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专访】目睹 8.31 太子站市民被殴 中年厨师:警察比 7.21 白衣人更恐怖

8.31晚,多名警方速龙成员及防暴警察冲入太子站往中环月台及列车,以警棍不停殴打车厢内示威者、市民,更拘捕63人,引起外间巨大回响。当晚在月台目击案发经过的厨师细辉形容,8.31太子站警暴比7.21元朗白衣人袭击更恐怖,「7.21那些是黑社会,我哋可以还手、自卫;但呢班(警察)系有牌,有行使暴力、武力的权力。」

他又目击一个不过在该月台转车的年轻人,被警员「无差别」棍打头部。「你咁样冲落嚟,不问情由,连有无睇清楚边个系目标…唔关事的人都食咗棍,你(警察)系仇恨市民,发泄情绪。」

月台满是一般市民

今年53岁的细辉任职厨师,昨晚十时许在荔枝角放工后,坐港铁荃湾线回家,途中到太子站月台下车,准备过对面观塘线往调景岭方向月台转车。他忆述,当时月台已挤满人,大部分是一般市民。「我附近的,有两公婆带住个女,有一 pair一男一女,另外有几个放工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亦有啲着得几靓,应该去完饮宴。」反而是从旺角开来的观塘线列车有较多示威者。「大家都向黑衫畀个鼓励的眼神。拍一拍膊头,甚至有些讲到出口,『加油,小心』。」

厨师细辉

细辉回忆,他在月台等的第一班列车,人太多,上不了;到第二班到达,他好不容易挤上去,但车一直未开。传媒直播显示,当时有年长市民与示威者在观塘线列车车厢争执,双方各持武器,推撞及掷物。但当时细辉身处列车近车尾位置,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至港铁广播称列车停驶,才无奈下车。

时为晚上10时55分左右,细辉称一些乘客下车后,慢慢从已停止的扶手电梯登上一层,但他因不满港铁安排,继续留在该月台。不久,防暴警察及警方速龙小队从两边楼梯出现,一踏足月台立即行动,「大叫『嗰度有个 full gear』、『嗰度有个黑衫』,就冲过去。」细辉表示,警察以四、五人一组,一看到既定目标,就冲前用警棍狂殴,然后制服对方;月台随即不停传来尖叫声,人群四散。细辉和乘客从月台走上调景岭列车,但警察也进入车厢,继续冲向目标打人,过程中细辉被推倒在地,「佢唔理你前面的人,只当你系障碍物,见住佢冲过去,一棍殴落去。」

「年青,黑衫,一定要打」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凌晨见记者时强调,警方是凭「专业经验」判断谁是示威者谁是一般市民,再以「适当武力」制服在场人士。现场目击事件的细辉却看到,有从荃湾线一同跟他到太子转车的市民,「廿几岁,无口罩,着住深蓝色 T恤牛仔裤」,明显不是示威者,却似乎因为是年轻人,结果成为防暴警察目标,「个头被人殴咗一棍。」细辉认为,警方当晚的目标是「年青」、「黑衫的」,「一定要打」。

这种「无差别」式殴打,细辉非常愤怒。「你咁样冲落嚟,不问情由,连有无睇清楚边个系目标,已经挥棍打人,呢啲系咪疯狂,系咪恐怖?」他也不明白为何警察要这样做。「你既然封了站,成条线封得,你咪坐喺月台等人上嚟查都得,点解要暴力呢?」他有种感觉,「仲有唔关事的人都食咗棍。系仇恨市民,发泄情绪。」

女生相拥哭长者惊到震

当时在太子站月台的,有不少是坐观塘线列车从旺角、尖沙咀离开的示威者,但亦有很多一般市民。细辉形容,警察到场及打人一刻,月台非常混乱,「不停有人喊,有人嗌『唔好打』。」他更记得附近那些普通市民的反应,「企在我对面的妈咪,两个女喊得好厉害,好惊。佢妈咪就揽住佢地,我就走埋去安抚佢,叫佢唔驶惊,无事嘅;有两个女仔,朋友来的,着得好靓,两个揽住喊;有个老人家,惊到震,坐在角落头;反而坐轮椅的两个,全程都无惊,因为知道唔会打佢嘛。」他忆述,当时月台上甚至有男人手抱婴儿。

当警察冲上观塘线列车打人及拉人后,细辉和不少乘客都惊得走到对面月台,走上比较空的荃湾线列车,「大家就过去暂避,错手打到就唔好。」岂料其后另一批防暴警察突然又登上该列车,还发生网上广传、无线新闻直播的那一幕—警察在车厢不停挥棍后,有市民受惊,跪地要求停止,但警察继续向几名没有冲击动作的市民施放胡椒喷雾。一名白衣、脱下口罩的市民状甚痛苦,与其他人相拥而哭。细辉又被迫离开荃湾线列车,再次回到对面的列车,希望避开警察的攻击。

他形容,当时太子站月台弥漫着极深的恐惧。「你见到佢哋(乘客)的眼神,我唔识点形容…大家都好无助啰。好似身处炼狱之中。好想有人救到佢。但系无,因为应该保护你的正打紧人。」他又指,大家当时都害怕会不会也被打,「佢(警察)带畀市民一个好大的恐惧。」

「香港警察是恐怖分子」

不少人都将8.31太子站事件与7.21元朗白衣人袭击相提并论。细辉则觉得,8.31经历比7.21更恐怖,「7.21那些是黑社会,我地可以还手,自卫;但呢啲系有牌,佢有行使暴力、武力的权力。而如果去还手、自卫、举高挡,佢都可以告你袭警…所以呢班人比7.21更恐怖。」

「香港最安全的城市无咗啦,唔单系白衫呢班人破坏,破坏得最犀利最严重的,系呢班所谓的警察。而家好似军法统治,而家系警察统治,警察话乜就乜,我话你犯法就犯法。」

经历过8.31太子站事件,细辉认为,警察已不再是警察,「警察唔系咁样的,警察保护市民嘛,成日讲,查案要睇清事实,要搵证据嘛。你有咩证据啲市民系暴徒呀?」

如果警察不是警察,他们是谁?「暴徒,恐怖分子。」细辉一口咬定。「管治你的人,系向你肆虐的人,系一件好恐怖的事。形容佢地系恐怖分子一啲都唔过分。因为佢带俾市民,系恐惧、恐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