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东方:美国国家主义的兴起

川普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

川普(特朗普)能够当选美国总统,背后是美国国家主义复兴、回归传统的潮流。美国哈德森学院资深研究员克里斯・德木斯有一段精辟的论述,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美国历史上发生过两次类似的国家主义和宗教复兴,一次是发生在十八世纪三十年代,提倡个人自由,提倡自治,许多妇女和黑人成为基督徒,为美国独立奠定了民意基础,也是美国独立宣言的文化基础。第二次国家主义和宗教复兴在一百年之后,提倡道德约束、社会公正,导致了美国最终废除奴隶制度。

今天美国社会再次国家主义的复兴,主要原因是联邦和各级政府偏离了美国立国的宗旨,表现在几个方面:边境没有保护,移民归化没有控制﹔立法越来越偏离选民的意愿,越来越被国际组织和职业官僚把持﹔国家的概念越来越淡,美国公民的概念越来越淡,美国人都被贴上种族、宗教、和其他各种组织的标签﹔三权分立受到侵蚀,党争越来越激烈。

国家主义的基点是正视现实、自我约束,国土是有限的,自然资源是有限的,经济要根据本国公民的需要,根据本国的资源,根据市场良性发展﹔国家是有历史、文化、和正统的生活方式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取决于各国实力的消长和本国人民的福祉。

二战之后,全世界都在走大政府、大社会、国际化、一体化的道路,无视国家之间存在的不同,用国际机构取代主权国家,推行一厢情愿的治国政策。

理想主义者们认为,非法移民是因为有边境线造成的,人遭遇困苦是社会不公造成,要解决社会问题,不是约束自己、量入为出,而是打破传统观念。比如前不久民主党电视辩论会上,所有的候选人都举手赞同给每一个非法移民提供免费医疗保险,他们提倡医疗是人权,应该免费,他们相信美国不该有边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在不久的将来,美国将不复存在。

对曾经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来说,对民族主义的复兴并不陌生,因为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都是失败的,独裁者们往往会祭出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大旗转移注意力。如今在民主社会,特别是西方民主社会,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在抬头,道理也是一样。过去几十年来的大国际主义失败了,西方民主国家没有走暴力革命,但也大大小小走了社会主义的道路,老百姓不再对乌托邦抱有幻想,国家主义兴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