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投书 > 正文

孙维邦:“爱国”不能孤立发生 它以所受的剌激为先在条件

“爱”是由外部剌激所引发的一种情绪。情绪是被动的,是“果”不是“因”。而“爱国主义”却是一种立场,是主观上要用来发生作用的,而非被作用造成的果实。“爱国主义”就只是官方的指令,不出于“爱”是由剌激所引发的情绪波这个本质属性。“爱国”本质上不是情怀,而是强迫的立场,它来于社会决策,不出于人的自然情感。“国”能够被民所爱的先在的条件是什么呢?

老孙果决回曰:它就是———“国家”必须首先爱国民!

无“国家”首先爱人民这个先在条件,就成立不起“爱国主义”立场!

“共产主义宣言”所奠基的“共产党人的'初心'或'宗旨'”,是把国家定义为“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在这样的存身背景里,爱国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就使国器丧失了国器性,偷换成压迫与控制国民的口实与刀把子。在本质上不是出于情感的“爱”,而是一种通过在手段上的恐怖对国民发动的威胁。

老孙坦荡表示:港人的抗争,既不是“乱港”也不是“港独”,更不是美英西方势力的操纵,而是———社会主义是对人的生命存在的灭顶之灾,共产党就是人的灭顶之灾的操盘手。

此结论不是老孙的发明,而是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男士的专利,他在8月24日于深圳的全国港澳研究会专题座谈会上讲的:“中共当年推出'一国两制'时,很多港人担心中共说话不算数。于是出台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把“一国两制”政策制度化”。

他又说,现下“香港形势严峻,如果'一国两制'不复存在,“中央直接接管香港,在香港实行 大陆法律和社会主义制度!对香港所有市民,对所有持份者,这是灭顶之灾,是百分之百,毁灭性的损失,是不可承受之重“。

此讲话是为贼者的不打自招,网友侃曰:“这段发言不是在说'大陆人每天都生活在灭顶之灾里'这个意思吗?”还有的说:“灭顶之灾,就是中共承认中共的社会主义是恶魔制度还有的说”,“这才是'好的制度的‘自信’呢,连自己人都不相信',估计这位王部长快'被'反腐了-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罪”。

王部长的话说出了“一国一制”或“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就是“对国民实施灭顶之灾的压迫!”并且“是百分之百,毁灭性的损失!”老孙此一批判的真际性是任谁都不能证伪的!

但这一批判的要害却在更深层的心理学方面,亦即———

为什么中共官员如王振民部长,乃至最高的毛,邓,江,鹏........们的讲话为什么一不留神就承认:社会主义是罪恶的制度,共产党是这一罪恶制度的操盘手。这是因共产党人也是人,自然人所能有的当然就是自然本性,而自然本性不可抗地授之于自然力,自然事物就不可能与本身的自然性相分离,无论怎么忠于《共产党宣言》人的自然性都不可能从生命里分裂出去。而《宣言》是对人性的重新塑造,只能用在口头上,说给外人听。是以心里想什么不能从外部窥测为心理条件才讲的话。“忠诚于党”,“忠诚于党的宗旨与事业”本不是人性的构成成分,只是拿来应付党头的。入了党的人实际上还是原来的人,就不能不服从大自然所服予的本能。所以邓小平一不小心就向美籍华人朱传榘说“朱先生啊,你看这怎么好啊,我们共产党对人民犯罪啊“向非洲各国元首说:“我劝你们别搞社会主义,只要经济搞上去了,叫个什么名字还不行呢“,向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说:“根本就没有十七勇士抢渡大渡桥这回事,那是为了宣传胡吹的'。

而江贼民则叫儿子“赶快去美国,一旦共产党快台了,全家有个去处”还说“许多高干都脚踩两条船,早就选好了退路”并说:“这条船翻了,沉了,大家谁也跑不了,都得人头落地”而习与王都说:亡党已不再是虚言......这都证明共产党头目们没一个不真心实意地认为共产党就是恶棍是土匪,社会主义是罪恶的制度。因为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自然人,背地里不能不发生自然人的经验,但这只能在自己心里说,公众场合就只能说谎话。

老孙斩钉截铁说:!自然界里没有能违背自然力的事物人是自然事实,所以一不小心就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谎话是撒谎时才用的,所以一旦忘了撒谎的主观故意,就如贼不打自招了共产党是流氓党这个实情。

因而该问的就是:共产党该不该被打倒五星红旗该不该被拆除并扔入大海中去共产政权该不该被人民所挑战,被永远埋葬?

革命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颜色,存在的只是必须革掉共产党!埋葬共产党!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阿波罗网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