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访班农:华为如何威胁西方国家(二)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杰基莱克(Jan Jekielek)在“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中,就华为公司等问题,专访了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前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全文翻译如下文。

采访中,记者杰基莱克提出了多个问题:

川普(特朗普)总统真的能命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吗?

史蒂夫‧班农的新电影《红龙之爪》讲的是什么?

他为什么把中共电信巨头华为描述为“我们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

川普总统对待中共的方式与前几任总统(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有何不同?

前几届政府对中共和执政的共产党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误解?

华尔街和西方商业领袖在资助和帮助中共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此外,我们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议活动的结束呢?

这里是大纪元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扬‧杰基莱克。

此文为采访第二部分,点击这里阅读第一部分。

……

班农:顺便说一下,(对华为的)这个起诉书是由一个大陪审团下达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美国司法部)开始按照起诉书采取行动,前往加拿大(加拿大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对吧?)并说服加拿大当局,你必须这样做,你必须这样做,这是为了你自己好。

这里有电影的力量,电影的力量之一。我认为这就是电影制作者如此勇敢的原因,他在电影里展示了加拿大政府当时所面对的紧张气氛,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中共是睚眦必报,对吧?如果你不配合他们的想法,他们就会来找你麻烦……

影片中展示了这种紧张气氛,发生在两个正派、诚实的人身上。他们看到了事实,并决定站在真理和正义的一边,站在民主的一边。

你在香港所看到的那一切在这部电影中都有所体现……他们只是,只是普通人。当他们被要求承担什么责任时,他们很容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得过且过。(他们会想)对我来说,让这种事情继续下去是很容易的,因为我只是整个系统中的一个小人物。

而事实上,在这部电影中你可以看到很多人面对这种紧张气氛时的反应。他们会说,嘿,你看,(华为)他们正在创造就业机会……;我们为什么不能(同华为)好好相处呢?你们为什么要(针对华为)提这些问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影片里这些公民是如此坚强,无论是媒体公司、加拿大公民,还是加拿大政府,他们却回应说:“不,这必须被制止!我们必须阻止这一切,我们就是要阻止这一切的人。”所以我认为,这会是一部非常有影响力的电影,我很自豪能与它联系在一起,希望通过我的努力,我们可以在全世界发行,人们可以从一个小时的影片情节中看到,华为公司到底在做什么。

记者:这些(勇敢)行为的后果都是非常现实的。我相信这也是电影里有的情节。我记得我在预告片里看到了两位加拿大人被捕的片段。还有一个加拿大人,他被判了死刑,很明显这是(中共)为了报复,或者就是为了表示,如果你们(加拿大)这么做,将会有政治后果。

班农:如果你回头看一下整个影片——我们会在网站上放更多的(片花),因为我们已经做好发行推广准备了——里面有很多人被自杀的情节……比如,教授或研究人员就那么从建筑物顶上摔下来了。

在中国,在过去的几年里,有超过1000人失踪,或者被关进监狱,或者自杀,或者只是“碰巧”得了抑郁症从40层楼上摔下来。所有这些随机事件却都发生在他们同共产党打交道的过程中。

在这部电影里,你可以看到,你还可以看到他们(中共)开始反击了。他们反击的方式之一就是对加拿大公民穷追猛打。一些加拿大公民可能触犯了法律,而其他没有触犯法律的加拿大公民,他们(中共)有点像是在围捕他们(加拿大人)……

你在这部电影中所看到的,正是今天的香港年轻人正在为之奋斗的,所反对的所谓“引渡法案”。因为一旦你到了中共大陆,唯一的规则就是内部规则,而这个内部规则是由中共控制的。那里没有法治,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可以从电影里的这些加拿大公民的遭遇看到这一点,影片中有一个气氛很紧张的场面,甚至连加拿大政府的成员都在说:“嘿,你看,我们在那里(中国大陆)有很多人,很多外籍人士在那里工作,从事传教工作,或者为非政府组织做事。他们都会遭到报复的,这就是中共的行事方式,你得把人先召回加拿大。”

但是在加拿大有人就说:“这简直就是勒索。”“我们必须做正确的事。”这就是这部电影所展现出的力量之一,你可以看到每天都有人在作出这样的决定。我认为这部电影从侧面展现了民众的勇气,我认为它极好地代表了加拿大人民。

记者:这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我突然想到,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想谈这个,但是中共、中国共产党,它不是中国。它是一种像寄生体一样的组织,它凌驾于政府和社会的各个方面之上,我是这么理解的。

班农:是的,(中共)就是一个寄生体。实际上,我还会说它是一个黑帮组织。这就是为什么对我来说,你要想理解中共的唯一方式,就是把它当成一个寄生体或者黑手党式的组织,这些人都是不遵守法律的罪犯。他们奴役中国人民的行为令人发指。他们对维吾尔人做了什么,对达赖喇嘛做了什么,对西藏佛教徒做了什么,对福音派基督徒做了什么,对法轮功做了什么,他们对地下天主教会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可接受的。

在当今的现代社会,(中国)那些想要有自己精神信仰的人所面对的,不仅仅是被压制,而且远远超过这个,这是不可接受的。还有,因为没有法律,所以对于(中国的)任何企业家,中共想要没收他们的生意,就会去没收他们的生意,想要接管他们的资产,就会去接管他们的资产。

香港人是世界上最有秩序、最体面的人。如果你去过那里,你会知道,那里基本上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的岩岛。但是,中国人民的勇气和决心,加上英国的普通法,在那里创造出了世界第三大资本市场。这些都是了不起的人民……他们勤奋工作,他们在历史上一直不关心政治,香港一直就是以商业为中心的。

但是,现在你却可以看到,现在每个星期都有数百万人走上街头(示威抗议)……,很有礼貌地拿着雨伞,事后还打扫卫生,孩子们也在学习,他们拒绝退缩,那么他们在做什么?为了什么?

他们解释说,这个“引渡法案”实际上是(香港)被彻底废除法治的一步,这样,(中共)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把任何人带到中国大陆的某个监狱,然后必须在中共的法庭上受审。

这部电影里还向你展示了中共的法院是怎样的。他们向你展示了一个中共法庭是如何基本上都会按照中共的意愿来制定规则的。所以,我不认为中共是合法的。我所认为的中共是一个黑帮组织……记住,中共、中国共产党是西方精英创造的弗兰肯斯坦怪物(Frankenstein Monster)是西方精英创造的核心,是西方精英提供的技术。

如果拒绝为华为提供他们所需要的组件和技术,我们可以在30天内使华为停产。前几天,华为的总裁说,华为现在正在与西方国家进行生死攸关的斗争,西方国家完全可以随时关闭华为。他们还试图证明华为是一个优秀的民营企业,而我们要证明说,不,它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它是中共解放军的一个分部,这是一个情报部门,必须阻止这一切。

人们都应该看看这部电影,他们应该质疑他们在这部电影中所看到的华为的一切所为。他们会要来支持针对华为的行动。我们将在我们的网站上推广支持行动,我们会走遍全美国、加拿大,并宣传、谈论这一点。

记者:我想你会去再找找《大纪元时报》的一些报导,因为我们围绕华为和中共的广泛联系等问题详细地报导了相关的证据,很棒的报导……

班农:我想做这次采访的原因,很久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了,中国(中共)一直是我关注的焦点之一,也是我加入川普竞选团队的原因之一。多年来,在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时,我们就一直在谈论中共的威胁,不是指崛起的中国,而是中国共产党的威胁,中国共产党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激进,以及中共对世界的霸权意图。

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大纪元时报》的报导。我不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因为你并没有听到很多人提起这篇报导,但是这篇报导太棒了。所以我了解华为的方式之一就是阅读《大纪元时报》,当然我们也做了额外的研究。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大纪元时报》今天已经在有关中国(中共)的许多不同领域的报导中处于主导地位。

我想给你仔细描绘一下中国人民被中共奴役的画面。他们将之称为贸易战,而川普总统说不是。实际上,这是一场中共针对西方工业民主国家的经济战争。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是一个半奴隶半自由的世界体系。中共奴役了中国的工人,他们基本上把所有的价值都拿走了,他们给工人们最低工资,糟糕的工作环境和条件,没有医疗保健,没有养老金或者几乎没有养老金,迫使工人们拚命地工作,让他们以奴隶般的工资为西方制造更便宜的商品。这就是这场战斗的意义所在。我相信,在21世纪上半叶,所发生的决定性的事件是中国人民获得了自由。

只有中国人民才能解放中国人民,不可能来自西方人,它不能来自外部。我认为,我们能做的是,也是川普总统正在做的,就是把焦点放在像习这样的人身上,把焦点放在王岐山身上,把焦点放在稳定力量上,把焦点放在他们对维吾尔人、对法轮功的所作所为上,放在他们对地下基督教会、地下天主教会、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徒以及香港所有正派孩子们的所作所为上。

你看到了(中共的)面具,就得把它都扯下来。这时,你就会看到催泪瓦斯,你会看到暴力殴打,你会看到橡皮子弹,你会看到它实际上是个什么,这就是一个黑帮组织,他们不相信任何个人权利。

记者:我们一会儿再回到香港的问题,我觉得,我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你所说的真是太有意思了。再说说华为,好吧?在这一点上,你刚才是说,在30天内可以令华为停产,那会是个什么样子?

班农:我认为,基本上,切断它的零部件供应就可以做到。还记得川普总统那天,在上个周末,他说,我今晚就要做出关于华为问题的决定。如果我把它称为国家安全问题,我们就可以切断它的零组件的供应。

我认为,这样华为在30到60天内基本上就会倒闭,就像中兴通讯一样。川普总统和商务部当时给了他们90天的缓期,因为他们在美国有一些商业关系。但我认为,这次将是进一步的审查。华为很容易被关闭。……这不是我的话,这是他们的董事长和创始人说的,他说他们现在正在生死攸关的斗争中。

他们已经完全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是说他们正在生死攸关的斗争中挣扎的原因之一,现在其它的原因也都被暴露出来了。所以那些广告牌,170个国家和手机信号塔……,连你的朋友都在问:“嘿,这周围都是华为的手机信号塔会不会有问题啊?”

这些问题开始都是《大纪元时报》先报导的,现在话题已经进入了主流媒体。《纽约时报》也每天都在报导这件事。《华尔街日报》每天也都报导这件事。你还可以看到电视报导,CNN也正在报导。所以当人们问出更多的问题时,他们会对得到的答案感到不舒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报导/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