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没英雄的年代 — 当我听到一名十七岁男生准备送头

我第一个想起的画面是有一位神职人员跪地隻手挡在警察前,哀求他们不要对示威者开枪然后被一脚踢倒,想起在地铁车厢内以身体挡胡椒喷雾及警棍,保护自己伴侣和同伴的口罩男,想起一位经常在冲突前线用扬声器呼吁警方冷静的女社工,她昨天在现场作调停时被捕,想起一位自发的救护员因为进不了油麻地铁站在闸前抱头痛哭,想起一名冲冲子飞身在警察手上抢走了一名被捕人士,想起那些冒着被解僱都要言说真理的每一个香港人,想起因着「警队的工作已无法再令她全情投入服务市民」而请辞的一名前女警。

昨天 V对我说:「17岁的弟弟回家后跟我聊天,他说虽然自己是和理优,但是已经预了去被警察捉,已经预备好了送头。」他的这个回应除了令我想起从前的那个自己外,亦萌生起需要写这一篇文章的念头。

平凡之人英雄之事

本文想说一说的不是强权下已经变成恶魔的人,我希望努力以文字写出,在这个「路西法效应」横行的香港,仍然被受良心所感召的人可以如何自处。

不少人把催泪弹持有者一次又一次的噁心行为,类比成心理学家 Philip Zimbardo籍由斯坦福监狱实验(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SPE)所提出的「路西法效应」社会心理现象,其着作《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The Lucifer Effect)除了有论及权力失控后的人性崩坏这种毒药外,亦有提及「英雄主义是恶的解药」。其意涵是说大多数的英雄都是平凡人,但是英雄的行为却非凡,我们不需要有 Marvel英雄的样式才行英雄之事,而是在最适合的时机去做最正确的事情;他在 TEDx演说中透过一名非裔美国人在纽约勇敢地跳进地铁轨中,拯救另一名掉进地铁轨的白人作例,带出「现在所谓的英雄主义是,平凡之人行英雄之事」。

当今日香港在和理优似乎看不见出路的情况下,我们心底的那一鼓热血有意无意令「勇武」抬头,如果「勇武」是我们希望选择的下一步,我在此发问「勇武」可以有甚么样的展现方式?

等待中的英雄

Philip Zimbardo在这个话题下再细加定义「英雄主义」,他说当中的关键有二:

1.在众人消极冷漠之时有所作为

2.你的作为必须以社会为中心,而非以自我为中心。

承接着他的思考进路,英雄行为的本质并非单一的感受,更需要一颗很澄明的内心去了解以甚么样的方式回应世情,我们说送头送头,我们怎样才算送得有意义?直书至此我想忆述快三个月来香港人的行径。

我第一个想起的画面是有一位神职人员跪地隻手挡在警察前,哀求他们不要对示威者开枪然后被一脚踢倒,想起在地铁车厢内以身体挡胡椒喷雾及警棍,保护自己伴侣和同伴的口罩男,想起一位经常在冲突前线用扬声器呼吁警方冷静的女社工,她昨天在现场作调停时被捕,想起一位自发的救护员因为进不了油麻地铁站在闸前抱头痛哭,想起一名冲冲子飞身在警察手上抢走了一名被捕人士,想起那些冒着被解僱都要言说真理的每一个香港人,想起因着「警队的工作已无法再令她全情投入服务市民」而请辞的一名前女警。

如果说这些行为有没有一个共通点,我会说是有的,他们都以自身的一切去帮助别人获得自由,令到弱小的人被受保护,令到无明的人接触到美善,这不是单纯的送头与否,而是救人与否的思考。

因着他们以行动宣讲着在社会中渐渐失去的价值,因着他们正在实行「我做了任何人应该做的事」,在我心目中他们都是正在用有限生命,写下非凡事物的平凡英雄。我想,在这个年头勇武有很多种,做你觉得这个世界最需要的那一种,做你最不会后悔自己成为的那一种。

甚愿这一刻我们都想一想,连月来最打动你的画面是甚么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