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悬崖村的贫困学生:11岁女孩是学霸 妈妈想让她读完小学就嫁人!

从现在开始让孩子们接受良好的教育,才是“悬崖村”乃至大凉山发展的希望,也是脱贫以及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最好措施。本周“出村记”聚焦四川凉山连片“悬崖村”,今天我们关注“悬崖村”的贫困学生。

四川凉山“悬崖村”阿土勒尔村特土社背靠的山峰在4年前发生大面积滑坡,至今山体的“伤疤”依然触目惊心。特土社在当地有着重视教育的传统,村里出过博士生、研究生和不少大学生,但严峻的自然环境威胁着村民们的安全,经济更难以发展。被纳入易地搬迁计划后,贫困家庭孩子的就学问题成了村民们的心头之忧。

特土社海拔高度在1400多米到1600多米,地貌呈东高西低,村落三面临崖,一面靠山,是三个连片“悬崖村”(凉山连片悬崖村:脚下是深渊头顶有落石村民会“飞檐走壁”)中受地质灾害威胁最严重的农牧社。特土社有66户居民,住房主要沿悬崖分布。

2015年8月,特土社背靠的山峰发生大面积滑坡,山上滚下大量巨石,有的直径达两层楼高度。滚石所到之处,房屋田地尽毁,有十几间房屋和几十亩田地遭到破坏。所幸特土社大部分房屋是临崖而建,村民预警也及时,没有发生人员伤亡事故。

但是,山上的滑坡体并不稳定,近几年时常有小规模的滑坡,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与此同时,泛滥成灾的野生动物,也让村民们困扰不已。经常有十几头结群的野猪在村里横行,见到人也丝毫不怕。田里种下的土豆,成熟的玉米,常被野猪大面积破坏。村里还有黑熊、猴群出没,妨碍生产。

按照当地彝族习俗,村民们不会捕杀动物,只会采取驱赶和避让的措施。

吉克成合和吉克小合是一对双胞胎,8岁,今年九月准备到勒尔小学上学,他们还有两个姐姐。

自然的困境,迫使村民努力向外发展。阿土勒尔村中,特土社有着重视教育的传统,村里还出过博士生,研究生和不少大学生。

外出打工的家长,挣了钱就在县城租房,把孩子送到教学条件更好的县城读书。走出去的人摆脱了贫困,但留下来的人,生活依旧艰辛。

吉克史里,9岁,二年级。她和两个哥哥同在勒尔小学上学,到地里做完农活后,采摘了一些野花抱回家。

随着国家精准扶贫工作推进,特土社被纳入精准扶贫易地搬迁规划中,所有居民将整体搬迁到县城安置点。但村民们担心进城后没有土地种植,生活来源无着落,日常开销和孩子教育怎么办?

阿土勒尔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介绍,目前易地搬迁点的6所配套学校在建,一些针对移民的配套产业也在规划中,但是,全县易地搬迁人口体量大,要解决好所有人生计问题任务艰巨。

如果贫困家庭就学儿童能得到来自社会的捐助,就能解决村民的心头之忧。

吉巴伍呷,11岁,二年级。患有小儿麻痹症,双手抓笔困难,但她聪明,学习刻苦,在班里的成绩数一数二。

吉巴伍呷患有小儿麻痹症,上下山都需要大人接送。她的手无法扶钢梯,只能由大人用绳子拴住腰,一路提着走。

2017年吉巴伍呷的爸爸去世,接送她的任务就落在妈妈身上。吉巴伍呷妈妈的想法是,让吉巴伍呷读到小学毕业,找个人家嫁出去,用彩礼钱给哥哥找媳妇。

特土社相对来说重视教育,但当地彝族传统是男孩十五岁之前就结婚,女孩结婚年龄更小。要改变这里的现状,扶贫、教育,政府干预、社会帮助都非常重要。

俄的曲坡,13岁,六年级。俄的曲坡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他的爸爸几乎失明,妈妈患有严重腿风湿。暑假期间,俄的曲坡摘花椒、挖土豆、收玉米,承担了很多地里活。他将来想考大学,当老师,他说:“老师从很远的地方到我们这儿教书,我也想体验一下”。

13岁的吉克伍哈和17岁的哥哥吉克史局,他们是同班同学,哥哥之所以17岁才读初二,是因为当年弟弟读书的时候年级小,为了照顾弟弟,哥哥吉克史局选择一起陪读。

他们的爸爸70多岁,妈妈2014年2月份去世,两个哥哥结婚分家,姐姐出嫁。哥哥吉克史局一般在暑假寒假期间去广州打工,做电子产品,每年打工两个月,除了吃住和路费,能余两千块。

7岁的吉克布作和妹妹吉克尔作从地里捡完土豆后回到家里,吉克布作打算9月份到勒尔小学入学。

吉克史洛,左臂残疾,13岁,6年级。她的姐姐在读初一,弟弟上三年级。妈妈去年去世,爸爸是护林员。假期的家务和农业生产主要靠姐弟三人来完成。

吉克布且,10岁,在勒尔小学读三年级。暑假他会跟大人下地干活,每天回家带一身土。

13岁的吉克史布、10岁的吉克日布和8岁的吉克史兄弟三人都在勒尔小学读书。暑假期间,他们负责放羊,挖土豆、摘花椒等。

俄的有呷,11岁,四年级。暑假期间,他和哥哥、妹妹一起帮妈妈摘花椒,他的爸爸在山东的建筑工地打工。

吉克曲牛,11岁,五年级。暑假期间,她除了做农活、家务,还帮助亲戚带孩子,她和哥哥吉克曲布都在勒尔小学读书。

9岁的吉克伍只和两个哥哥吉克洋付、吉克子付。大哥读初中,二哥读六年级。家里主要生活来源是爸爸在勒尔小学当后勤管理每月2000元工资,山上有少量的土地,基本没有收入。

11岁的吉克呷呷和8岁的妹妹吉克阿英,做喂猪菜。姐妹两人在勒尔小学读三年级和二年级。

13岁的吉克史马和16姐姐吉克史拉在家里做饭,吉克史马在勒尔小学读四年级,姐姐今年毕业,考上了昭觉中学。因为村里老人多,青壮年少,悬崖村的孩子不论男女,稍大一点的,只要放假在家里,都会主动承担家里的重体力活。

某色日布,14岁,六年级。妈妈去世了,现在和爸爸生活在一起。暑假期间,除了下地做农活,他还帮爸爸背土特产下山赶集。

7岁的吉克子付还没有上学,他拿着石子在猪圈上的水泥平台上写字画画,这些都是跟哥哥姐姐学来的,他计划今年9月到勒尔小学读书。

帕查有格说,对特土社而言,易地搬迁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孩子们都可以在教学条件更好的学校上学。从现在开始让孩子们接受良好的教育,才是悬崖村乃至大凉山发展的希望,也是脱贫及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最好措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