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访班农:华为如何威胁西方国家(三)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杰基莱克(Jan Jekielek)在“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中,就华为公司等问题,专访了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前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全文翻译如下文。

采访中,记者杰基莱克提出了多个问题:

川普(特朗普)总统真的能命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吗?

史蒂夫‧班农的新电影《红龙之爪》讲的是什么?

他为什么把中共电信巨头华为描述为“我们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

川普总统对待中共的方式与前几任总统(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有何不同?

前几届政府对中共和执政的共产党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误解?

华尔街和西方商业领袖在资助和帮助中共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此外,我们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议活动的结束呢?

这里是大纪元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扬‧杰基莱克。

此文为采访第三部分,点击这里阅读第一部分,及第二部分。

……

记者:但是,有一些人,我读过很多专栏,有一些人担心,其一就是(川普)总统对习近平过于友好;其二,他们担心(川普)会在华为这个问题上过于宽容。因为他们确实认为,这是美国和世界所面对的威胁。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班农:我很高兴我们是在今天,是在星期五进行这次采访。因为我认为,我觉得,我们的川普(特朗普)总统与习主席的“友谊”可能会在今天结束。因为中共已经作出了回应,试图再次针锋相对,他们也提高了一些美国商品的关税。而川普总统则立即对此作出了回应。

川普不仅仅提高了关税,他还做了一件作为总统有权力实施紧急措施的事情:他向美国公司发出了警告。他说,现在是时候了,回家来在美国生产你的产品的时候了,我命令你把你的制造业带回美国。

好吧,一些人会想,嘿,我们生活在一个拥有自由经济市场的资本主义社会,总统……他的工作职责可不应该是下命令让企业去他想指定的地方。但总统他确实有实施这种紧急措施的权利,这在1977年制定的《紧急(经济)权力法案》中有明确的规定。

我认为,如果你看看我们所经历的……当我在白宫政府部门制定此类关税时,我认为,总统已经是在向美国企业发出警告。中国共产党已经与西方进行了数十年的经济战争,而川普总统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是第一个站起来的总统,而且他不会退缩。

而且我认为他已经很公平地给了(美国)公司警告:贸易是这场经济战的一部分,它不会在下个周一的早晨结束,它将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且你已经被警告过了,我一直在试图告诉你,(中共)那里的投资环境并不稳定,所以你最好开始考虑将产品供应链重新带回西方。我认为今天是一个开创性的日子,我认为川普总统今天超越了自己的总统任期,真正成为了他注定要成为的领导人。

记者:这很有趣,因为不久前我和罗伯特‧斯波尔丁将军(General Robert Spalding)就“美国的思想领袖”节目采访时,他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描述了如果美国摆脱与中共的经济关系,将会发生哪些事情,将会是什么样子?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班农:是的。事实上,我前几天看到过,这也是我一直记得的。斯波尔丁将军和我一起在白宫工作过。他是我们请来的专家,他是世界上最博学的人之一,不仅对中共了如指掌,因为他们军方就在同它打交道,而且对5G也非常了解。正是由于他的5G计划被泄露给了媒体,导致斯波尔丁回到国防部,最终退休,退役,并在私营部门工作。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采访对象。我建议每个人都看看(那个采访),因为他的知识深度是相当惊人的。

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之一是……你记得吧,人们总是谈论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注: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说我们在西方是衰落的力量,而中共是崛起的力量,但那是谎言。就像格雷厄姆·阿德尔森(Graham Adelson)和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1973年~1977年的美国国务卿)在上世纪70年代初编造了整个苏联问题的谎言一样。

在我成为海军军官并在海军学院学习战争的时候,你首先要了解的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斯巴达和雅典,因为你必须了解整个理论和概念——修昔底德陷阱、伯罗奔尼撒战争等等。我们都有这样的概念:崛起的力量、衰落的力量,以及如果衰落的力量运作得当,他们可以避免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但是他们当时试图让人们相信苏联是崛起的力量,而我们是衰落的力量,而结果却恰恰相反。在罗纳德‧里根上台后,他做了一套新的分析,意识到了苏联在经济方面的问题。所以基辛格他们算错了,苏联的经济只有他们想像的一半大,(苏联)它们的经济基本上只有他们所估算的50%。于是,里根制定了他的(经济)战争计划,基本上靠经济战就摧毁了苏联。

作为一个商人,川普总统并不相信他从美国精英和世界精英那里所听到的那些关于中共崛起的乐观言论。中共是纸老虎,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是建立在沙子做的房子上的。我们知道,它就像过度举债经营一样,它就像一次失败的超高杠杆举债收购一样。

川普总统知道这一点,财政部的人知道这一点,资本市场的人们(也知道这一点)……但实际上发生了什么呢?西方继续给它们(中共)提供资本和获得技术的渠道,要么就是我们基本上是属于默许中共通过强迫手段获得技术转让,要么(就是)允许他们窃取技术,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本来是可以直接买下来(技术)的,但这对于集权国家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事实就是这样。

但川普总统现在正在站出来反对这种做法。川普总统说,不!我们知道自己正面对一场经济战争,我们将赢得这场战争,请耐心听我说……川普是稳定局势的力量,但他已经让习明白,他不准备让步。

记者:你刚刚提醒了我,几个月前你曾说过,华尔街是中共的投资人关系部门(IR Department),这应该是你的那句话的大概意思。你能否解释一下,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情况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班农:他们已经被警告过了。你记得吧,在需要进入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中,他们需要有两伙人帮助:他们得有一个IR部门(投资人关系部)来解释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还得有一个说客团。那是我做的比喻:华尔街就是中共的投资人关系部,因为是他们在为中共筹集资金。而有利益来往的大公司和企业就是说客。

还记得几个月前吗,在美中贸易谈判最激烈的时候,刘鹤来到美国。在他去白宫和去财政部会见总统和谈判代表之前,他的头两天是在国会山度过的。我们现在说到国会山。他在国会见到了由国会召集的那些“充满善意”的自由贸易主义者,那些脑子里装满了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关于自由贸易的软弱飘渺的想法。但他们不明白,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黑帮组织,是一个用极权主义管理着整个国家经济和商业的政权。

好吧,刘鹤去了那里,他成了全球化经济的啦啦队长,他成了自由贸易的拥护者。那些人也都说刘鹤是最伟大的。然后,(刘鹤)他去了下一站,与同中共有生意来往的最大的几百家公司的首脑共进午餐,因为他们(那些公司)都是说客。

他(刘鹤)说,伙计们,我们有麻烦了,也就是说,你们有麻烦了。这个麻烦就是白宫里有一个家伙,看起来他还真的是言出必行、不说空话。这对你们来说是个麻烦,你们必须解决它。

华尔街是中共的啦啦队长,美国企业界一直是游说者,而这个国家中产阶级的男男女女劳动者则为此付出了代价。

你记得吧,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让美国去工业化,我们把制造业的工作机会输送给中共,而他们则把阿片类药物和芬太尼输送到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老制造业地区。现在那里充满了沮丧、焦虑和恐惧,因为制造业的工作机会已经离去,人们没有未来。那么他们在焦虑中能做什么呢?他们转向芬太尼,他们转向阿片类药物。这不仅仅是一场危机,这是美国的悲剧。

唐纳德·川普,他能成为总统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说,我们必须让美国恢复往日的伟大,我们必须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与中国共产党对抗。华尔街已经把这些工作机会转移到了那里,我要把它们夺回来。

今天,你所看到的这场对抗,正是他所说的,这就是他竞选承诺的基本兑现。他告诉那个小家伙……不来这个房间(谈),就不会有协议,你已经有二三十年没进过这个房间了,现在你来到了这个房间里,我的声音才是你(该听)的。这就是巨大的变化。

现在习近平和王岐山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件事。达沃斯论坛上的人总是说他们有多么地老练,多么细致入微,多么聪明,而说川普是个粗人。如果你看看他们处理与川普的贸易关系的方式,如果你看看他们处理香港的方式,那不是一个精巧(运作)的团队。

有些人不得不对中共的侵犯做出某种反应,川普是其中的一个,香港街头的孩子们是另一个,而当他们站出来的时候,中共却不知道如何应对了。你会看到,突然间,它们惊慌失措,它们作出仓促的反应。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你现在所看到的,是西方(自由社会)与极权主义政权的对抗,独裁者不知道如何对付西方的自由和那些享有自由的男男女女,不管是在加拿大,还是在香港的街道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中共)必将要崩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报导/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