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跟女学生跳舞 红军长征在遵义的小资生活

今天大家都兴高采烈,因为我们晚上开同乐晚会,并且又有女学生跳舞。我们的政治教员Y同志特别起劲,跳进跳出,指挥着学生布置。五点钟,晚会开始。照例的魔术双簧过去以后,最精彩的女学生跳舞出台了,穿着红绿舞衣的女学生,从幕后走出来,跳不像跳,舞不像舞,比起我们中央苏区的S家姊妹,差得太远了。我们大家要求肖队长来一手,莫斯科带来的高加索舞,虽然个子大些,但是舞起来竟非常轻巧,这才是艺术的跳舞,女学生算是今天开了洋晕(荤)。

改变历史进程的决策,往往都是在不为普通人所知的幕后做出的。中共1935年1月份的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结束了王明的领导时代,把毛泽东推上了权力中心。该次会议从1月15日开到17日,在中共高层开会讨论权力和路线问题的同时,中共领导的红军士兵却毫不知情,反而在遵义过了一段悠闲的小资生活。

毛泽东在红军长征到了陕北之后,曾于1936年组织编写的一部长征回忆录,《红军长征记》,又名《二万五千里》,目的是向外界宣传红军,1942年11月在延安排版印刷,作为总政治部的内部资料发给有关单位和个人。其中署名“何涤宙”的《遵义日记》即为该书中的一篇文章,作者大概是红军学校中的大学生“教员”。看看他所描述的生活是怎样的:

第二天:下馆子

早起无事,就约同肖、苏、冯三同志去逛街,大家不约而同地找东西吃。到川黔饭店,掌柜很客气,让我们上楼到雅座,代我们点了他们的拿手菜辣子鸡丁、醋溜鱼等六七个菜。不一时菜来了,一盆辣子鸡丁,堆得满出来,味道确不坏,大家都很满意,吃完算帐,三元多,我们惟一的土豪S·T同志没有来,在座几个人也当不了这个阔“主席”,于是大家凑钱,伙计看了很诧异。

第三天:住洋房

今天团部分配两家土豪家的用具为我们用,我们将不需要的,多余的分给群众。今天我们搬到一个蒋师长的蒋公馆去住,在遵义算得数一数二的漂亮洋房子。“红军之友社”满街贴了标语,欢迎朱毛(朱德、毛泽东——编者注),街上很热闹。晚间坐在洋房子里,烧着白炭,靠在摇椅上,看着土豪家拿来的画报,我是布尔乔亚了。

第四天:欢迎朱毛

早起街上闹哄哄的,挤满着人,知道是欢迎朱毛的。丁字路上人挤不动了,都是想看朱毛是怎样三头六臂的群众。

第五天:吃辣子鸡丁

又到川黔饭馆去吃辣子鸡丁,竟有一半是白菜,未免欺人,向伙计理论,他说明天一定做好。

第六天:又吃辣子鸡丁·篮球赛

今天开群众大会,成立遵义革命委员会……同S·T又去吃辣子鸡丁,不但没有起色,反而发现有猪肉冒充,欺人太甚!大会场在中学校的操场,人挤满了偌大的一个足球场。委员会产生了,接着是朱毛的演说。

大会结束,台上宣布遵义学生与红军比赛篮球,并传知要我出席参加比赛。篮球场已挤满看客,初次比赛,谁也不甘示弱,红军打战(仗)百战百胜,打得学生队只有招架之工(功),没有还手之力。

两场终结,十二与三十之比,红军胜利了。大概是W·T在场上英文说得太多了,当我们出球场时,听得学生们纷纷地私议说:“他们都是大学生呀!”

第七天:做新衣

上午讲了两堂课,下午同S·T去裁缝铺取大衣,小得不能穿,问他为什么不照量的尺码裁,裁缝说皮子不够,真是岂有此理!一件长袍子,改做大衣,袖子没有皮,长只到膝盖,岂有不够的道理,至少赚了一件背心的皮子去,剥削得我大衣穿不成。同他争论,又无证据,只得在胁下两条加做棉的,裁缝愿意赔布。

第八天:开晚会·跟女学生跳舞

今天大家都兴高采烈,因为我们晚上开同乐晚会,并且又有女学生跳舞。我们的政治教员Y同志特别起劲,跳进跳出,指挥着学生布置。五点钟,晚会开始。照例的魔术双簧过去以后,最精彩的女学生跳舞出台了,穿着红绿舞衣的女学生,从幕后走出来,跳不像跳,舞不像舞,比起我们中央苏区的S家姊妹,差得太远了。我们大家要求肖队长来一手,莫斯科带来的高加索舞,虽然个子大些,但是舞起来竟非常轻巧,这才是艺术的跳舞,女学生算是今天开了洋晕(荤)。

第九天:还是住洋房

直到临睡,还未见出动的命令,依旧在这漂亮的洋房子里过了一夜。

第十天:半夜离开遵义

半夜来的命令,拂晓就出动,天没有亮,就起来收拾行装,依旧是十天前进遵义时的装束,穿上遵义的纪念品“大衣”,在八点钟走上去桐梓的马路,又开始我们的长途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网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