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阳剑:大陆与香港大学生差别为什么这么大

2019年9月2日,中文大学百万大道罢课集会。由香港大专学界筹办。(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9月2日,广东一大学中文系老师在班级开学典礼上谈及香港事件,被学生告密受到处分。这事件被校方压下,不允许在师生中传说也并不允许媒体知道。这不禁令人想起几天前媒体曾报道的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在课堂上向学生介绍西方政治制度时,对中共人大修宪做出了批评,结果遭学生告密的新闻。翟桔红教授遭受停职、记过等处分,还被提报注销教师资格。

在谷歌上搜索关键词:大陆教师被学生告密,因言获罪受处分,有一大堆新闻。被处分的教师有:华东师大副教授张雪忠,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北京建筑工业大学教授许传青……其中有不少是学生为报复教师的学业打分,故意挖坑陷害,如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锋,他的学生由于学分不够,故意提问,叫老师批判共党体制,然后录音上报校纪委。

学生敢不断向校党委、校纪委、校团委、学生会告密教师言论,当然是校有关科室鼓励的,有些是有关科室特地安排的“信息员”。在要求学生告密的教育中,这些科室的教师会以党的“先进性教育”给学生们洗脑,重点是“七不讲”和青年“拥党爱国”,做社会稳定的有生力量。一般来说,每个班上有五、六个信息员,最多的有十多个,占整个班的五分之一。而那些非信息员的告密生,学校欢迎人人参与。在中国大陆各类高校沉渣泛起的告密文化,犹如文革的内斗,让人人感到自危。

除了陷害老师,现在中国大陆更多的高校生则不关心国家兴亡,恋爱、社交成了普遍现象。据不完全统计,北大、清华、复旦、华师大、浙大等高校很多班系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都把恋爱、玩乐当作主流生活,学校门口经常有高级轿车在放学时段来接学生出门过夜,周边的旅店服务员说:“经常有学生来开房,而且男女朋友经常换人。”

有高校保安和保洁员说,校园的树林里每天要清理一堆避孕套。

剩下的还有一少部分学生则只关心自己的前途,为以后赚钱、当官、升学历读书,对公共事务鲜有关心。关心社会正义、国家发展的学生可以说凤毛麟角。

可以说,大陆很多青年正变成“废青”。原因是共产党历年的运动,特别是89年镇压学生和1999年造谣迫害法轮功,让中国人感到绝望,直接影响到青年一代,苟且偷欢,谁也斗不过共产党,为能分得一杯血羹喝,人就得变坏,这是很多大学生的心理。

共产党骂香港学生“废青”,恰恰是骂它自己造出来的人。

这几天正是高校开学季。有大陆学生赴港就学,看到同学们课在街上抗暴维权,觉得不可思议,高喊“我是中国人”,甚至撕扯反送中旗帜。这些学生,被共党洗脑得真正搞不清中共与中国的概念,不知道正因为是中国人,才所以要抗恶维权弃共。

那么,香港大学生,他们接受的是正统的优秀教育,保持的是人的文化理念,上街不辞辛劳,关心的正是集体的未来,国家的未来,民族的未来。他们弃个人安危于不顾,维护的恰恰是包括大陆学生在内的基本人权。1979年以前,共产党先对中国人实施禁欲,要求中国人越穷越光荣,1979年后纵欲,鼓励中国人不顾一切向钱看,毁掉道德人心谋求私欲。当中国人被共产党易如反掌控制后,共产党要杀要剐,中国人也只有恐惧。那么,香港人,包括大学生,恰恰是代表的是中国人,中国的正义力量在抗暴,他们是未来中国的中流砥柱。

有人开玩笑,说茶后饭余的谈笑,香港大学生,是1989的天安门学生被共产枪杀的,他们看到中国大陆已被共党赤化,1997年香港回归后,他们转生过去,就是为了完成自由的公正的遗志。这样,中国未来的重要领导力量必是这些胸怀非凡的英雄们。

大陆与香港的大学生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可见共产党对青年的灵魂杀害有多历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