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2019年上半年长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2019年1月~6月长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示意图。(明慧网)

 1月至6月,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遭长春政法委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迫害,导致宋兆恒、张援援离世,至少27人遭非法判刑或庭审,78人(含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属)遭绑架,21人遭骚扰。

被迫害致死案例

退休女教师宋兆恒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宋兆恒生前是中学退休教师,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自修炼法轮功后,她身体状况很好。面对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诬蔑宣传及迫害,宋兆恒天在大街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2018年8月27日,宋兆恒和同是76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岩在大街上讲真相时,被榆树市“610”国保大队绑架。经非法审讯后,于当晚6点两位老人被非法关押到榆树市看守所遭受迫害。同年9月,构陷宋兆恒老人的迫害“案卷”移交到榆树市法院。

同年11月16日,宋兆恒被非法庭审;2019年1月14日,被非法提审。其间,榆树市法官软硬兼施,利用她女儿逼迫她转化,甚至制造压力,扬言称,她若不转化就判她9年。宋兆恒坚持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拒绝“转化”签字。当天宋兆恒回到监室后不久,便含冤离世。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援援遭迫害离世

张援援,女,年龄不详,2003年3月2日,曾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到拘留所;3月17日,被转到了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

2019年年初,长春清和街派出所所长王吉昊指使警察孟赛等人绑架张援援,多次非法抄家,均因其血压过高(分别为230mmHg、280mmHg),拘留所和第四看守所拒收,但是清和街派出所警察仍然继续骚扰她,将她构陷到朝阳区检察院和法院。

之后,警察把她送到苇子沟拘留所、因她血压太高,拘留所拒收;后又把她送到第四看守所,她仍因血压高被拒收。这回,警察向她的丈夫索要5,000元做“保证金”,才放她回家。

6月24日早7点左右,她又绑架到长春朝阳区检察院。在检察院,检察人员林海峰,给了张援援一份《延长审查起诉期限通知书(副本)》。监察院决定对她延长审查起诉期限15日,自2019年6月21日至2019年7月5日。

林海峰还威胁她说,在这15日期限内,她不许外出,要随叫随到,(警察)敲门,她要不开,(警察)就暴力执法。

6月30日,警察孟赛给张援援的儿子打电话,叫他7月1日带她妈去朝阳区法院。张援援的儿子说,7月1日那天,是第一天上班,他不能请假。警察说,那就让他爸去。张援援的儿子说,他爸也上班。

7月1日下午,法院给张援援的儿子打电话,让他去法院接他妈。下午4点钟左右,儿子把张援援接回家。儿子还没有来得及问她早晨怎么去的法院,她已从床上摔到地上,起不来了,话也不会说了。后来家人得知是清和街派出所警察把她绑架到法院的。

张援援的儿子就给法院打电话,问法院人员对他妈做了什么。早晨他上班走时,他妈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法院的一个女的让家属找派出所。张援援的儿子又给派出所,派出所让找法院。

最后,张援援的儿子又给派出所打电话说:“我妈这样了,你们得给叫120送医院,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一天不到,给整成这样了。你们叫我们交5,000元‘保证金’,是干什么用的?”孟说:“是‘保证’叫你妈随叫随到!”然后,就把电话撂了。

无奈之下,张援援的丈夫和儿子赶紧把张援援送医院。7月3日上午9点多,抢救无效,张援援含冤离世。

非法判刑案例

榆树市法院诬判5名法轮功学员包括85岁老人

2019年1月23日下午1点半,榆树市法院对5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69岁的张玉洁被冤判3年2个月(没有法院判决书)并处非法勒索罚金5,000元;50多岁的李秀娟被冤判1年,并处非法勒索罚金5,000元;75岁的李庆霞,被冤判3年缓刑4年,并处勒索罚金1万元;刘淑岩被冤判2年6个月缓刑3年,勒索罚金不详;85岁的徐景超被冤判2年6个月缓刑3年,并处勒索罚金1万元。

长春市南关区法轮功学员王建华被非法判刑4年

长春市南关区法轮功学员王建华,女,73岁。2018年4月14日晚8点,王建华被长春市南关区南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4月16日凌晨1时左右,被劫持关押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2019年5月10日早7时,长春市南关区法院非法庭审,对王建华进行第一次庭审,仅10分钟就草草休庭。

8月9日早6点30分,法院对王建华进行第二次庭审,从宣布判决书到结束,仅5分钟即休庭,王建华被非法判刑4年,勒索罚款1万元。

在两次非法庭审过程中,参与庭审人员没有公布庭长、审判长、公诉人、书记员等名字。

非法开庭或面临非法开庭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杜和、周秀芝遭非法庭审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杜和于2019年6月14日遭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庭审。杜和是长春市2018年10月12日绑架案中第一个遭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

6月14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周秀芝的代理律师,即来自北京的程律师,王恩国的代理律师郭律师及其家属一起,早上4点30分就到看守所排队准备接见当事人,之前一直能正常接见,自5月份开始,看守所找各种借口不允许律师接见。

这次,律师验完律师证后,又来到看守所,警察说律师法改了,律师办过的所有手续都得重新换。律师说:“我们的手续在吉林省其它地方都能用,你们为什么说不行?”看守所说上面就是这么规定的。

律师担心当事人有事,急急忙忙和家属一起赶到了长春市朝阳区法院,主审法官李鹏就是不接电话,直到上午10点多才接了电话,说:“我们这有规定,你们去司法局备案吧。”

律师到了司法局,司法局的接待人员称:“你们是外地律师,我们这不负责备案,我们只负责本地律师备案。”

6月15日,家属带着律师的手续去法院找李鹏法官,一上午电话没有人接;下午,李鹏接了电话称,对家属说,他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少判周秀芝一些。

周秀芝于14日早晨6点被叫出来,早早到了法院,6点30分开庭,周秀芝聘请的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根本不在庭上。法官说:“你自己辩护吧!”周秀芝当庭强调自己无罪。法官急不可耐地休了庭,前后就开了10分钟。

绑架案例

长春王艺霖被劫持4个月被构陷到法院

2019年4月20日,长春市法轮功女学员王艺霖因讲法轮功真相被南湖派出所劫持,非法关押在苇子沟拘留所15天后,又被绑架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扣押至今。目前构陷她的迫害案卷已经转到朝阳区法院。

家人认为王艺霖是大好人,只因讲几句真话就遭到绑架,感到非常痛苦。王艺霖的正怀有身孕的女儿也非常为母亲担忧,家人为王艺霖聘请律师,王艺霖的丈夫也一直奔波于南湖派出所、朝阳区分局、朝阳区检察院、朝阳区法院等相关部门,希望告诉责任人,从法律上讲,没有法律条文说炼法轮功是非法的,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不该绑架他的妻子。但是面对家属的来访,相关部门互相推诿。

监狱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被关“小号”长达151天

吉林省辽源市东辽县法轮功学员刘秀卓两次被迫害非法进“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阴暗小屋)长达151天。刘秀卓的脸上被喷辣椒盐水,致使她的一只眼睛被迫害得看不清东西。

被关“小号”迫害几个月

长春法轮功学员李桂英被非法判刑4年,2020年10月份到期。女子监狱加重对其迫害,现在李桂英已经被关“小号”几个月。

行恶者恶运缠身

下面是长春市区及周边县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者在2019年1月至6月期间遭恶运的实例,其中来自榆树市的最多。

长春市委副书记杨子明落马

原长春市委副书记杨子明退休近3年后,因严重“违法违纪”,于2019年2月25日落马。

杨子明任职期间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吉林市、长春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他在吉林市、长春市连续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10年,任市委副书记6年,在任职期间考核提拔了一大批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特别是提拔了一大批政法系统的恶人走上领导岗位,凶残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刑事庭庭长贺维民自杀身亡

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刑事庭庭长贺维民,多次参与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监狱里遭到酷刑折磨,给他们的家庭造成很大的苦难。据悉,贺维民于2019年3月31日在家上吊自杀身亡。

榆树市政协主席马光落马

据2019年3月27日消息,长春榆树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马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恶报被调查。

榆树市公安局长高广野被调查

据长春市2019年4月17日消息,长春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副支队长,榆树市原副市长、榆树市公安局原局长高广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榆树市党官冯善国被调查

据长春市纪委监委2019年5月消息,榆树市委原书记冯善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明慧网/大纪元李洁思 文字整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