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林郑惨了分化港人未遂 民主派建制派都不买账 专家:中共进找死、退等死

经过近三个月反送中抗争,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傍晚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但拒绝答应其他诉求;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批评,林郑月娥只是政治表演,经三个月才正式撤回草案,“太少太迟”;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就表示,过去三个月有8位市民离世、3位市民失去眼睛、两次地铁恐袭、两人被刀手斩至重伤、超过1000人被捕、超过100人被检控,才换来“撤回”两字,更坚持要严正执法,只是想分化社会。

毛孟静表示,民主派不会代表在前线被打到头破血流、可能面对十年刑责的抗争者发言,但民主派认为林郑月娥的回应“太少太迟”,“大错已经铸成,香港社会伤口伤痕正在流血”,民间“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要求非常清晰;担心林郑月娥是以退为进,宣布正式撤回条例后,若抗争持续,就会“大条道理”打压你,以“港独”、“夺权”、“反中乱港”等标签抗争者,令国际社会不再发声支持香港。

胡志伟就批评林郑月娥的回应“来得太迟、讲得太少、做得太假”,过去三个月抗争者付出极大代价,但政府持续不回应,现时社会因警队滥暴而出现极大民愤,林郑月娥仍坚持严正执法,明显是“一手硬、一手软”,表面让步是为日后动用紧急法铺路。

田北辰:只撤回修例失焦独立调查是唯一方法

建制派、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港区人大代表田北辰在会面前指,若政府只是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已经失焦,独立调查委员会是「百份百必需要做」。

田北要又表示,独立调查委员会是法例赋予的权力,除了是平息乱局的「重中之重」,要长远修补裂痕,是「唯一方法」,他不认为独立调查委员会会与监警会工作重叠,调查亦不是针对个人或警队,示威者资金来源等都要调查。

香港是颗金融原子弹,两个按钮握在两家手里

图:作家、时政评论员范畴。图片来自网络。

作家、时政评论员范畴8月30日在台湾联合报发表题为《香港是颗金融原子弹两个按钮握在两家手里——香港─中南海的囚徒》文章,引起舆论关注。

范畴认为,在十二周之内、十一月廿四日香港议会选举前,答案就会揭晓,而且,只会有两种极端状况,不会有中间余地。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超过12周。范畴认为,会沸腾八十多天,它不是一次突发的“快炒”;而是煲了十年的老汤。锅内材料是年轻世代的愤怒、加中年世代的恐惧、加中共家族派系对香港的杀鸡取卵式贪婪。

“反送中”该正名为“反送共”

图为香港818流水式集会。(路透社

文章说,“反送中”其实该正名为“反送共”,因为香港人愤怒害怕的,并不是“中国”这个地理区域;而是“中共”这个体制。香港“中联办”实质是“共联办”—中共各单位在港的联合权力中心。

范畴表示,追究引爆“反送共”发动遣返条例是来源于港首、共联办或是北京习派亦或是上海江派已没有意义。从发生了汇丰银行事件、国泰航空事件、百威啤酒终止挂牌上市、阿里巴巴因为外资抽手而中止上市等事件结果来看,已经注定了迟早世界会丧失对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的信任。

中共竟然还指望实施“紧急条例”来挽回香港社会秩序。范畴认为,即便在戒严或镇压威慑下,香港人不敢再上街,那不过是把香港变成失去法治灵魂的“僵尸良民城”,在港一百五十万国际人口逃离一半,在港资产吊挂于摇摇欲坠的港币,昔日繁荣已不可能再回来。

中共“进”是找死、“退”是等死

文章说,在香港问题上,中南海在短短八十天中,就把自己推进了某种“囚徒困境”。如果“进”,对香港市民来硬的。但是当前,中国经济压力山大,命脉系于人民币的国际信用,而人民币境外交易中心是香港,比例占将近八成。

中共政权稳定死穴在经济,经济死穴在金融,金融死穴在香港。勒死香港法治环境和金融动能,就是勒死自己。范畴说,只要香港戒严,这个中共的“叶克膜中的叶克膜”就会停摆,若中共武警入港镇压就更不用说。

而香港角色是任何其中国他城市无法替代的,因为那是基于法治和自由下才有的。对香港来硬的,就等于中国提前进入法西斯状态,这是找死。

另一方面,如果“退”。范畴认为,港民心理阀值已过,不会再信港府、共联办甚至北京的单方保证;恐怕只有来自美国的压力及背书,才能起作用。

但是,美国不会给白吃午餐,只有在中共接受经济规范条件下,美国才会有意愿和身分出面缓和香港局势。一旦接受美国的150余页贸易协定及执行条款,中共一党专政地位就会开始松动,这等于是等死。

文章最后说,香港是颗金融原子弹,有两个按钮,分别握在中南海与白宫手中。目前事态有点像一九六二年苏联和美国之间的古巴飞弹危机。没人想到会发生在香港。未来九十天,将成为形塑世界经济格局、政治格局的三个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乔伊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