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江静玲:香港北爱尔兰化 可能有多大?

香港“北爱尔兰化”论述基础为,在抗争与暴力冲突不断的情况下,若中共军方或维护中国国内治安的武装警察在港府要求下驻进香港,当年英国长期在北爱街头驻军的情况可能在香港上演。中共武警或解放军会出现香港街头吗?北京和港府迄今都未排除此一选项。

2019年9月6日,香港抗议者在九龙旺角太子站外示威,要求港府回应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四项诉求。(美联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周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正草案。对于许多关切香港的人士,香港特区政府此刻撤回条例修正草案确实令人感到些意外,吊诡的是这个讯息是透过亲中媒体,在林郑月娥正式布达前先行透露,足见港府决定如此做,北京仍是幕后操盘者。关键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宣布撤回条例草案?此举能够缓和被形容已逐渐走向北爱尔兰化的香港吗?香港政经抗争和社会分裂能与历经三十年血腥冲突的北爱并比吗?

香港“北爱尔兰化”论述基础为,在抗争与暴力冲突不断的情况下,若中共军方或维护中国国内治安的武装警察在港府要求下驻进香港,当年英国长期在北爱街头驻军的情况可能在香港上演。中共武警或解放军会出现香港街头吗?北京和港府迄今都未排除此一选项。

反送中并非香港九七年回归中国以来的首次抗争,过去五年内,香港登上国际媒体的相关事件,包括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雨伞革命,占领中环行动;2016年,发生在旺角警民冲突的鱼蛋暴动。今夏以来的“反送中”抗争则是持续升级,元朗白衣人暴力事件充分显示了香港已不仅在政局上,建制派与非建制派壁垒分明,香港社会的亲中派和民主派也已出现重大裂痕。

若从这个角度观察,香港回归中国后的演进与当年北爱尔兰人民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分裂为泾渭分明的两大帮─亲英国的联合派和主张与爱尔兰统一的共和派在政治上的分歧,以及共和派在北爱从住屋、就业、分配等受到的歧视和不平,引发公民运动的抗争改革,包括要求禁止警察暴力和投票权,与香港过去这段期间的发展确有雷同处。

英国政府对北爱当时的局势始终保持克制,但暴力冲突持续升高超出北爱自治政府处理能力范围,迫使伦敦政府于一九七二年直接接管北爱,派军维安。结果不但未能平息抗争暴动,反而引发爱尔兰共和军(IRA)武装组织接下来长达二十年的对抗,武装冲突、恐怖袭击甚至从北爱扩大到伦敦和都柏林。今天伦敦地铁内没有垃圾桶,正是当年IRA在维多利亚地铁站内发动爆炸案的结果。

北爱意识形态之争引发的冲突暴力和改革,导致那一代的北爱居民,尤其是年轻人衍生出不同于英国人或爱尔兰人的“北爱尔兰人”族群身份认同。这与现在参与抗争的香港年轻人承认为中国公民,但坚称自己是“香港人”,非“中国人”的情况类似。英国政府的处理方式是,让北爱二百万人民有自己的种族认同;并在九八年后的人口普查中,增加“北爱尔兰人”选项。中国政府是否能让七百万香港人也有选择自己身份和种族认同的权利呢?

1998年的《贝尔法斯特协议》为从1960年代以来,因为一场抗议社会运动引发长达30年的北爱暴力抗争冲突带进和平曙光。这项和平来之不易,也不保证北爱的和平进程将一帆风顺,但英、爱政府和北爱两派人士的政治意愿和戮力,缺一不可。北爱经验给香港启示是,改革非朝夕可成,但暴力仇恨却可在一夕间兴起。武警镇压、派军维安收服不了民心,只会让社会更分裂、暴力更血腥。

一名曾参与1980年代香港谈判和1990年代北爱和平进程协商,两项重要事件的英方核心人士告诉笔者,香港和北爱体制截然不同,抗争源头和暴力持续升级过程却愈来愈相似。北京若不以当年伦敦处理北爱问题为师,香港北爱化不是不可能发生。

然而,北爱和香港有着一项最大的不同点,那就是中央政府政治体制的差别。前者是自由选举产生的民主政府,后者则是中国共产党掌控的集权政府。香港若真的北爱化,香港和港人的选择恐怕会比北爱和北爱人低且少。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