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经济学家:也许在两个月之后 川普再加大到25%

——

所以我觉得现在反而是,川普会更加加码,也许在两个月之后,这10%还不够,他再加大到25%。 我觉得川普在贸易战方面有一个坚定的意志,我甚至觉得他要完成这个使命,比别的重要性还更重要。

经济学家俞伟雄教授认为,川普有使命感要打赢对中方的贸易战。(合成图片)

根据9月4日的消息,美中双方同意把原计划于9月份举行的第13轮美中贸易高级别磋商安排到了10初进行,而9月中旬则安排一次副级别磋商。从目前情况看,10月初的高级别磋商是否能如期举行还是未知数。

川普总统在9月4日还对媒体说,如果他不对中国方面采取任何行动,美国的股市会比现在高出10,000点,但是他认为对中贸易战比经济更重要,这是必须要做的事。川普还指出中国方面已经失控了,不只是纯经济方面。

我们继续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的经济学家俞伟雄教授,对美中贸易战进行一个分析。

安德森管理学院是美国的顶级商学院之一,俞伟雄教授也是UCLA中国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他在中国经济及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和预测方面,以及对亚洲新兴经济体方面都很有研究。

美国顶级商学院之一的安德森管理学院的经济学家俞伟雄教授。

接上集:经济学家谈贸易战(4):中共短视近利多误判集权效率似纳粹模式

这一集和上一集的内容是馨恬对俞伟雄教授在8月上旬一个采访的回顾,当时中共方面放手让人民币破7,紧接着美国财政部将共产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川普总统也表示要切断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关系。美中贸易战的紧张局势陡然升级。俞伟雄教授当时的分析对于时下美中贸易战进展的局势仍然十分中肯。

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是夸大的产业链转移后更不会影响美国经济

馨恬:美中贸易谈判目前再次陷入僵局,甚至激化。有反对川普总统策略的人认为,加征关税会伤害美国消费者,俞教授您怎么看?

俞伟雄:当然美国有自己的景气循环,这个先撇开不谈。他们说对美国经济最大的影响就是会让产品变贵,然后消费者会受害。也许短期上来讲的确有这个情况,但是过去这一两年,我们并没有看到很大的进口品物价上涨。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国出口商自己吸收了,借由人民币贬值。美国消费者弹性也还是蛮大的,没办法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

长期来讲,这是没有办法影响(美国经济),因为整个产业链都会移走。现在美国对中国课10%和25%的关税,以后(产业链)都会移到东南亚国家,越南、印度、台湾、韩国这些国家,那就不用付关税了。所以长期来讲,当整个生产链调整完成之后,美国消费者同样买跟过去一样便宜的产品。

我觉得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短期可能会有一些震荡,尤其是在金融市场、股票市场方面会有一些波动,但是我们目前来看,其实很多的负面影响都是被夸大了的现象,目前美国的经济受到中美贸易冲突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大。

选民看经济美国经济表现不错对川普连任是优势

馨恬:川普总统面临明年的竞选连任,很多评论都认为美国经济的状况对他能否连任是重要的因素。那么,美中贸易战、加征关税对美国经济至少有短暂的影响,那会不会影响他的当选连任呢?

俞伟雄:我们通常根据过去美国总统大选的经验,都看选举那一年的经济成长表现。目前来看,美国经济虽然有slow down(放慢)的现象,但是没有经历所谓“经济衰退”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之前,没有很大的经济衰退情况的话,现在各方面迹象显示川普总统连任的机会还是蛮大的。但是很难保,如果有经济衰退,比如房市、各方面的一个什么情况,那可能会对川普总统的连任造成威胁,因为通常美国选民看经济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还好,过去这两三年,美国经济都还表现不错,那真是对川普连任来讲,是非常优势的积分。

超长经济复苏期如果美联储继续降息就会减少美国经济步入衰退的机会

馨恬:在您看来,美国经济存不存在根本性的弱点或威胁,是否可能在接下来的一年多里导致严重的经济衰退?

俞伟雄: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结构性失衡的现象,现在已经是美国战后或者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经济复苏期,从2009年开始,已经10年了,是最长的一次。

因为太长了,所以很多人担心经济衰退就要来了。因为过去平均景气循环期是6年、7年、8年的样子,现在已经10年了,所以有些人会担心。

但是,2008年、2009年造成大衰退的很多失衡现象,我们目前没有看到,所以我觉得如果未来有可能会有一些突然震荡,比如企业突然失去信心等,可能会导致经济衰退,但是也可能不会,因为目前经济失衡的现象不是那么严重,即使有衰退,也不象2008年那么大。

当然很多复杂因素在里面,也包括联准会(即美联储)会不会降息,上个礼拜(指8月1日)已经降息一次。如果联准会继续降息的话,美国经济步入衰退的机会也更会减小了。

经济结构失衡导致经济衰退就像人作息失调会生病

馨恬:您指的经济结构失衡是…?

俞伟雄:经济失衡的现象必须通过经济衰退来做调整。比如说,我们用人来举例子,他生活作息失调了,就可能会生病,就是一个警讯,意思是说,你生活作息不对了,你要做一个调整,你就会生病。

我们目前来看,美国失调的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所以应该还不会有生病的情况。但是很难讲未来会不会生病,因为有很多外在因素会冲击到。

川普的减税政策和削减法规措施对美国经济发展有很大正面帮助

馨恬:川普总统上台以后所实行的这些经济政策,是不是有帮助到减缓经济失衡呢?

俞伟雄:川普这几年有一个最大的最重要的政策,就是通过税改(指减税)达到刺激经济、吸引投资回流,然后是deregulation(削减法规、放松企业管制)。税改跟deregulation(削减法规)是很重要的,美国经济过去两三年表现这么强,我觉得很大的助因在这里面。

美国上一次做那么大的税改是在1987年。2017年税改之后,美国的公司税从35%降到21%,就让美国公司、跨国企业——过去都有在海外投资、避税、节税,因为美国公司税太高了,所以让资源就不断跑到海外去,包括中国,爱尔兰之类的——现在因为减税的关系,没有这个诱因去做避税的动作,所以很多投资回流,也包括很多国外企业愿意来美国投资。我觉得这是很大的正面经济政策的改善。

其中deregulation(削减法规)也很重要,当然regulation(法规监管)也很重要,但是有一些法规太过于绑手绑脚了,让很多企业都不容易发展,尤其是那些中小企业。而现在绑手绑脚的、没有必要的政策都被川普废掉了,这样对经济的发展很有正面的帮助。

减税虽然让富人受益但是富人交的税还是最多美国有一半的穷人不用交税

馨恬:自由派、左派对川普政府的减税政策有一个批评,说只是让富人受益了。俞教授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俞伟雄:当然减税会有这样直接的影响,但是我们如果看一下detail(细节),我刚才讲的是公司税,我并没有特别强调个人所得税,我强调的是公司税这部分。当然这次川普税改也有降个人所得税,我觉得对个人所得税部分,如果税率比较低,然后又有政府赤字的话,的确不见得是一定最有效的。

但是我觉得公司税部分,其实就是justified(调整一下),因为很多有钱人是公司的股东,如果你被高的公司税课了一次,然后,你拿的股里又要(被个人所得税)再课一次,就是有点太多了。

我觉得适当的累进税在个人所得税方面是有一定功效,美国也有累进税率。有钱人也是要付大概30%几的联邦税,再加一些州税的话,其实负担的税还是比中产阶级和穷人多,而美国的穷人其实有一半是几乎不用付税的。

左派在讲重分配什么的,其实美国不是没有,美国也是有的。这个政策是想要让政府更扩大在整个经济社会的决定权,政府过大那就需要更多的税收,就是要课更多的税。这是他们的主张,但是这个东西最后应该要由人民选举来决定。

现在对美国经济而言美联储降息是多多益善

馨恬:刚才您提到联准会(即美联储)调息,它对美国的经济能否保持平衡,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俞伟雄:我觉得上个礼拜(指8月1日美联储降息)是很有帮助的,如果未来联准会能够再降,就象川普讲的,能够降个一码、两码,如果是两码,就是降0.5%的话,那是一个很好的讯息。当然你再降个一码也不错,但是两码更好,多多益善。世界各国都在降息。

美国历史上1995年、1997年、1998年也都有这样一个现象,当外部有冲击的时候,1998年时美国有一个金融小危机,联准会就降息,让经济循环多持续了两三年。

我觉得联准会可以去想、去做的,因为现在也没有什么通膨压力,去降息的话,负面影响并不大。

美联储降息会让华尔街资本市场更放心

馨恬:如果没有那么去做,会不会对美国经济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俞伟雄:华尔街会失望。当然也不见得一定会怎么样,可能失望的结果很难讲,因为现在很多人的预期心理在里面,美国的房市也并不是这么弱。

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看美国的整个就业成长,就业成长持续表现好的话,也许降不降息就象吃药了,降息是让美国的资本市场华尔街那边觉得比较放心的一个政策。

双边谈判容易搞定中国喜欢多边谈判因为不容易搞定就继续维持现状从中得利

馨恬:一直以来,川普总统的贸易谈判策略基本上是双边的,也就是单对单,批评者认为他应该联合美国的盟友一起来谈。您怎么看?

俞伟雄:这当然有一些个人的style(风格),就是说,川普对多边贸易谈判(不欣赏),如果你要搞定所有国家,那是旷日费时的,可能没有办法在一定的时间内得到结果。

但是最近川普也跟WTO(世界贸易组织)申诉,要把某些所谓的发展中国家的状态给取消掉,这就是透过多边模式来改善的一个现象。

目前大家都很流行双边谈判,大概只有中国希望通过多边谈判,因为多边谈判通常大家都搞不定,然后就会维持一个现状,中国可能就在这个现状当中能够继续得利。

但是,美国现在已经觉着这个模式发展不是永续的,所以就一对一的谈判,象美国也在跟日本谈,韩国谈,都有进展,没有什么问题。

那个多边谈判,当然如果你一下子可以说服所有的国家走在你那一边,那是最好的情况,但是实际上不是这么容易。

川普打贸易战有使命感不会为竞选连任而对中方退让

馨恬:您觉得川普总统会不会为了避免美国经济产生震荡,能够在明年顺利连任而对中共方面退让?

俞伟雄:不会退让。其实最近的这个决定,征10%的关税,就有点让大家跌破眼镜,因为觉得他可能不想要在总统选举之前打草惊蛇,让经济动荡,影响他连任的机会,结果没有想到就是,他观察到中共没有诚心来达成一个贸易协定,就决定再增加关税。

所以我觉得现在反而是,川普会更加加码,也许在两个月之后,这10%还不够,他再加大到25%。

我觉得川普在贸易战方面有一个坚定的意志,我甚至觉得他要完成这个使命,比别的重要性还更重要。

不让美国再吃亏是川普最重要的竞选承诺之一因此川普绝不会妥协

馨恬:您觉得为什么他会有那个使命感?

俞伟雄:因为他已经讲了30、40年了,他从年轻的时候就讲,那时候是讲日本,我觉得他对美国在这个贸易体系上面吃了很多亏,的确有一部分是有道理的。

那时候日本毕竟是美国的盟友,就做了改变,但是中国就是不愿意改变。中国现在不知道他们应付的是一个非常意志坚定的总统。

这个贸易,中国的崛起,其实伤害到美国中西部的制造业的蓝领工人,非常的深远,川普对这些人是非常同情的,希望能够帮助他们。

我觉得这是他竞选的最重要承诺之一,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放弃,不会妥协的。

即使美中达成贸易共识也不能避免美中之间的科技对抗

馨恬:从目前来看,双方都是在走更强硬的路线,那您觉得美中之间的贸易战会持续下去吗?

俞伟雄:中美之间的对抗,即使在未来的某个时点,双方可以达成一个贸易共识——最后中国终于了解到不能够再跟美国对抗了,因为这可能会导致一个新的冷战发生——即使中国与美国达成一个贸易共识,也没有办法避免中美之间的科技较劲,因为科技对于(美国)未来的国家经济、国家安全、国防发展都很重要。

经济学家谈贸易战(5):川普有使命感要打赢对中方的贸易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馨恬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