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唐朝高考出题老师 都是一身的文艺细菌

你知道在唐朝,‌‌“高考‌‌”的诗歌题目是什么样,有多美吗?

今天来简单讲一下。

当时要想当进士,基本都要考诗歌,尤其是开元后。

你不会写诗就去高考?那多半当不了进士,只能称你一声壮士。

现在去看唐朝人的高考诗题目,你一定会感叹:出得真讲究,真文艺!

类似于‌‌“浅谈如何做大唐好青年‌‌”这样的题目,基本上是出不出来的。

比如,唐德宗贞元九年。那一年的考生人才济济,有刘禹锡,有柳宗元。

那一年考诗的题目,叫做《风光草际浮》

是不是很美很文艺?

刘禹锡,柳宗元都发挥很好,双双考上进士。不写好一点,对不起浪漫的出题老师啊!

几年后,贞元十六年,白居易去高考。

出题老师在文艺的路上越走越远,题目更唯美了,叫《玉水记方流》

这个题目,一般人别说考了,看都看不懂。要是我,多半就当场傻眼歇菜了,掀桌不考了。老子读金庸去。

因为要审清这个题目,得熟读《文选》里颜延之的诗才行。

可人家白居易呢,微微一笑:这题目,我喜欢!立刻提笔开工。开篇写的是:

良璞含章久,寒泉彻底幽。

凌厉点题,水中有玉,漂亮!

结尾写:

玉人如不见,沦弃即千秋。

抒发怀才不遇、千古伤心之感慨,余味无穷。那一年,白居易进士及第。

白居易柳宗元们遇到的题目,不是偶然的。来列举一些,大家感受一下唐朝的出题老师们多么文艺:

《夜雨滴空阶》,简直可以当琼瑶小说名字了。

《早春残雪》,满满的80年代爱情电影即视感。

《七月流火》,用诗经里的句子出的题。

上面这些是礼部省试的题,或者是国子监的题。这些地方的老师偏文艺、感性一点,还好理解。

可是再看州府试,差不多等于是地方高考选拔赛,题目一样文艺得要死:

《秋夕闻新雁》

《窗中列远岫》,这也是白居易之前选秀时写过的。

还有:

《水始冰》

《月中桂》

《风雨闻鸡》

《残月如新月》

看看最后这个题目,这是哪个文艺细菌过量的老师出的题啊?

那么,人家唐朝的考生怎么作答的呢?

来看诗人郑谷交上去的《残月如新月》:

荣落何相似,初终却一般。

犹疑和夕照,谁信堕朝寒。

水木辉华别,诗家比象难。

佳人应误拜,栖鸟反求安。

美不美?

唐朝,每一个考霸的背后,都有一个文艺的出题老师。

比如王维。他参加选拔赛,遇到的题目是《清如玉壶冰》

王维一挥而就,得解元。

还有一个大考霸,叫做祖咏的。

这哥们开元十二年去考试,拿到的题目又是文艺得要死的《望终南余雪》

估计老师出题的时候正坐在长安办公室里,抬头一看,咦,终南山上还有雪!于是就出了这么个题。

换到今天,北京绝不会出个题:香山余雪。没可能的。

就在这一场考试里,祖咏写出了咏雪的传世名篇: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本来规定要写十二句,他写了四句就交卷。老师问原因,他还耍酷,说了两个字:‌‌“意尽!‌‌”

意思是,四句正好,我已经表达完了,不写了!老师居然让他过了,给他进士。

后来我到西安,虽然是夏天,却忍不住总想尝试望一望终南山余雪,还被误会成要看小龙女。

唐朝最大的一只考霸,叫做钱起。

天宝十载,他参加高考,又碰到文艺病发作的出题老师。

卷子发下来,题目是居然是爱情故事——《湘灵鼓瑟》。

这是从屈原的诗里来的,还涉及到一个爱情悲剧,是说舜帝的夫人娥皇、女英寻夫不遇,在湘水为神,鼓瑟玩音乐,想老公。

你能想象,今天任何考试的作文题是个爱情故事吗?

文艺的钱起拿到了这个文艺的题目,不愿错过机会。他狠狠发挥了一把,写出了有史以来最梦幻的考试诗之一。

最经典的是结尾: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当然,唐朝也有马屁肉麻的考题的。

大历十三年吏部考试,卷子发下来,考生们一看,诗题是《元日望含元殿御扇开合》。

纳尼?御扇开合,也要大家来表扬?

考生们当然不能说:我不干,我要写《残月如新月》!我要写《湘灵鼓瑟》!那会被打的。你只能老老实实表扬御扇开合。

于是大家就写:

‌‌“万国来朝岁,千年觐圣君。‌‌”

‌‌“影动承朝日,花攒似庆云。‌‌”

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好作品。

大家别误会,并不是说吏部考试就都很肉麻。这里仍然有很多文艺情怀满满的出题老师。

比如《沉珠于泉》

是不是也很美?像是一首古曲的名字。

还有一年,老师放飞自我,卷子发下来,题目居然是《冬日可爱诗》

可不可爱?要我是考生,一定写上:

冬天好可爱,老师萌萌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六神磊磊读金庸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