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超想象中共高层方寸大乱 大放水9000亿被贬值砍3000亿 白宫要维持90%上轮贸易草案

为挽救下行不止的经济,中共决定同时推出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措施,释放长期资金9000亿元人民币。然而,人民币贬值却在大幅度抵消中共大放水的效果。大纪元根据中共官方数据计算,截至9月2日的66天内,人民币贬值令中国短期美元债的偿债成本剧增超3000亿元人民币。最近6天之内,中共国务院连续召开三次财经会议。旅美政经观察人士秦鹏认为,这是中国经济严重程度超想象的信号。中共在贸易战中自食苦果,正经历着数十年来最糟糕的一年。大放水的结果将使情况更加严重。

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6日在CNBC电视采访中表示,他并不想就接下来的美中贸易谈判作出预期,但中共返回谈判桌是好事情,而且对方的情绪也更加冷静。他强调,美方希望重新回到今年5月,被中共搁置的谈判阶段,当时双方已非常接近一个完整的贸易协定。新一轮谈判,至少应重拾其中90%的内容。

人行宣布降准放水9000亿元人民币

中共人民银行周五6日宣布,将在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外,将额外对于省籍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准率1个百分点,定向降准将在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

中共央行表示,此举将释放放长期资金9000亿元人民币,其中包含全面降准8000亿元及定向降准1000亿元。

人民币贬值,66天内中国美元短债成本剧增3015亿元

中共释放的9000亿元人民币资金,将被人民币贬值大幅度抵消。

受中美两国9月1日起如期加征关税的影响,截至9月2日,在岸人民币累计贬值了4%,其中,8月全月累计贬值3.63%,创1994年汇率并轨以来的25年来最大月度跌幅。大陆企业离岸美元债券因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偿债压力大增。

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6月28日公布,截至3月末,中国全口径(含本外币)外债余额为19717亿美元,其中明年3月底前要偿还的短期外债超过1.25万亿美元,接近外债余额的三分之二。

大纪元报道分析,与同期接近3.1万亿美元的大陆外汇储备比较,这1.25万亿美元短期外债的比例相当于超过40%。

在1.97万亿美元外债余额中,有1.08万亿美元的美元债。公开数据显示,3月末中国全部外债的短债比例为64%,按此估算,美元短期外债约6900亿美元。

上述官方数据在6月底公布时,所参考的人民币汇率约6.733,但至9月2日收市已贬值至7.17,相当于用人民币买入美元还债的成本,仅美元短期外债而言,66天内其偿债成本就剧增3015亿元人民币。

据彭博社估算,除了官方提供的债务数据,大陆企业海外子公司尚有6500亿美元债务,光是2020年上半年,大陆企业就有高达63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

大纪元报道认为,未来倘若外汇储备显著下降,反过来促使人民币可能进一步贬值,或对大陆金融市场构成动荡。

秦鹏:中共国务院6天3次重要财经会释放什么信号

8月31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开会研究金融支援实体经济等工作;9月4日,国务院常务委员会表示,要加大力度做好“六稳”;5日金融委再召开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国务院副总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出席并讲话。

旅美经济时政分析人士秦鹏对《希望之声》表示,当局6天以来3次会议商量金融维稳对策,释放出经济严重程度超乎想象、官方将加大投入救经济的信号。经济下行,就是三驾马车全部失灵,目前体现出来就是政府投资乏力,企业投资无心,消费增长无力,出口增长无助。

秦鹏认为,中国经济下行根本上有四大原因:

首先,政府负债率太高。中国政府垄断了国家资源,依靠政府投资和消费是中国特色经济增长的主动力。

其次,民营企业被歧视。最近几年,在“国进民退”、环保一刀切、社保加速征收和各种高额税费的压力下,民企不仅越来越发展困难,而且金融上也被首先供给侧“改革”了,很难借到钱或者借到便宜钱。

第三,中国的国民收入分配结构不合理,倾向于政府、国企,普通公民收入增长缓慢,成为被各种权贵势力收割的韭菜。

第四,歧视或打压外企,以及贸易战背景下企业外迁,产业链开始断裂。

中共近期密集出台系列措施,包括减税降费、增加地方债和专项债发行和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等。

秦鹏表示,这些措施可以部分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但无助于解决根本问题。中国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是制度性问题,分配问题根本上也是制度性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如同隔靴搔痒,放水的结果更会是继续推高通涨、造成房地产那样的畸形产业,人民币更不值钱。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