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无耻的洋人:从间谍牛兰到左尔格

1933年,(左起)史沫特莱、萧伯纳、宋庆龄、蔡元培、鲁迅在上海。(网络图片)

最迟在一九二三年就成立的共产国际远东局一直在“帮助、指导并监督中共中央的工作”。共产国际于一九二八年春派以化名牛兰著称的红色间谍到上海,以商人身份作掩护,建立共产国际联络部中国联络站。亚洲各国共党从牛兰的合法公司暗中得到共产国际的经费。据杨奎松的相关论文透露,在一九三零年八月至下一年五月期间,共产国际平均每月向中国共产党提供的资金达二点五万美元。从一九二九年二月起,共产国际的远东局就从海参崴移到上海。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共中央领导机关主要秘密设在上海,一直到一九三三年一月才被迫迁往共产党割据的江西瑞金。

史沫特莱被派到中国后,以记者的名义于一九二九年在上海定居。凤凰台说史沫特莱在上海的七年扮演了多重角色。她是鲁迅的亲密战友,宋庆龄的得力助手,还对周恩来领导的特科提供帮助,也提到左尔格是史沫特莱的情夫,但没有提他们都受共产国际及其远东局操纵,在为颠覆中华民国而奋斗。

一九二七年,在南昌搞暴动失败的周恩来奉命于十一月潜伏上海,秘密主持中共中央工作。一九二八年,周恩来从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返回上海后,组织成立中共中央特别任务委员会(简称特委),下设中共特别行动科(简称特科),并化名伍豪从事非法活动,包括搞暗杀、安排共党人员渗透国民党党政军各部门等。史沫特莱和周恩来都与一九三零年一月被派到上海的共产国际间谍左尔格有密切合作。

共产国际间谍左尔格。(网络图片)

左尔格(一八九五~一九四四)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俄国人。他的祖伯父曾与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组建第一共产国际。他自己则投身第三国际,于一九一九年加入德共。一九二四年,左尔格投奔莫斯科后又加入苏共。一九二九年他就开始以德国记者身份在中国为莫斯科效劳。

美国《黄花岗》季刊第二十二期发表曹维录的研究成果《谁渴望日本侵略中国——对20世纪中日战争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个外国人》,用确凿地史料论证,以左尔格和尾崎秀实为首的共产国际间谍阻止了日本对苏作战,为保卫苏联和挽救中共挑起了日本与中华民国的战争。

在中共的暴政下,大陆媒体都受监控,作者多带着中共的思想枷锁在写作,但从他们的作品中还是可以找到不少证据。比如,杨国光名下的《周恩来秘会左尔格》等相关作品。杨国光虽然在传记《理查德・左尔格——一个秘密谍报员的功勋和悲剧》(二零零五年版)中声称左尔格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但他透露的事实却只能证明,左尔格是中共的朋友。在史沫特莱和周恩来的协助下,截止一九三二年八月,左尔格在中国建立了一个由国际组和中国组构成的共产国际间谍网,有近百人,而且还向苏联保送了一批批青年学生去接受间谍培训。被周恩来介绍给左尔格的共产党员中有后来成为毛泽东的双重亲家的张文秋(那时化名张一萍)。一九○三年出生的张文秋二十八岁时成为左尔格的助手,她与共产国际第四局负责人之一的吴照高假扮夫妻。

杨国光透露,左尔格在上海工作期间,共发回莫斯科五百九十七份急电,其中有三百三十五份直接通报给了中共苏维埃政府及其红军。一九三二年夏,南京国民政府同日本签订《淞沪停战协定》后,筹划对苏区的第四次“围剿”。左尔格将他窃取的相关情报一一电告了莫斯科。与此同时,“左尔格把这一情报也交给了陈翰笙。陈翰笙则通过宋庆龄及时地把它送到了苏区,使红军在国民党‘围剿’苏区前作好了准备”。杨国光引用前苏联国家安全部第四局局长帕维尔・苏多普拉托夫的回忆录《情报机关与克里姆林宫》说,左尔格搞到的情报为苏联制定其远东政策包括对华政策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是个开放的自由世界,上海等地都是当时的国际大都市,既接纳躲避红祸的苏共占领区的居民,又接纳逃避德国纳粹的犹太人,还是国内外不安分守己者如鲁迅和斯诺的乐园。各国的共产党徒包括遭到本国共党开除的南非共产党人格拉斯也在上海找到用武之地。共产国际则以各种形式,打着各种旗号进行红色渗透。共产国际出资在中国出版过上千种宣传刊物,比如史沫特莱主编的英文杂志《中国呼声》和中文名为伊罗生的红色美国人主编的英文周刊《中国论坛》,它们专门发表接受共党领导的鲁迅等的作品。

一九三二年一月,《中国论坛》创刊后,伊罗生与史沫特莱一起于五月以“国民党反动派的五年”为题发表专号,抹黑国民政府,大搞红色宣传。可是,《中国论坛》没有因此被封杀。倒是一九三三年秋天在“十月革命”十六周年的专号上,因为伊罗生没有讴歌斯大林而被迫停职。从此伊罗生也像遭斯大林迫害的托洛茨基及其支持者一样被排斥。伊罗生带着红色情结离开中国。一九七四年,伊罗生还在美国出版四十年前由鲁迅和茅盾编选的红色宣传品《草鞋脚》。

不过伊罗生却证明,斯大林曾于一九二七年四月五日在克里姆林宫大厅演讲时表示,他企图把国民党“像一个柠檬一样挤碎,然后扔掉”。以蒋中正为首的国民党及时奋起反抗,让斯大林的阴谋没有得逞。可惜宋庆龄却支持斯大林,反对国民党,好像吃了迷魂药。宋庆龄既然要继承孙中山的遗志,就应该支持国民党在中国实现尊重民族、民生、民权的三民主义才对。而共产党提倡阶级斗争,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根本不相容。这就是国民党要清党剿共的根本原因。

可惜宋庆龄却似乎不明白这个道理,像史沫特莱一样甘当共产国际间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