谈中国学者章莹颖命案,却没有少关注中文电视的追踪报导,每次看到章母痛哭悲伤的画面,都令人痛心不止。毕竟美国是法治的国家,一切得按程序走,只可惜那么优秀的女才子,就怎么的从人间消失,到现在家人都无法带她的遗体回家。

悲痛的章家人与伊利诺大学联手,最近以章莹颖的名义成立了基金,要帮助身处困境的国际留学生及其家庭。在章家率先捐款3万美元后,目前基金已有5万美元,伊州主流数家媒体纷纷刊登报导,伊大在19日的记者会上感谢章家作出首笔捐款3万元,伊大校长Robert Jones强调章家面对最黑暗与悲伤时仍慷慨行善。(华人的善行也令主流深有体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