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海涛评论:世间无报应 不妨认为有

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倒下,而是倒下之后,还有很多人鼓掌。

前两天,曾经主政我家乡的官员徐某落马了。消息传到我老家的同学微信群里,有人在群里鼓掌,有人说‌‌“时候一到,必定要报‌‌”。

徐某在我们那个市工作了13年,两年前已经任职到更高的位置。

在我老家的很多人看来,徐光的落马是个报应。因为,他在那里主政的时候,曾经掀起过闻名全国的平坟运动。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动人家的祖坟是罪大恶极的行为。何况,当时全市推平了至少两百万个坟头,涉及到的人家实在太多。

‌‌“报应观‌‌”是中国人最朴素的观念,但也是最无聊的观念,大约是无能的表现——当人们对某种恶行无能为力的时候,便寄希望于上天来收拾作恶者。

事实上,大家并不相信真的有个上天存在,那不过是给自己的无能找一个借口和远在天边的侠客。

可是,如果某天作恶者真的倒掉了,大家就会姑且当上天真的存在——看,时候一到,必定遭报。

可是,作恶的人哪里会相信这一套,否则这世上早就没有坏人坏事了。

我也是不相信这一套的,就像不相信徐某的落马是平坟引发的报应。毕竟,平坟风波过去几年之后,他走到了更高的位置。

但我不反对家乡的人误以为徐某遭到报应而高兴,也支持他们鼓掌甚至放鞭炮。人嘛,是需要点娱乐和娱乐精神的。

另外,这样的掌声和鞭炮声,总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警示价值的。

我之所以说价值只有一点点,是因为总觉得这样的情况说不定能惊醒一两个身在其位的人——他们说不定会认识到,那么嚣张,真的没有必要,嚣张到削平百万人家的祖坟,其实是愚蠢至极的。

大概是2012年十一假期,我在老家的街头看到一个巨幅的标语,写着8个大字,‌‌“平坟复耕,利国利民‌‌”,当时大为震惊——我家的祖坟,既不利国也不利民。

被震惊的还有很多媒体。不久,各地的媒体记者‌‌“潜入‌‌”我家乡的田间地头。这场平坟行动,就此引发全国范围的关注。

其实,祖坟,就是一个土堆而已,有些地方把它抽象为供桌上的小木牌或一座墓碑,只具有‌‌“象征意义‌‌”——它告诉我们,从哪里来的,以及将要到哪里去。

随着时间的流失,所有的坟头都会消失,所有的墓碑都会倒塌。那个土堆突然被平掉,似乎并不影响日常生活。

但是,我和家乡的人一样,还是无法接受,那个小时候每年春节去上坟的土堆突然没了,仿佛一下子被切断了与祖先的联系。家乡的人们没有什么‌‌“信仰‌‌”,如果有,大概也就是‌‌“金钱‌‌”和‌‌“祖先‌‌”了。金钱关系物质,祖先关系灵魂。

我们那个市有上千万人口。什么事能够一下子同让如此多的人同时‌‌“共情‌‌”呢?恐怕只有大面积平坟这件事。

徐某在我们那个市主政的时候全市强推平坟这样的事,我觉得这家伙挺有胆量的。一下子干出让至少几百万人同时反感的事情,该是多么狂妄和愚蠢啊。

不过,在佩服徐某的胆量之外,我当时就认定平坟事件必将以失败告终。几乎将每一个家庭都得罪的事情,如果能够成功,那才是见了鬼。

可为啥还要干呢?除了利益上的考虑之外,大概是权力的幻觉让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吧。一声令下,轰轰烈烈,200万个坟消失,确实体现了权力的神奇。

但我还是坚信,面对家乡上千万老百姓构成的海洋,那神奇的权力,也不过是一叶小舟罢了。今天迫于压力把坟平掉了,明天可以把它悄悄拢起,得雇佣多少个人看住200万个坟头的此消彼长?

耳光很快响起。2013年的春节,一夜之间,我家乡的平原上,上百万个坟头又重新隆起了——过年要祭祖,总不能对着一片空地祭祖吧。

这个奇幻的过程,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折腾。

……

几年过去了,那些重新拢起的坟头上的草已经又几度枯荣了,家乡的人们也已经忘了当时的折腾。

直到最近,徐某落马,让我家乡的很多人又想起了此事,生出‌‌“报应不爽‌‌”之爽快,以至于集体鼓掌。

虽然这样的掌声纯属自娱自乐自我慰藉,但也算给徐某划上了一个彻底失败的记号——最大的失败不是倒下,而是倒下之后传来一片掌声。

每个人都会被周围的环境所挟裹,都有各自的无奈。但是,即便必须作恶,也有枪口抬高一寸的自由。这是良知,也是最后的自我救赎。

当然,上面这一段,对于良知已经泯灭之人,纯属无用之废话。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海涛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