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英外交委员会主席投书:应给港人英国籍

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主席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呼吁伦敦开放确认符合条件的香港人成为英国公民。

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周一(9月2日)投书美国杂志《大西洋》(The Atlantic),呼吁伦敦开放确认符合条件的香港人成为英国公民。

他在文中指出,恢复许多在英中交接时失去的权利,可以减少香港抗议活动的利害关系,并鼓励政治对话。

全文翻译如下:

五年前,中国(中共)表示开始筛选参选香港特首候选人。为响应这一声明、首次展开雨伞的一些抗议者在星期五被捕,他们抱怨北京用手指重压香港选举。当年17岁的黄之锋(Joshua Wong)因协助组织抗议活动成为被拘留者之一。30年前,中国(中共)依“一国两制”向数百万港人承诺在新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保障他们的权利和财富。然而,过去几周所发生的事件凸显了一个问题:这座城市能否在繁荣中存活下来?

这个双重制度给所有人带来的回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承受着更大的压力。中国(中共)军队在大陆等待,曾经被认为是亚洲最好的香港警察部队试图在没有外界帮助的情况下控制场面。但抗议活动并未停止。(港人)对未来的恐惧——担心权利一旦失去,将永远不会回来;他们说服成千上万的人,现在必须采取行动来保护自己。

香港人需要时间、空间和安全,来努力寻求政治解决方案。须符合所有有关各方利益的、这种解决方案的最简单方法,即是让英国纠正一个历史错误,并确认符合条件的香港人成为英国公民。

这不是香港人第一次担心他们的未来。在英国将香港的政权移交给中国(中共)之前,1997年,许多人担心香港人不会相信这个新政权。这就是为什么两国政府在1984年就《中英联合声明》达成一致,并将其作为与联合国的条约提出。该协议罗列了明确的内容,并承诺这份国际协议将持续50年之久。这一宣言对于了解中国的骚乱并看到了天安门广场的暴力镇压五年之后的香港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许多人考虑逃离,但英国再次稳定了这艘船。1981年,香港人与英国公民的地位发生了变化,港人被称之为英国殖民地的公民,是英国附属领土的公民,但没有在英国的居住权。联合声明同意香港人将在移交时成为英国(海外)国民,但由于移民开始威胁到城市的稳定,英国推翻了部分决定,给予想移民者留下来的诱因。通过保证他们的权利,英国确保他们可以随时离开,得以花时间选择去留。让香港人可以适应他们的新统治者,并对未来充满信心。

现在,就像那时候一样,街上和政府中的人需要时间和信心,如果结束抗议活动所需的政治解决方案有机会实现的话。英国可以再次提供帮助。今天,英国(海外)国民近40年前失去的权利回归,将让那些等待的人们重拾信心,并在无论动荡结果如何的情况下,确保他们任何的选择。此举可以降低抗议活动的利害关系,并鼓励政治对话,这是目前的唯一解决方案。

剥夺香港人作为英国公民的权利的决定是错误的,而且适得其反。这不是保护英国的大规模移民,它使英国脱离了亚洲经济奇迹,并取消了那些在法治上长大的人的权利。我们需要纠正这个错误,而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

更重要的是,英国国民,无论他们住在哪里,都应该能够获得法治的保护。他们也应该有决定他们生活的自由,而不必去担心保卫抢占的事件发生。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他们没有离开(香港)的意识,许多人将失去留下的信心;回归导火线:不必要的英国移民。

英国的角色并不仅仅是承认我们自己的国民应该享有的权利。英国通过法治与香港有着内在的联系,并且与岛上的法官共同分担声誉风险。

海外非常任法官(Overseas nonpermanent judges)已在香港最高法院终审法院任职数十年。他们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以保证香港司法公正符合国际标准,不受隔壁共产党独裁统治的影响。

在(中国)大陆司法并不平等。共产党员只能由他们的同侪来审判,而不是普通法院。腐败和治理不善的指责,意味着外界对中国(中共)司法机构独立的信心少之又少。这对个人权利不利,也对商业贸易不利。香港是与众不同的;法治承保了城市的繁荣,并为全世界的贸易商和投资者提供了信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香港的司法制度确保了岛内的繁荣。这就是新引渡法(问题)如此重要的原因。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表示,引渡法草案旨在帮助防止罪犯在该地区隐藏,为非作歹。但是,该法案不仅仅是预防犯罪,还需认识到另一个法律制度的公平性。在大陆,这是不正确的。中国(中共)处决了数百名囚犯,并任意拘留和大规模监禁来控制其政治活动,这与香港依旧戴着假发的法官的制度形成鲜明对比。

(香港)是一个法律信心的避风港,这个地区与腐败、寡头垄断财富作斗争,这些寡头包括所谓的中共太子党。

中国(中共)将法律作为一种控制手段,而不是正义,直接将其法律置于(英国)普通法的对立面。引渡法案将该制度的职权范围扩大到香港,使英国法官成为共犯。英国法律体系和其它法律制度的声誉风险很明显,以致这不仅仅是关于香港的问题,也关乎我们(英国)。

而且其影响要广泛得多。许多投资者在亚洲的关键节点之一(香港)来从事亚洲和全球贸易,使得回报收益大幅增加。这是香港法官通过法治、标准和尊重国际准则创造了这种信心。

现在,中国(中共)正试图利用其同样的司法制度,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来支持其重商主义的扩张。声明香港司法非公正的系统将直接威胁北京的新帝国梦。这也削弱了投资者对该地区市场的信心,破坏数百万人的繁荣。这就是为什么归还他们的权利不仅对香港人有利;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

香港回归20多年后,英国不再对香港采取任何直接影响。殖民统治的日子早已过去,没有人想要他们回来。但是,由于我们对英国(海外)国民的承诺以及我们的法官在普通法系统中的作用,英国和香港之间在我们相互交织的历史和经济基础上的关系依然强大。英国可以通过记住帝国的过去赋予持续的职责,以及保障在君权庇护下长大的人的权利,再次助香港繁荣发挥作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雅文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