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饮食文化 > 正文

有纪律的「食」文化:个性拘谨的德国人 就连上菜顺序也很讲究!

女子学编辑室:

德国人吃的一点都不复杂,但是一定要有「规矩」。不但硬体要求排列整齐,连菜色内容也有一定的习惯与要求!相对于厨房机械的复杂性,请德国人吃顿饭就不算是一件太具挑战性的事情。〈以下摘录自《这就是德国人》〉

德国人吃的一点都不复杂,要复杂也不过是主菜之前加个汤跟沙拉,饭后多个甜点或鸡尾酒而已。刚到德国被款待时,以台湾舌头的宴客标准,很惊讶德国人待客桌上的「简素朴实」。而我认识的几位德国法律系教授从台湾旅行回来,挂在嘴上的铁定是:「一大桌的菜呀,十几种呢,都不知道该从哪一种开始吃啊!」宴请过德国人的台湾同学也几度告状:「怎么德国客人会认为太多主菜而『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呢?」

简朴的宴客风格

图片来源:太雅出版社

德国人生性节省,耿直不搞花样,即使吃食也一样。德国朋友请吃饭通常是沙拉,再加主食一道,甜点在后,量一定够,但是很少有像台湾一般的十多样让人挑。以我家乡的宴客标准,台湾人的宴客菜对德国人来说都太多,多到不知如何下手。而这个「不知如何下手」除了彰显出德国与台湾完全不同的饮食、宴客跟上菜法则,也再度点出德国人的条理性。如果主食有好几道,德国人是会一道一道上,吃完这道才上下一道;否则以台湾的「乱数快热上菜法」,确实是太挑战德国人的循序渐进了!

挑「食」不「挑食」的德国人

德国人吃饭简单,不见得就没有「规矩」,我在第一次请客时就发现了玄机。虽然这位德国室友事前强调他可不「传统」,见过了一些「世面」,荤素不忌,最好来点我的家乡味。于是我上了盐酥虾、麻婆豆腐跟酸菜肉丝,那位学机械工程的德国室友带了一瓶白葡萄酒出席。结果,盐酥虾就令他吃惊,说「没看过带壳有脚的虾」,当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壳剥虾。麻婆豆腐呢,把他呛咳得眼泪鼻涕直流,从此我知道,德国人真的很不能吃辣。最后只有酸菜炒肉丝了,他眼红鼻呛地直夸这道菜好吃,而也就那一道菜他能吃了。

图片来源:太雅出版社

难怪德国市场里的鱼头、猪蹄、鸡脚不是贱卖,就是根本当废物处理。德国人说到吃,最好是有壳有骨的都不要,直接从盘子入口就能下咽的最好。有脚的也不行,不管是鸡脚、鸭脚或猪脚。内脏也千万不要上桌,有头、有刺的更必须剔掉。他们的舌头从小没有经过「挑骨」训练,这些东西入口都难以下咽。我家德国相公第一次跟我回台湾见爹娘,就因为一口鱼刺让他咳了20分钟,吓得我阿嬷差点叫救护车呢!

宴客礼仪一点不能少

德国人宴客礼仪会在事前问客人是否素食、能否吃辣、有无不吃或过敏的食物,而客人的礼貌则是问要带什么礼。德国人通常很直接,也许会要你带一道点心;说什么都不必带的,还是带一两瓶酒赴宴吧!德国人习于规划得仔细,在正式邀请函中尤其看得出来。邀请函内不但会说明受邀对象、原因、举行地点,甚至还会加上地图以及想要过夜的附近旅馆电话,另外加附回条,请受邀者及早告诉主人会不会缺席,钜细靡遗。

主图来源:Pinterest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女子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饮食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