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班农:中国的自由将始于香港 我认为它会从那里蔓延开来...

——专访班农:华为如何威胁西方国家(五)

所以我认为这将是一场历史性的胜利,我认为这将是中国的胜利,我认为中国的自由将始于香港,我认为它会从那里蔓延开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这些孩子,我说他们就像1776年的美国爱国者一样。如果你是……这个例子我几乎在每一个采访中都讲过,我说,如果你是一个待在家里的成年人,你已经对孩子们感到有那么一点儿失望,或者你已经对现代社会感到了有些失望,你会说,天哪,我真希望自己能够回到当年的(美国)大革命时期,我真的,真的会被激励,因为我会看到所有那些伟大的爱国者

英文版《大纪元时报》的记者扬‧杰基莱克(Jan Jekielek)(右)在2019年8月采访了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前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左),并讨论了华为公司等问题。(采访视频截图)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杰基莱克(Jan Jekielek)在“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中,就华为公司等问题,专访了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前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全文翻译如下文。

采访中,记者杰基莱克提出了多个问题:

川普(特朗普)总统真的能命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吗?

史蒂夫‧班农的新电影《红龙之爪》讲的是什么?

他为什么把中共电信巨头华为描述为“我们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

川普总统对待中共的方式与前几任总统(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有何不同?

前几届政府对中共和执政的共产党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误解?

华尔街和西方商业领袖在资助和帮助中共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此外,我们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议活动的结束呢?

这里是大纪元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扬‧杰基莱克。

此文为采访第五部分

……

记者:说到香港,根据你刚才所说的那一切,对香港人来说,看起来不是很乐观,你觉得呢?

班农:我认为香港人……人们总是贬低千禧一代,因为他们懒惰,他们不专注,他们想要把一切都(做好后)再交给他们。而我要说:嘿,看看香港的千禧一代。这些年轻人正是1776年那时代的美国爱国者。他们有勇气,他们有决心,他们有不知疲倦的精神,他们不会让步。他们遭遇到催泪瓦斯,他们被殴打,他们被橡皮子弹射中,但是他们却一次又一次地再次站出来。

我认为他们是现代世界的英雄,我认为他们应该被提名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们展示了自由的男男女女将会如何去反抗极权主义的独裁统治。这不仅是给这个年龄的人上了一课,也是给所有年龄段的人上了一课。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是如此地引人注目。我们看到,历史正在被实时地创造,香港每天所发生的事情正在创造历史。

是的,我认为中共最终会说,嘿,我们已经受够了,对吧?这就像天安门事件,中共说,这种局面已经持续够久了,但你们仍不回去工作,你们仍然不按照我们的规则行事,我们可是共产党,我们可以击碎你们,我们也会击碎你们。

我已经说过,当他们迫使中国共产党这样做的时候,当他们迫使(中共)他们转入另一个天安门事件的时候,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终结的开始。我认为,在现代世界,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再从另一个天安门事件中逃脱(惩罚)。

记者:为什么?因为它们(中共)将不再会拥有道德假面?

班农:是的,我认为这个世界……我认为它们会被同世界技术领域所隔离和孤立,我认为它们会被切断同世界资本市场的联系。最重要的是,我认为即使有了防火墙,自由的传播也将开始在中国大陆蔓延。我认为中国民众会意识到,如果它们(中共)能够在(香港)那里这么干,它们也会在我们这里这么干。我认为中国人民会站起来的。唯一能解救中国人民的就是中国人民自己。我认为中国人民终将会面临这样的局面,他们会对中共说,我们已经受够了!

他们会说,我们已经受够了,只让10万人或5万人,统治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偷走我们所有的钱,偷走我们所有的财富,为它们自己所有,并让我们生活在一个极权主义所监视的国家,一个警察国家里。在某些情况下还会有集中营,过着可能被活摘器官的生活,中共能够镇压任何想拥有自己的信仰和宗教的人们。我认为,中国大陆的民众会以香港为例说,不,我们也准备做他们所做的。我觉得,中国共产党可能认为,在现代世界,它们可以逃脱另一个天安门事件。我想,它们会大吃一惊的。

记者:你这么说让我感到很震惊,就好像,如果我们相信你的设想,香港的抗议者几乎不可能失败,因为他们要么为自己而获胜,要么为所有中国人获胜。

班农:其实,当我们坐在华盛顿特区谈论理论,这是很容易的。但如果你在大街上被殴打,被催泪瓦斯熏,被打得头破血流,或者像一个年轻的女孩那样,被橡皮子弹打瞎了眼睛,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将会发生更多这样的事情,因为我不认为共产党会放弃它们的暴行。

所以我认为这将是一场历史性的胜利,我认为这将是中国的胜利我认为中国的自由将始于香港,我认为它会从那里蔓延开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这些孩子,我说他们就像1776年的美国爱国者一样。如果你是……这个例子我几乎在每一个采访中都讲过,我说,如果你是一个待在家里的成年人,你已经对孩子们感到有那么一点儿失望,或者你已经对现代社会感到了有些失望,你会说,天哪,我真希望自己能够回到当年的(美国)大革命时期,我真的,真的会被激励,因为我会看到所有那些伟大的爱国者。

但其实,今天你就可以看到他们。只要打开电视,只要上YouTube,也让你的孩子们看看这些香港的孩子们都在做什么,看看他们是如何捍卫宗教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的,他们是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和市场的居民,其中很多还是基督徒。对我来说,看到年轻人在面对极权主义的残暴行为时却毫不退缩,这是非常激励人心的。

记者:史蒂夫,你说的这些真的非常、非常有力。让我们以下面这个话题来结束采访,我们再回来谈谈电影。我注意到有一个记者,她是电影里的中心人物之一,她也是一位真实人物,对吧?

班农:基本上是按照真实的人物原型演的。

记者:我们之所以有这么多的(现场报导)镜头,是因为这些在香港的记者,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做这些对他们来说可能是很危险的事情。同样,(电影里)这位记者也是这种情况吧?

班农:是的,当然是这样。你看,这就是当普通人被置身于特殊的环境中,他却能够升华并超越自己的情况,他向我们展示了人性本质的伟大之处。这是,这是一部电影,这是一部从侧面讲述了勇气的电影。但这种勇气是产生于一个非常高压、紧张的情况之下,人们一直在(内心里)进行着针对道德标准的权衡和取舍。这就是电影的力量。

你还可以看到中共通过它所掌控的技术部门——华为公司,所展现的那种无情,它们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你能看到,面对它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加拿大公民。

有一天,他们一觉醒来,发现这个女人被捕了,然后电影就开始了。你可以看到在法庭上发生的事情,你可以看看在监狱里都发生了什么,你可以看到在中国的加拿大人都遇到了什么,你还可以看到加拿大政府内部的紧张气氛,对吧?

那些都是普通的政府官僚或外交官,你可以看到他们的那种紧张,你可以看到人们所承受的那些所有的压力。对他们来说,本来是可以很简单地应付过去,这就是当今世界所发生的事儿,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描述了达沃斯论坛上的人是如何应付的,对之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是最容易的。只要让我自己赚钱,让我过上自己的生活方式,就行了……

这个年轻的女记者和她的未婚夫是(电影的)核心部分。他们拥有非常美好的生活,他们现在正开始拥有(美好生活)。他们来自非常贫困的家庭,而他们现在有了漂亮的公寓和美好的生活方式,所有这些,都可能会因此而受到损害。这部电影展现了这种紧张和压力,(美好的生活)可能被她自己对真相的不懈追求所破坏。而观众们坐在那里可能也会说,原来,对真相的追求和对更高的自我道德标准的追求,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就像在香港,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被关进监狱,被殴打。他们被告知,你们的职业生涯被毁了,你们的职业生涯完蛋了。这在现代社会可是一个高昂的代价,但他们拒绝让步。我认为在这部电影中,它的力量在于,它是基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你会看到这些普通公民拒绝退缩,他们会提升自我,达到他们可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记者:史蒂夫·班农,很高兴与你在《美国的思想领袖》节目中一起探讨。

班农:非常感谢。我很喜爱这个节目,很高兴能做客这个节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报导/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