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孝子娶了悍妻 悍妻却诅咒婆婆早点死 结果夫妻做了同一个梦 从此…

“家有贤妻,夫无横祸。”“妻贤夫兴旺,母慈儿孝敬”。这是人们对家庭的一种向往。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却不尽人意,更有甚者,则是娶了悍妻,这可是一件头痛的事。一个姓周的儒生就娶了这样一个悍妻……

夫妻做了同一个梦之后,一切都变了。(图片:维基)

【阿波罗网李广松编者按:《子不语》,又名《新齐谐》(书成后,袁枚发现元朝人小说部中已有此书名,又改为《新齐谐》),清代袁枚著,共24卷,又有续集10卷。书成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以前,与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一书齐名,

两人也曾在各自的著作中提起对方,有「南袁北纪」之说,而《子不语》与《阅微草堂笔记》也纪录了许多相同的故事,

如《关神下乩》、《鬼怕冷淡》等。

《子不语》一书大多是记述鬼故事,大多来自袁枚亲朋好友的口述;一小部份来自官方的邸报或公文,

对此袁枚都会注明出处,如卷一《常格述冤》开头即标注“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阅邸抄”。

《子不语》叙事简洁婉曲,记述之故事约有一千则,名篇有《兔儿神》、《蔡书生》、《李通判》、《关神下乩》、《成神不必贤人》、《穷鬼祟人富鬼不崇人》等。

除了鬼故事外,也记有奇异的故事,比如一篇诈骗集团的故事《偷靴》,曾被选入台湾国民中学国文教材。】

俗话说:“家有贤妻,夫无横祸”;“妻贤夫兴旺,母慈儿孝敬”。这也是人们对家庭的一种向往。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却不尽人意,更有甚者,则是娶了悍妻,这可是一件头痛的事。写《菜根谭》的洪应明就说过“悍妻诟谇,真不若耳聋也!”就是说:凶悍的妻子谩骂诅咒,真不如耳聋了好啊!可见是何等的无奈。

《子不语》中的周姓儒生,就娶了这么一个悍妇。

故事是这样的,说杭州望仙桥这个地方,有位周姓的儒生,娶了一个悍妇为妻,常常忤逆婆婆。每当过年过节,悍妇就披麻戴孝地去堂上跪拜婆婆,诅咒她早点死。周生虽然孝顺,却不敢惹自己的悍妻,只能常常去城隍庙祷告、焚疏文,希望雷劈了他的悍妻,让他的母亲可以安宁。烧了多次疏文,悍妻仍安好,周某想,看来神灵也不灵啊!

周生虽然孝顺,却不敢惹自己的悍妻,只能常常去城隍庙祷告、焚疏文。(图片:维基)

当晚周某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役卒对他说:“城隍爷召唤你。”周生跟随役卒,走到城隍庙里跪下。城隍爷说:“你老婆忤逆不孝,我怎会不知道,但你命中注定,只有一个妻子,之后会有两个儿子。你是个孝子,怎么可以无后呢?所以暂时宽容你的妻子。”

周生回答:“这个老婆如此凶悍,我母亲可怎么办?我和这个女人既然已经恩断义绝,怎么可能会有子嗣呢?”城隍爷就问周生:“当时为你们做媒的人是谁?”周生回答:“是范某和陈某。”

城隍爷派役卒把这两个媒人拘捕到城隍庙,责骂他们:“某女子如此不良,你们还为她做媒,让她嫁给一个孝子,这些祸害都是因你们而起!”命役卒棒打两人!两个媒人不服气地说:“我们没罪啊!女子平日都在自家的闺房中,结婚以后是不是贤妻,我们哪会知道呢?”

周生也帮他们求情,说:“这两个人只是喜欢替人做媒,不会为了媒钱就贪财说谎,我妻子的事并非他们的罪过。凶悍的女子就算再蛮横,也没有不怕鬼神、不念经拜佛的。请求城隍爷传唤她来,当面警戒教训一番,或许她能变得孝顺。”

城隍爷同意周生的建议,说:“你说的有道理。因为你们都是良善的人,所以我不以不善的面目会见你们。这个婆娘如此凶悍,如果我不变个面目,可能她不会害怕。等会我变脸目时,你们别吓着。”

城隍爷命两个蓝面鬼,拿大锁链去抓周生的妻子来,只见城隍爷袖子一挥,整个脸立刻就变色成了青紫色,朱发,双目圆睁。两旁兵卒手拿刑具,也都是神情凶恶。庭下还放了一口盛有沸油的锅和执行肉刑的刑具。

城隍爷命两个蓝面鬼,拿大锁链去抓周生的妻子来。(图片:维基)

周生的妻子看到这些场面,恐惧得颤抖,一下就跪了下来。城隍爷厉声宣布她的种种罪状,并把记录罪状的簿册拿给她看。然后大声喝道:“把她拉下去,剥皮,放油锅!”周生的妻子认罪,大声哀求,说以后再也不敢忤逆婆婆。周生和两个媒人也为她求情,城隍爷说:“看你相公是个孝子的份上,这次就从宽处理。如果再敢忤逆不孝,就要遭受这种刑罚!”然后就把他们都放回去了。

第二天,夫妻俩对照各自昨夜的梦,居然是同一个梦,从此周生的妻子善待婆婆,后来果真生了两个儿子。

原文

杭州望仙桥周生,业儒,妇凶悍,数忤其姑。每岁逢佳节,着麻农拜姑于堂,诅其死也。周孝而懦,不能制妻,惟日具疏祷城隍神,愿殛妇以安母。章凡九焚,不应;乃更为忿语,责神无灵。

是夕,梦一卒来,曰:“城隍召汝。”周随往,入跪庙中。城隍曰:“尔妇忤逆状吾岂不知,但查汝命,只一妻,无继妻,恰有子二人。尔孝子,一胡一可无后,故暂宽汝妇。汝何哓哓!”周曰:“妇恶如是,奈堂上何!且某与妇恩义既绝,又安得有嗣?”城隍曰:“尔昔何媒?”曰:“范、陈二姓。”乃命拘二人至,责曰:“某女不良,而汝为媒,嫁于孝子,害皆由汝。”呼杖之。二人不服,曰:“某无罪。女处闺中,其贤否某等无由知。”周亦代为祈免,曰:“二人不过要好作媒,非赚媒钱作诳语者,与伊何罪?据某愚见,妇人虽悍,未有不畏鬼神念经拜佛者。但求城隍神呼妇至,示之惩警,或得改逆为孝,事未可定。”

城隍曰:“甚是。但尔辈皆善类,故以好面目相向,妇凶悍,非吾变相,不足以威。尔辈无恐。”命蓝面鬼持大锁往擒其妻,而以袍袖拂面。顷刻,变成青靛色,朱发睁眼。召两旁兵卒执刀锯者,皆狰狞凶猛。油铛肉磨,置列庭下。须臾,鬼牵妇至,觳觫跪阶前。城隍厉声数其罪状,取登注册示之。命夜叉:“拉下剥皮,放油锅中。”妇哀号伏罪,请后不敢。周及两媒代为之请,城隍曰:“念汝夫孝,姑宥汝,再犯者有如此刑。”乃各放归。

次日,夫妇证此梦皆同。妇自此善视其姑,后果生二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