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我这是没路走了啊 我对不起你们 30岁男子遗言曝光!

还记得这段视频吗?

因深陷"套路贷"走投无路的男子

自杀后留遗言给父母

"对不起爸妈,

这段视频要让更多人看到"

这是温岭一起套路贷案件的受害人贾某,自杀前留下的一段遗言。警方对贾某实施套路贷犯罪的团伙成员抓获后,在统计受害人时发现,该案中共有6名受害人,因为还不起垒高的债务,每天都被软暴力催收滋扰,而选择了自杀。

近日,又一起同样的悲剧被曝光。

今年3月份,台州30岁男子尹某在仙居一家宾馆里留下遗言后选择了痛别亲人。

据其姐姐介绍,2017年,尹某谈了女朋友,爸爸花了18万,给他买了一辆大众车。

之后,弟弟一直开滴滴维持生计,也不知怎么回事,也许是交了女朋友之后,花费多起来了,就从网贷平台借了钱,后来借高利贷还网贷,又抵押车子还高利贷,最后迫于经济上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选择了自杀。

△台州文化生活频道视频

关于一个月利息6600这件事,记者采访了当事人↓

△台州文化生活频道视频

姐姐尹女士:我弟弟也是成年了自己做错的事情也要付出代价。但是我感觉社会上的套路贷高利太可恨了,我们这种家庭已经支离破碎了,我们不希望有我们这种悲剧发生。

类似悲剧已屡屡发生,望引起重视

遭遇“套路贷”多名受害人轻生

在甘肃兰州,记者也找到了掉进网络套路贷陷阱的受害人。今年30岁的小丽是一名微商店主,2017年底因为资金周转困难,她在急需用钱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网络小额贷平台的广告。

受害人小丽:当时脑子里只想着要还银行信用卡的钱,所以就点进去了。贷款平台名字叫做“现金白条”,注册完以后,允许授权读取我的通讯录,还有我的身份证的正反面照片,还有我的肖像采集人脸,最后出来的时候额度是3000元。

虽然借款额度是3000元,但打到她银行卡上的钱只有2400元,剩下600元被对方以综合服务费的名义扣除了。按照约定14天后,小丽需要偿还3000元。但到了还款那天,对方一直以各种理由称小丽还款失败。

受害人小丽:告诉我说是他们的财务在升级,要不就尝试线下还款,然后他就给了我一个支付宝的账号,我就把这3000元又给打过去了。过了两分钟不到,这个客服又给我打过来,说是还款的时候,我是不是没有备注好姓名、电话,从支付宝让我再转一次。

几次重复还款下来,小丽银行卡上仅剩的12000元全部转完了。无奈之下,小丽只好又从其他平台借钱。和现金白条一样,这些平台每次都要收取30%的服务费。

而且,还款期限从14天缩短到了7天,一旦不能如期还款,每逾期一天利息就要收10%。如果不想被催收,可以再掏服务费申请延期还款。

小丽说她之所以在多个平台借钱,原因主要是这些小额贷平台的还款期限太短了,手上的资金根本周转不开,而一旦逾期没还,就会接到催收电话或短信。

一年多的时间,小丽从网贷平台共借了80万元,实际到账40多万元,但各种费用算下来却要还120万元。越来越大的债务窟窿和没完没了的催收电话、短信,让小丽每天精神崩溃,几次准备自杀。

受害人小丽:我妈妈的手机每天都会接60多个骚扰电话,然后催收电话就打到我老公那儿,我老公接起来就骂。我就觉得,只要我这个人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件事情才结束了。

号称无利息受害人却掉入以贷还贷陷阱

据办案警察介绍,犯罪嫌疑人王某等人经营的这种7天或14天的短期小额贷项目,因为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也被业内人士称为“714高炮”。

这是现金贷转移到网络后的一个新变种,而经营这个产品的公司几乎都没有放贷资质。

那么,这些非法小额贷平台是怎么变成套路贷的呢?

犯罪嫌疑人王某,原本是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员工,2017年开始,他与人合伙做网络贷款业务,2017年12月,金融监管部门开始对现金贷业务进行限制监管后,他的公司业务也被迫叫停,直到2018年6月,他们又找到了一种逃避监管的新型网络小额贷产品。

王某的公司对这些小额贷APP进行了伪装,比如将APP做成AB两面,A面是美食、天气等内容,B面则是小额贷业务。因为审核不严格,这些从事非法放贷业务APP很容易混入各大应用商店。

犯罪嫌疑人王某:使用AB面的方式,一旦审核通过之后,服务端开关进行切换,就可以变成一个金融类的、贷款类的产品。

和一般贷款产品相比,714高炮最大的特点就是放款速度非常快,这也让很多受害人急需用钱时,习惯性地找这些APP借钱。王某等人为了防止受害人赖账,不允许他们在同一平台长期借钱,而是不断开发新的APP来引诱受害人多头借贷,垒高债务。

甘肃兰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谈存俊:你在一个平台上借了1000元,但是人家只给了你700元,你肯定还不上,只能借两个平台才能还上。还3000元的时候,一个平台只能借700元,3000元就得借五个平台。所以,好多受害人这样,在进入这个套路以后,越借越多,他就进入这里面,就拔不出来。

受害人进入多头借贷,以贷还贷的困境后,这些非法小额贷平台所宣称的无利息的谎言也不攻自破。

甘肃兰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大队长贺晓东:我们算了一下,很多借了的人实际情况来看,借了1000元,实际上拿到700元以后,还款大部分在五六万元以上。

在调查中警方发现,这些套路贷公司往往会找多家催收公司,对他们开出远高于正规金融机构的佣金。高额的佣金也让许多催收人员用尽手段对受害人施加压力,除了用“呼死你”软件和短信轰炸,许多催收员在电话里对受害人也是张嘴就骂、侮辱恐吓。

催收人员(警方取证电话录音):如果你能处理欠款,积极地联系我们。不能处理就算了,下午我给你们家每人送一口棺材过来。别跟我说这些,你把钱留着给自己做葬礼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