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人民币贬值 中国美元短债成本剧增

随着7月以来人民币不断贬值,中国美元短债成本剧增。与此同时,人民币贬值预期已经形成,资金正想方设法逃出大陆,未来或对中国经济造成冲击。

经济学家普遍预测,相较于美国,中国经济将因为美国的高额关税受到更大打击。

随着7月以来人民币不断贬值,中国美元短债成本剧增。与此同时,人民币贬值预期已经形成,资金正想方设法逃出大陆,未来或对中国经济造成冲击。

66天内中国美元短债成本剧增3015亿元

受中美两国9月1日起如期加征关税的影响,2日,在岸人民币(CNY)大跌264个点子,失守7.17关口,再创11年半新低。8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在岸价格和离岸价格就已双双跌破7。

截至2日,在岸人民币累计贬值了4%,其中,8月全月累计贬值3.63%,创1994年汇率并轨以来的25年来最大月度跌幅。

近期人民币汇价罕见贬破7,加深大陆企业离岸美元债券的偿债压力。

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6月28日公布,截至3月末,中国全口径(含本外币)外债余额为19,717亿美元,其中明年3月底前要偿还的短期外债超过1.25万亿美元,接近外债余额的三分之二。

如果与同期接近3.1万亿美元的大陆外汇储备比较,这1.25万亿美元短期外债的比例相当于超过40%。

在1.97万亿美元的外债余额中,美元债务据估算占1.08万亿美元。此外,公开数据显示,3月末中国全部外债的短债比例为64%,按此估算,美元短期外债约6900亿美元。

上述官方数据在6月底公布时,所参考的人民币汇率约6.733,但至9月2日收市已贬值至7.17,相当于用人民币买入美元还债的成本,仅美元短期外债而言,66天内剧增3015亿元人民币。

陆企海外子公司债务未计入官方债务数据

据彭博社估算指,除了官方提供的债务数据,大陆企业海外子公司尚有6500亿美元债务,光是2020年上半年,大陆企业就有高达63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

未来倘若外汇储备未来显着下降,反过来促使人民币可能进一步贬值,或对大陆金融市场构成动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中国非金融部门的债务相当于GDP的约135%。金融危机后,这一数字在2011年升至170%,并在2016年飙升至GDP的235%。

大陆房企债务高 易受冲击

目前,大陆各项经济数据转弱,整体债务杠杆已高,人民币贬值恐将造成企业破产潮,首当其冲的就是房地产企业。

海外发债方面,Wind统计显示,2019年以来,房企计划发行的海外债数量已达104只,计划发行规模384.47亿美元,数量、规模均创同期历史新高,且已接近2017年全年规模。

根据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的数据,外币债务目前占中国开发商总债务的四分之一,高于2018年6月底的20%。

华尔街日报》报导,全球经济预测暨分析公司Capital Economics资深中国经济学家Evans-Pritchard表示,人民币贬值幅度加深,大陆房地产开发商将是重灾区之一,因为房地产商通常持有大量美元负债,而高度仰赖进口的建筑业也将首当其冲,必须承受汇率垫高原料进口成本的压力。

为防范外债风险升温,中共官方正在收紧海外发债的审批。中共发改委7月12日发布名为“关于对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申请备案登记有关要求的通知”规定,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只能用于置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中长期境外债务。此举几乎堵死了大陆房企海外发债之路。

人民币贬值预期已形成

8月底,瑞银最新报告认为,中共官方将允许人民币小幅贬值,预计2019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7.2元、2020年为7.3元。

瑞银投资银行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估算这波贸易战升温恐让中国未来12个月内GDP成长减少30个基本点,明年大陆经济恐将无法保6,预估明年GDP恐将放缓至5.5%。

因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大,美国经济数据强劲,美汇持续走强,加上贸易战和经济下行,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大。因此,市场逢低购汇需求旺盛继续施压人民币,短期人民币汇率或仍呈现易跌难升走势。

香港荷兰合作银行亚太资深策略分析师Michael Every预测人民币兑美元未来两年将贬值20%~25%,贬至8.5或更低。

委内瑞拉货币贬值的后果

如果人民币持续贬值,并造成中共资金不断外流,外汇储备继续下降,会带来什么样的风险和后果?

以委内瑞拉为例。近年来,随着经济危机的日益严峻,委内瑞拉外汇储备持续下降,目前已降至只有99亿美元。由于委内瑞拉90%的经济依赖于石油出口,而石油出口是以美元结算,美国对其封锁造成美元收入大幅降低。

另一方,维持国家运转和百姓日常生活,需要拿美元在国际上进口商品和物资,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委内瑞拉的外汇持续下降。

有大陆分析师的文章认为,物以稀为贵,越少就越值钱,在其国内,美元越来越值钱,自己国家货币越来越不值钱,物价飞涨,老百姓为了保值,纷纷枪着换美元,这加速了美元的升值,本国货币贬值。一旦形成这种局面,也就意味着经济危机的到来。

中共不得不严防资金外逃

中共早就开始严防资金外流。

总部位于柏林的智库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研究发现,大陆在2016年6月至2018年1月进行了75项资本管制调整措施。

今年5月,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7起银行、个人或企业因外汇违规而受到处罚的案例。

路透社8月15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中美关系持续紧张,人民币破7,加上中国经济下行,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投资者做空人民币增加,空仓升至6月以来新高。

8月15日,中共央行进行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4,000亿元人民币,以对冲到期资金和税期,以维持操作利率不变。同时央行将再次在香港发行300亿元离岸央票。此举释放了北京维稳人民币汇率的信号,防止资本外逃。

8月22日,离岸人民币同业拆息(CNH HIBOR)短期息率急升,其中1周拆息攀至3.8457厘,创近9个月新高。同时传出有中资银行大手购买短期的离岸美元对人民币的远期合约,以预防人民币急贬。

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中国的资本外流为88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同时,为了严防官员携资金外逃,中共要求部分官员上缴护照,并且范围扩大至村委和居委会,而部分地方甚至直接禁止新入职官员办理护照。

8月初,《新京报》披露,北京市追逃办印发的《北京市关于“追防一体化”机制建设的实施办法》,新增的监察对象要全部纳入防逃体系。如北京市平谷区村干部上缴私人护照,受影响人士包括各村及社区居委会党委、村居委会领导班子,而对没有办理护照的官员,则实行更严格的审批和控制。

北京的媒体人士杜先生对海外自由亚洲电台证实,指包括京、津、沪、渝四个直辖市的官员,因级别比其它城市的行政级别高,其村或居委负责人,相对的级别已近似于科级,因此防范官员的范围更大,以防走资到外地。

有港媒评论文章调侃说,说到底,追逃与防逃一样,都是个笑话,看似风风火火反腐败,却不知腐败是由体制本身造成,再折腾也无用。

今年5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教授在“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披露了自己取外汇被拒之事。

他说,国家规定每个人每年的外汇额度是5万,“一天,我想换2万美元汇到国外。因为我要到国外探亲,结果被银行制止。”

余永定说:“我今年已经71岁了,银行说年龄已经超过了65岁,65岁以上没有完整的证明材料,不允许把额度之内的钱汇到国外。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央行的政策,可见许多商业银行为了执行资本管制的规定,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防止资本外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