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贾也:前少林“武僧总教头” 吃唐僧肉的妖僧?

世道混浊,佛门何来清静?“毁我佛法者,着我佛衣人”。今日一看,像释学诚、释永旭这类披着袈裟的佛门子弟正是灭我佛之人吗?灭我佛之人,也未必才是真恶人、真霸主!毕竟佛门也是名利之门,且地狱门口多是僧侣。这年头属于“末法时代”,收割信仰才是好生意。大家都知道办寺庙、做和尚是生财之道,可以这么说,寺庙是企业,和尚是职业,出家是产业,挣钱是本业,信仰是就业。

登封少林寺禅武学校(私立)校长释永旭(网络图片)

一、清理门户

继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涉黄”(性骚扰)的丑闻曝光之后,短短半年多时间,昔日少林武僧总教头释永旭就被证实“涉黑”——这对于向来六根清静的佛家而言,真是多事之秋。

7月30日,河南偃师警方通告释永旭涉黑团伙16人被抓,通告称该团伙因涉嫌聚众斗殴、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被抓。而据媒体报道称,工商资料显示,释永旭至今仍为偃师市佛教协会法定代表人,同时是登封少林寺禅武学校(私立)校长,还曾是偃师市政协委员。

乍一看,释永旭在佛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特别是释永旭对外一直宣称自己“嵩山少林寺第三十三代嫡传弟子、曾任少林武僧总教头”。释永旭还是跟少林寺颇有渊源的。

毕竟在中国,少林寺不仅是禅宗祖庭,更是中国传武的发源地,素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说法,少林寺在中国传武领域的地位举足轻重。特别是1982年一部《少林寺》的电影火遍大江南北,甚至火遍全球,捧红了少林寺后,少林寺就成为国内外爱武人士心目中的圣地,从此,寺庙里和尚不打坐念经,而是主营起少林寺景区起来。与此同时,不乏有些人想跟少林寺扯上关系,毕竟能扯上关系,就能扯到名利。

于是,少林寺也就变成一个人尽侧目的名利场,它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佛教道场。

而少林寺这几年也是多事之秋,大和尚释永信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关于他的事,无非就是男男女女的破事,自己的屁股还没擦干净,这下又冒出一个自己法号一字之差的释永旭这只“黑”天鹅来?

这么一来,扫黄打黑,这原来说的是六根清净的少林寺。

于是乎,少林寺火急火燎,一纸加红章的声明:其一曰,释永旭上世纪八十年代到少林寺出家,曾在少林寺常住过,但2003年已自行离开少林寺,此后活动与少林寺无关;其二曰,少林寺从未设置“武僧总教头”这一职务!

大致几个意思呢,就是想清理门户呗,不能说释永旭是少林寺的无关人等,就说他是普通工作人员。少林寺对外宣称,释永旭在少林寺法务流通处工作,主要经营少林寺的小卖部,卖一些纪念品,不能将其称为法师。

撇得相当干净的!陡然间,不禁生出当年苏秦的感慨:“贫穷则父母不子,富贵则亲戚畏惧”,佛门不能脱尘,也是人间俗气氤氲。

不过掐指一算,释永旭离开少林寺也快20年,是跟少林寺确没多大关系了。

但释永旭这几年,可一直都没放过少林寺,打的名头是“少林武僧总教头”,办的学校也是“少林寺禅武学校”,都是借着少林寺的名头,在行走江湖的。

至于少林寺的故事为什么一直这么多?

无它,唯肉多耳!

说来也是,少林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生意!释永信做得,他的师弟释永旭当然也做得。

只不过,区别在于:一个在少林寺里,一个在少林寺外。

二、难兄难弟

释永旭根本就不是在少林寺卖纪念品的普通工作人员。

释永旭和少林寺大和尚释永信的法号,只有一字之差,同为永字辈。从他的法号来看,都注定他不是普通僧众。

释永旭祖籍河南邓州,出生于1969年,其父母为虔诚的佛教徒。在家庭的影响下,自幼与佛结缘。未剃度前,他俗姓王,名云生,又名文生。1984年,15岁的王云生进入少林寺,拜在时任方丈行正大法师名下,并赐法名释永旭。

而现任少林寺大和尚释永信虽是1981年进入少林寺,但他到全国寺庙云游了三年,广交僧友,多结“善缘”,相当于公费出差,一直到1984年才回到了少林寺的。

也就是说,这对释行正的徒弟,虽然两人是脚前脚后,但实际是同年进入少林寺的,同为永字辈——少林寺曹洞正宗第三十三代弟子,算是师兄弟关系。

现在两个都卷入了舆论漩涡,可谓难兄难弟!

相对于释永信,释永旭并没有过多的事迹,只是比较精通武艺,擅长少林寺大小洪拳、炮捶、棍法、传统散手等,发表过一系列弘扬传武的文章,还联合少林寺拳师整理过《少林拳谱》一书。

1987年,释永旭的师兄释永信成立“少林寺武术团”,并自任团长。也在同年,这对师兄弟的师傅大和尚释行正圆寂,释永信继其衣钵,成为少林寺大和尚——嵩山少林寺曹油宗第47世、永化堂上第33代法嗣,接任少林寺管理委员会主任,全面主持全寺院工作。在1987年的少林寺管理者名单中,并没有出现释永旭的法号。

但在9年后,即1996年12月,经国务院宗教局、中国佛教协会认可,河南省宗教局、郑州市民族宗教委会员、登封市委、市政府、市统战部、市宗教局等联合工作组考察,广大僧众推选,释永信再次当选为少林寺事务管理委员会主任,主持少林寺全面工作。而在此时的管理者名单中出现了释永旭,他是少林寺管委会成员。

也就是说:释永旭曾经是少林寺的重要领导者之一。

但在此后的十多年,释永旭并未在少林寺管理核心层显山露水,一直销声匿迹。

只能一个解释就是,他已离开少林寺,单飞他地,自立门户了,独创一派。

后来释永旭的发迹正是说明了他的单飞。他并未没像李连杰、释小龙、王宝强等功夫明星进入演艺圈捞金。作为曾经的少林寺的重要领导者之一,同时又与少林寺大和尚释永信是同宗同辈,且有功夫傍身,有一定的社会资源,离开之后,就开启了自己的商业蓝图。

释永旭的商业头脑并不比师兄释永信逊色。他先是到了离少林寺20多公里的西边的偃师市大口镇承包了牛心山,并在山上经营一座洪江寺,并担任住持。捞到第一桶金后,在2010年的时候,又创办了少林寺禅武学校,正式名称登封市少林十八盘功夫武校。

办学的宗旨“以人为本、文武兼修、奉献社会”。口号很是敞亮局气,三观俱正。

与此同时,他谋得了不少的社会身份,除了少林寺的“旧身份”,还有“偃师市政协委员、偃师佛教协会副会长”等社会身份。

2017年,他更是接受偃师市官方的请求,接盘玄奘寺景区,于是就成为两个寺庙的住持。这时的释永旭——身份一边是僧,一边是商;产业一边寺庙,一边是学校。

出家人释永旭如鱼得水,生意兴隆,风光无二。

直到今年7月30日,释永旭因为涉黑而一夜暴红。

三、吃唐僧肉

一夜间暴红,表面上当然与玄奘寺的争夺无关。

据媒体报道,释永旭涉黑团伙盘踞在偃师市大口镇,承包牛心山并经营洪江寺,身家资产超千万元,曾带人抢夺矿山企业,因伤人案发。

然而,新闻的背后,恰恰正是那个玄奘寺烂了尾。

玄奘就是《西游记》大名鼎鼎的唐僧,在收割信仰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的驱使之下,玄奘寺自然是一块令人垂涎的唐僧肉,天下的妖怪都惦记着。有多少人都看着眼红,想吃的人不在少数。

当地官方7月30日官宣:8月1日上午举办释永旭涉黑恶揭发检举大会,并设2万元举报奖金。但在该新闻的发酵的第二天凌晨,偃师警方却突然官宣活动取消,而前一天搭好的会场,也于8月1日凌晨匆匆拆除。

这两则警方官宣读起来,也颇耐人寻味,让处在舆论漩涡的释永旭变得更加神秘。

在揭发检举大会前的一天,要撇清关系不单单是少林寺。所谓“世事如棋局局新,人情似纸张张薄”,在7月31日这一天,一张纸纸都无情地撕下了——偃师市佛教协会也召开第四届理事会理事会议,通报偃师市公安局关于释永旭的公告内容,鉴于其涉违法犯罪,就按照相关程序流程,免去了释永旭偃师市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的职务,同时也免去了其洪江寺住持的职务。此外,释永旭创办的嵩山少林寺禅武学校,因没有办学资质,不在正规武校之列,目前撤销登记,依法取缔……官方给的“护身符”一个个被“撕”了下来。

8月1日,有媒体去现场采访当地的群众,当然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不过,虽然说得“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但也这些“群众们”捶得比较鸡毛蒜皮。有洪江寺看过门的大爷称,释永旭霸占了当地一水库;有村民说释永旭未来做洪江寺住持时,我能养鱼创收,他一来就是断我财路了;还有村民说,我给你干了一年活,没给工钱;更有村民说,阻挠村委选举撕票,指任团伙成员当选……

然而,与举报村民嘴中的“地方一霸”而言,在其寺庙中的僧侣,还包括其师娘,都认为他性格温和慈祥,始终一副笑脸,很少生气。而释永旭所办的武校的学生,也在力挺他这位校长,认为他言传身教,比起其他武校更为正规。弦外之音,就是他之所以“涉黑”,就是因为动了别人的蛋糕。

其实,这些大概都是真的,人有多相——竟受其恩者,感其恩怀其德,自然视之为善;至于村民,挡人财路者如杀人父母,自然视之为恶。

话说这玄奘寺,原本是释圆明法师负责筹建的,从2009年开始建的,当时也是大新闻,说是总投资3个亿,规划建设周期3年。

结果了建了快十年了,还是没建起来,成为当地的一个烂尾工程。于是,当地政府在2017年,请来“能人”释永旭接盘。但接盘之后,同样障碍重重,释永旭钱投进去了,但也无法开展工作,如今自己人都进去了,只能说打了水漂。看来,真是赢到头来却是输,一输则是输到身败名裂,身陷囹圄。

不言而喻,已经有人盯上了这块唐僧肉。

现在释永旭已经进去了,他也无法来澄清这一切了。

四、岳不群们

哪怕是释永旭站出来澄清,也无益的,毕竟这世间就像红楼梦的贾府,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僧道之地,到现在不再是清静之地,也不是济世渡人之所,人间的腌臜,一样都不会少的。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有肉的地方,就有抢食。“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名利面前,谁都会伸出嘴巴,去咬上一口的,只不过,吃相不同——好看一点,难看一点。

或许,释永旭的吃相是难看了点,但更为凶残的动物早厕身其后,准备张开大嘴,来一场饕餮盛宴,吃到垂涎已久的唐僧肉。

世道混浊,佛门何来清静?“毁我佛法者,着我佛衣人”。今日一看,像释学诚、释永旭这类披着袈裟的佛门子弟,不正是灭我佛之人吗?灭我佛之人,也未必才是真恶人、真霸主!

毕竟佛门也是名利之门,且地狱门口多是僧侣。

这年头属于“末法时代”,收割信仰才是好生意。大家都知道办寺庙、做和尚是生财之道,可以这么说,寺庙是企业,和尚是职业,出家是产业,挣钱是本业,信仰是就业。

不要说是佛教了,就是本土的道教也一样,海南道教协会会长陆文荣家里特别有钱,其儿陆万祯在加拿大被绑匪盯上做了肉票,曾经闹出了个国际大新闻来。

有人说,这些释永旭、陆文荣们是不是道貌岸然的岳不群?其实,岳不群才是人群中,特别那些衣冠楚楚者中占了大部分。

岳不群是伪君子,却也是现实社会中最多见的那种,他们怀揣着梦想,却被现实重担压垮脊梁,最终委曲求全,坠入心魔。一个愿意装伪君子的人,或多或少都曾经希望自己成为他伪装的那个人,否则痛痛快快如任我行这样做一个真恶人,像左冷禅这样当一个真霸主岂不快哉?

生活中绝大部分人不都挂着温和的微笑,却处处勾心斗角,岳不群才是最常见的那类人。

所以,在这个时代,释永旭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这根本不重要,反正少林寺身着的那一片破烂袈裟,早已遮不住佛门羞耻了,甚至整个佛门早无净地,黑黑白白,白白黑黑,只不过惹来的尘埃罢了!

诚如罗素所言:这个世界的问题在于聪明人充满疑惑,而傻子们坚信不疑。所以,信仰是往往留给傻子们的,名利则留给各式各样的岳不群们!而岳不群们在争夺信众——傻子,努力地互噬着!

寺庙如此,其它领域皆是如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