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信仰 > 正文

车要开走时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二十一世纪的古拉格真相(1)

目录

一、逮捕

大抓捕

进京上访

九点九米巨幅

点名重判

突如其来的绑架

命殒京城

二、秘密刑讯

北京七处的特殊任务

攻心术

与世隔绝的日子

从杀心到杀身

百日酷刑

三、法律之上

莫须有的定罪

从公审到秘审

一个字加一年

四、从“监狱城”到“维稳费黑洞”

监狱扩建薄熙来当“急先锋”

江泽民秘密接见马三家狱警

公开的死亡名额

地狱转世的女魔头

公元9991年的“牙刷帝国”

五、洗脑班:法外黑监狱

第一起迫害致死案件被外媒曝光

“转化率”:万恶之源

强行进班

心理战

不让睡觉

精神失常

新津下毒

“老赖”的哲学

与劳教所一脉相承

六、超级黑工厂

监狱变公司

敢问出处?

让人唏嘘叹羡的每月60元“工资”

“这样的饼干你会买吗?”

国际谴责

七、隐秘的投毒

致命药物

六次投毒

她的右脚掉落下来

转化针与废功药

花季与噩梦

白衣魔鬼

八、墙国之罪

发声致罪

更长的刑期

无所不在的监控

警察国家

九、精英们的梦魇

诱骗

清华才女之死

当法官遭遇法官

药剂师被灌毒药

“没想到……”

齐白石孙女被逼给劳教所作画

十、难中的孩子

小小“囚徒”

“他、他、他……”

从灵堂被带走

“妈妈呀,你快飞出来吧!”

救父之路

十一、被掩盖的罪恶

“被自杀”的鲜活生命

哪天死的?

“释放我妹妹的遗体”

他们缘何成为“无名氏”

十二、活摘!

后腰为何缠着被绷带?

“肾来源太可怕了”

在这里,他们成为代号

失踪者:他们是否一息尚存

结语

序言

《古拉格群岛》,是1970年代由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写作的揭露苏共集中营的纪实文学,淋漓尽致地刻画了共产极权灭绝人性的残暴面目,对于生命的随意践踏,纵容恶者欺凌善辈,打着“人间天堂”的幌子,把人群按阶级划分,地主、富人被打入另类,让“古拉格”成为二十世纪为人瞩目的“反人类标签”。

1990年代,随着东欧以及苏联解体,更多的真相公诸于世,相当数量的共产政权文件解密。美国历史学者阿普尔鲍姆从大量的史料中,缜密梳理、条分缕析地还原了古拉格的来龙去脉,成书《古拉格:一部历史》。

在这部历史著作中,详细披露了“古拉格”的演变过程,富人、有产者、非共产党人,成为被打击对象,这也是任何一个共产政权暴力夺取政权的出发点,中共三反、五反、镇反、文化大革命、柬埔寨红色高棉大屠杀,靠杀戮让人民恐惧,靠掠夺补充经济。

在用谎言及暴力控制一切之后,世人沦为共产邪恶的工具。在斯大林时期,古拉格逐步演变成为开发远东地区的劳动工具。“斯大林始终要求定期了解劳改营的‘囚犯生产能力’,经常是通过具体的统计数字:它们生产了多少煤炭和石油,使用了多少囚犯,劳改营的负责人得到了多少枚勋章。他特别关心远北建设管理局——位于东北边远的科雷马地区的劳改营联合体——的金矿,要求定期、准确地向他报告科雷马的地质情况、远北建设管理局的采矿技术和所产黄金的精确质量。为了保证他个人的命令在遥远的劳改营里得到贯彻执行,他频繁派出检查人员,而且经常在莫斯科召见劳改营的负责人。”

有劳动能力的获取食品,而没有劳动能力的老弱则只能忍受饥饿,这是造成集中营大量非正常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整个二十世纪,苏共、东欧、非洲、北美、南美,以及窃国的中共,制造的红色恐怖、内战、大规模屠杀、集中营、劳改营,造成的死亡数以亿计,难以厘清。

当1990年苏联及东欧解体,世人以为共产主义走到了尽头。中共自1980年代改革开放,以及2001年加入WTO,世界认为纳入全球化序列的中共体制将逐渐为正常社会的普世价值所融化、消解。

直至2018年、2019年,奉行普世价值的西方地区霍然发觉,社会主义思潮在西方国家已无声无息间登上大雅之堂,披着“高福利”外衣的公有制思想在侵蚀整个世界,红色渗透甚至浸染了年轻的一代。

在冷战中退场的共产主义,却在均贫富、纵逸欲的去道德化的物质主义浪潮中,盘踞了迷中世人的脆弱心灵,并开始在意识形态搏弈中声调高扬。

中共“画皮”被轰然剥落,令世界震惊的是,百年红祸屠杀了无数的生命,聚集的邪气居然铸就了一个“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体。如果说以前的共产邪恶是以戕害生命为主要特征,而二十一世纪的中共则不仅害命、杀人,还要诛心。

从1999年开始,中共头目江泽民把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作为头等大事,以仕途升迁和巨大的经济利益裹挟了各级官员倾力迫害法轮功。亲自发令、亲自拨款、亲自扶持一线打手、亲自点名重判,对于转化(即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数量,作为考察各级官员的首要指标。

在已有的反人类罪行中,有毒气杀人、有人体试验,却从未有过群体性采用打毒针、下毒药的精神性药物致残、致死的先例;更没有大规模“活体摘取器官”的魔鬼行径。

在极权掩盖之下,真相尚未完全呈现,然而,仅就已经昭然于世的事实而言,足以令人震惊,而更为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就在我们的身边,就在当下这一刻,令人发指的罪行依然在发生着!下面的系列报道,旨在揭开二十一世纪古拉格的真实面目,真相可让良知苏醒,真相可以制止罪恶,真相可以解开心锁!

一、逮捕

非法押送学员的车要开走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一个学员勇敢地冲到马路中央,迎面拦住押送学员的车,大喊:不许走!不准抓人!紧接着,后面一批又一批的学员也奔过来,坐到马路中央,拦住押送学员的车……

大抓捕

1999年7月19日,王治文家附近已经悄无声息地布置了几十辆警车。与此同时,上万名武警已荷枪实弹进入北京,周边军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这是1989年学潮事件以来,军警的又一次高度戒备。

这一切都是针对法轮功这个信仰群体而来。

这一天,江泽民召开中共中央高层会议,以邪党总书记的身份下令开始迫害法轮功——一个按照“真、善、忍”修炼的群体,据国家体委统计,当时法轮功修炼者近亿人,包括中共高层人士及家属,也包括军队干部、高级知识分子等等。这令江泽民非常不安。此前的“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被他说成是围攻中南海。

在他的指使下,7月20日凌晨中共警察启动了全国范围的大逮捕,先将全国各地的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辅导员强行抓走。

王治文,原为铁道部物资公司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成为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也是“四二五”上访的谈判代表之一,成为重点抓捕对象。

王治文被捕前与女儿的合影

实际上,“四二五”上访之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就在做准备工作,在全国范围对法轮功进行调查摸底,到炼功点搜集负责人的单位及个人信息。据逃亡到澳大利亚的原中共“610”官员、一级警司郝凤军所掌握的情况,在1999年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中南海上访事件发生前,中共就一直在监视、骚扰法轮功,他们收集了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的详细信息。2000年之后,郝凤军被抽调到天津公安局的国保局、“610”办公室工作,在那里看到了天津3万多人的名单,每个人的细节都有,包括地址、工作、家庭成员等等。所谓的“610”办公室是元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1999年6月10日纠集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四·二五”和平上访现场:静静的上访群众和悠闲的警察,看不出任何“围攻”的气氛,却被江泽民诬陷成“围攻中南海”

“四二五”之后,一些省市已经开始动手。1999年5月22日河南信阳法轮功学员在正常炼功时,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干涉,十几辆警车和上百个警察把炼功者围在中间并抢夺炼功的录音机,还抢夺法轮功简介旗。

辽宁省大连市还出现了大量销毁法轮功书籍的情况。1999年6月17日下午5点,大连市中转货运公司车辆 B-90743大货车,满载1700包、约20万册法轮功书籍,在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保安值勤人员的押送下,在东北财经大学印刷厂门前卸入印刷厂仓库。据押送人员称,此书是违禁盗版书,卸入印刷厂准备予以销毁,无视法轮功书籍完全符合国家《出版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

北京周边更是阴云密布,为了防止进京上访,河北各县域的出入口24小时都有人监控把守。6月4日至6月5日,石家庄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段荣欣、周西蒙、苗英志被非法拘禁近24小时。

7月20日,大抓捕在全国铺开。古城西安,7月20日早上6点10分左右,许多警察同时出现在西安城区各法轮功炼功点上,未出示任何手续就强收横幅,非法抢走录音机,还指名道姓地将辅导员或炼功点召集人强行带上警车。下午2点左右,天津市十几位学员被公安人员被警察殴打,强行拖入警车。

7月21日,辽宁抚顺街头惊现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人体拦军车的一幕。7月21日上午,很多法轮功学员来到抚顺市政府,和平理性地要求释放被抓捕的辅导员。市政府拒不接待学员,调来大批警察和武装士兵、武警,威胁学员解散,否则就武力带走。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学员们坚决不走。政府命令武警强行抓人,很多学员被暴力抓起来,关进车里。

非法押送学员的车要开走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一个学员勇敢地冲到马路中央,迎面拦住押送学员的车,大喊:不许走!不准抓人!紧接着,后面一批又一批的学员也奔过来,坐到马路中央,拦住押送学员的车……

短暂的僵持后,大批武警开始疯狂施暴:他们野蛮地把坐在路中间的学员揪起来,摔出去,有的被摔在地上,有的被摔在人群中,有的被摔砸在后面学员身上,一时间人压人,人砸人,场面非常混乱。在武警的暴力开路下,押送学员的车缓缓往外开……学员们被摔出去后,又返回来拦车,不允许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抓。

1999年7月22日,各个事业单位党组织内部传达了关于邪党中央所谓“取缔”法轮功的文件,并要求所有党员按要求表态。1999年7月23日,“(邪党)民政部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邪党)公安部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的通告”、以及编造的“因修炼法轮功致病,致残,致死的部份案例”和“(邪党)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人民日报》的社论,从当天下午3点开始,在广播、电视上重复播出。

一时间乌云笼罩,迫害一开始就异常残酷,短短几天就有学员被迫害致死。1999年7月22日,原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李宝水,在没有任何罪证材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关到大庆市看守所所谓“隔离审查”。24日,李宝水的办公室、家里均被非法查抄,李宝水本人也从看守所强行押到大庆市公安局,由当时的治安大队队长褚某带人非法突击审讯,好似如临大敌一般。

原大庆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李宝水

7月26日上午,“里边”传出话来,称李宝水叫其家人送点水去,当时李宝水妻子看到他已经被迫害得憔悴不堪,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李宝水的妻子到家后情绪尚未平静,大庆市公安局急三火四又叫她快到现场。此时,不到39岁的李宝水,已经横卧在公安局治安大队高楼大厦冰冷无情的水泥地上。而家人连找个问话的地方都没有,没人接待,没人答复。

据明慧网消息,大庆公安局有个警察到齐齐哈尔“办案”,与齐齐哈尔市警察在一起喝酒时告诉那个同行,李宝水不是跳楼死的。“听说李宝水的站长是法轮大法师父亲自任命的,以为有什么委任状之类的东西,当时我们朝他要‘委任状’,他说没有,我们就折磨他。”

2000年7月21日晚8点多,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龙塘镇法轮大法辅导员董永伟在大连被当地警察非法跟踪,董永伟刚从大连市回来,还没等进家门,就被守候在家门外的龙塘镇派出所孙所长、警察张恒海以及另外一个警察强行带走,当晚直接被非法押送到旅顺口区看守所。

董永伟临终前艰难地写下“我没写保证书”

几天后有人去看望他时,见他坐在铁椅子上,双手被铐在椅子上。8月2日中午,董永伟从看守所放回家,他从警车上出来时,身体非常虚弱,当即呕吐不止,白色T恤衫肩膀上有已经发黑的斑斑血迹。当晚,他全身发热,疼痛不止,人已经虚弱得不能说话,只能用笔写简短的话,但是意识清楚,思维不乱。家人劝他去医院,他一直挥手,表示不去,并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意思是头掉了算什么,当时他难受得一夜没睡。

8月3日中午,董永伟更加虚弱,疼痛难支,家人强行把他送到大连210医院,入院时,医生已经检查不到他的脉搏和血压,但此时的董永伟仍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1小时后,刚刚从看守所放出不到24小时的董永伟离开了人世,年仅52岁。在他临去世前,他艰难地写了六个字:“我没写保证书”。

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从1999年开始迫害以来,至少有110位原各地辅导站义务辅导员、及义务负责人遭迫害致死。

海外游行纪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