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泄露机密?梁振英不打自招 :中央还有更强的「体制外力量」应对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表示,「反送中」运动已变质,是一场「黑衣暴力运动」。他又指,香港和中央还有「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力量」,包括中共政府的「更多更强有力的体制外的力量」,呼吁香港要做好「常态和非常态」的部署。

图片素材:网上图片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表示,「反送中」运动已变质,是一场「黑衣暴力运动」。他又指,香港和中央还有「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力量」,包括中共政府的「更多更强有力的体制外的力量」,呼吁香港要做好「常态和非常态」的部署。

梁振英在社交媒体撰文,以「点收科?」为题,就《逃犯条例》修订发表个人看法。他用「黑衣暴力运动」形容今次抗争,指运动「早已变质」,目标不再是「五大诉求」,而是以暴力和非法手段瘫痪社会、推翻特区政府,夺取政权,去中国化,成为独立于中国的西方傀儡,分裂中国。

他表示,无论风吹雨打,都改变不了香港是中国一部份的「事实」,呼吁香港社会和政府坚持这一点,与「暴力份子」和「金主」斗争到底。他又要求政府和建制派,「包括香港的工商界」,要对中共和香港有信心。他指,香港在1982年中国政府宣布收回香港,以及「1989年的风波」,都曾在香港引起恐慌,但「历史证明」,香港可以迅速复原。

梁振英更指,香港和中央还有「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力量」,「在必要时,除了这些香港体制内的力量外,中央还有更多更强有力的体制外的力量可用」,香港要做好部署,包括「常态和非常态」的部署。

最后他说,「黑衣暴力运动」已犯下战略性错误,为中央和香港提供难得的清理机会。未来几年,里里外外要治理、改革、整顿香港。

梁振英发表的全文如下:

《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政治、暴力和国际问题仍然没完没了,不少人问:「点收科?」

我想谈点个人看法。

首先,我们要对当前形势有正确的战略研判。《黑衣暴力运动》早已变质,运动的主角已经不是和平示威游行的市民,运动的目标也已经不是「五大诉求」,而是以暴力和其他非法手段瘫痪社会和推翻特区政府,夺取香港政权(regime change),改由反对派执政;篡夺中央政府根据《基本法》的权力,包括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实质任命权,免除主要官员对中央政府的问责,实行「去中央化」,将香港的「高度自治」篡改成「完全自治」,令中国对香港只有名义上的主权。下一步是去中国化,香港实质上成为独立于中国的西方傀儡;再下一步是结合外部势力,成为颠覆基地,在中国 大陆复制「黑衣暴力运动」,改变 大陆的政治制度和进一步分裂中国。

二,我们要有正确的战略定位。无论风如何吹,雨如何打,都改变不了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份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当今中国在世界上拥有庞大的政治、外交、军事和经济实力的事实。香港社会和特区政府都必须认清这些基本事实,坚持这个战略定位,用好用足中央的授权和国家的力量,配合好中央的部署,坚定立场、坚定信心,力求香港的长治久安,不求一时的风平浪静,不应有思想束缚,不能有行动禁区,不要投鼠忌器,要与所有暴力份子和他们的主子金主们斗争到底,取得「一国两制」的历史性胜利。

三,要有战略定力。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包括香港的工商界,必须对中央和香港克服困难的能力有充分信心,不能虚怯,不能自乱阵脚,成为心战的牺牲品。1982年中国政府宣布收回香港,以及1989年的风波,都曾经在香港引起不安甚至恐慌,眼前的问题不比当年困难,我们现在的力量比当年强大得多。历史证明,危机过后,香港不仅可以迅速复原,而且能够用好国内外的新机遇,冲上更高更好的发展台阶。

四,要做好全面战略部署。「预则立,不预则废」,特区政府和中央在《基本法》规定的体制内有一整套的政治、行政、财政、法律和武装力量,包括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力量;在必要时,除了这些香港体制内的力量外,中央还有更多更强有力的体制外的力量可用我们要调动香港体制内、体制外的一切常规和非常规力量,做好短、中、长期的部署,也要做好常态和非常态下的部署。

五,「狭路相逢勇者胜」,要责无旁贷地切实执行、彻底执行战略部署。从积极方面看,「黑衣暴力运动」已经犯下战略性错误,为中央和特区政府提供了难得的趁势犁庭扫穴的机会。未来几年,需要做、可以做、值得做的事很多,里里外外全面治理、改革、整顿的工作都必须坚持到底。(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