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秦鹏:中共国务院6天3次重要财经会议 释放什么信号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

在最近中国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压力下,中共国务院在过去6天内,一连召开3次重要财经会议:8月31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开会研究金融支援实体经济等工作;9月4日,国务院常务委员会表示,要加大力度做好「六稳」;5日金融委再召开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出席并讲话。

刘鹤表示,经济金融面临新形势,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增强忧患意识,金融机构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力度;地方政府首要任务是金融维稳,要强化当地风险处置责任和维稳责任,「防止发生群体性事件」。

旅美经济时政分析人士秦鹏对本台表示,当局6天以来3次会议商量金融维稳对策,释放出经济严重程度超乎想象、官方将加大投入救经济的信号。

经济下行的根本原因

秦鹏说,经济下行,就是三驾马车全部失灵,目前体现出来就是政府投资乏力,企业投资无心,消费增长无力,出口增长无助。

从根源看,有四大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政府负债率太高。中国政府垄断了国家资源,依靠政府投资和消费是中国特色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中共2008年以来的发展思路就是银行放水,政府借钱发展铁公基发展房地产,这样的结果就是快速推高房价,政府债务推高到了可怕的程度,恶果从2012年就开始显现,经济增长速度不断下滑。最近两年,政府投资就已经有气无力,政府的财政收入加卖地收入,还不够支付债务利息。所以政府增长越来越难,在经济下行时期当然就更加糟糕。

第二个原因,民营企业被歧视。最近几年,在“国进民退”、环保一刀切、社保加速征收和各种高额税费的压力下,民企不仅越来越发展困难,而且金融上也被首先供给侧“改革”了,很难借到钱或者借到便宜钱。而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下,民企更不敢投资、不愿投资。从去年10月以来,中共定向降准,以及适度宽松,愿意借钱发展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也都依然很难受益。

第三个原因,中国的国民收入分配结构不合理,倾向于政府、国企,普通公民收入增长缓慢,成为被各种权贵势力收割的韭菜,住房、医疗、教育高额支出,更使得居民可支配收入日益减少无钱消费。在经济下行时期,失业无救济,居民消费不得不降级。农村收入更是多少年零增长或增长缓慢。

第四个原因,歧视或打压外企,以及贸易战背景下企业外迁,产业链开始断裂。长期以来动辄以民族主义转嫁国内矛盾,仇日、仇美、仇法、仇韩…..而且还要求外企强制技术转让、建立党支部。在经营成本不断增长的情况下,企业遇到贸易战,当然要加速外迁。与最大客户美国交恶,高科技“脱钩”,则雪上加霜。

当局应对措施能解决问题吗?

刘鹤会议上提出,金融管理部门要强化监管责任,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支持愿意创业、有较好发展潜力的地区和领域加快发展,稳妥化解局部性、结构性存量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等。外界预计,短期内财政、货币政策都会有相应举措公布,「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乃情理之中」。

秦鹏表示,这些措施当然有用,可以缓解部分经济下滑。但是无助于解决根本问题。

经济恶化创业自然无动力,实体增大投放力度其实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很难惠及中小制造业。中国的问题现在是结构性问题,是制度性问题,分配问题根本上也是制度性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如同隔靴搔痒,放水的结构更会是继续推高通涨、造成房地产那样的畸形产业。

而降准其实就是放水。在政府不肯做结构性改革的情况下,不肯缩减政府规模再度真正的减税降费,也不敢降低利率进一步推高房价,中共就只能采取所谓的定向降准这种勉为其难的手段。实际上真正的定向是很难的,而且放水的结果还会加快通涨、人民币更不值钱。

秦鹏还表示,当局要力防发生群体性事件,与经济下行有关也与明斯基时刻到来有关,一方面企业很多倒闭或者外迁,失业增多,另一方面金融机构、P2P、理财产品爆雷会增加,甚至有些大企业的债务出现危机或本身倒闭,也会造成群体性事件。

最新消息,9月6日,中共央行公布将于9月16日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另外对省级区域的城商行再额外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郑清源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