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谭笑飞:史上第一次重大事故 香港交易所也姓党?

失去金融和贸易两大支柱,香港的经济结构将十分脆弱,前景黯淡。国际金融财团很可能认为做空港币和恒指的时机接近成熟,并已经着手布局。中共显然无力从根本上扭转香港和大陆经济下滑的基本面,也没有足够的外汇去支撑港币和股市,而港币和恒指暴跌以及对大陆股市造成的巨大冲击将直接危及中共的独裁政权,所以只好采用操控交易所的流氓手段威胁国际金融财团:如果你敢做空港币和恒指,我就玩黑的。

9月5日,香港交易所的交易系统发生故障,期货期权等衍生品的电子交易无法进行。港交所下午两点宣布停市,直至深夜才宣布恢复交易。港交所称原因是交易系统供应商的软件发生问题。既然问题已经解决又不涉及“黑客”入侵,也就不需要警方介入,真正的原因就只有港交所才清楚了。

单单从技术角度讲,没有人敢保证任何系统软件不存在任何问题。但是从港交所这样的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角度讲,交易系统软件应该通过严格的测试和实时监控,并可以随时切换到应急备用系统,数据应该有异地备份,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要求。这次事故是港交所历史上的第一次,笔者印象中,这也是几十年来国际金融市场上唯一的一次重大事故。

不熟悉金融行业的人可能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业内人士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首先,金融交易的一个基本前提是交易的安全性,就是你可以在交易规则下按照你的意愿随时完成交易。如果这个前提不能得到保证,你所有的优势都没有意义。例如你有充足的资金、快捷的资讯、丰富的经验和准确的判断,在低位买入一只股票,而这只股票真的如你的判断是一只黑马。但是当你要在高价卖出获利的时候,你被告知交易无法完成,而等你能够交易的时候,往往行情已经逆转,你将承受巨大的损失。不要说中断一天的交易,就是中断几个小时、十几分钟,都可能涉及天文数字的财富的归属问题。如果在行情急遽变化的时候,几秒钟都至关重要。其次,按照正常情况,交易所应当保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运作,维护各方权益和市场秩序。客观上,交易所控制了所有的交易资金并进行结算,同时掌握交易资讯和行情数据,以及撮合成交的方式。也就是说,如果交易所故意作弊,也是做得到的,而且空间很大。比如交易所以设备故障为由暂停交易,错过一波行情,就可能使有的交易者避免损失,当然是以其他交易者没有得到应得的利益为代价的。交易所甚至可以完全脱离实际交易情况,虚拟所有交易数据,篡改结算价格,结果就是可以任意分配交易者的财富。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交易所这种金融机构,法律有全面的规范,监管部门进行严格的监管,交易所出于自身生存和发展的竞争,也极力维护公平高效透明安全的交易平台。当然这都是法治社会的情况。在中共体制内,交易所也是要姓党的。

1995年2月23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爆发了“327国债事件”。英国金融时报称之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这件事或许已经被遗忘,但是在这件事情中完成原始积累的资本大佬们确耳熟能详,比如魏东、袁宝璟、周正毅,刘汉。

财政部当时准备提高“国债贴补率”,其下属的中经开当然是近水楼台,立即大规模建仓做多,空头万国证券溃不成军。在交易结束前奇迹出现了,巨大的卖单把价格打了下来,空头“反败为胜”。按照最基本的交易常识,交易者首先必须把保证金存放在交易时才可以进行交易,而交易的规模以保证金为限,但是万国证券在交易所的保证金远远不足以支撑巨大的卖单。而就在晚上,交易所宣布收市前8分钟的交易无效。那一天的交易者经历了几次过山车,最后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倾家荡产。后来中共成立了财政部、人民银行、证监会、安全部、保密局等部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其实事情很简单,一边是财政部利用内幕消息,一边是交易所篡改交易规则,都是操纵市场,而且都姓党,所以调查结果也不了了之。

香港交易所的交易者不姓党(至少不是全部),如果交易所姓党了,这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了。在交易行情不利于中共的时候,交易所就“恰好”出现系统故障,或者完全虚拟交易数据,这就等同于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了。

香港交易所的这次事故本事就极其异常,而放在中美贸易战和香港民众反送中的大背景下,笔者大胆猜测有一种可能,这是中共在警告国际金融财团不要做空港币和恒生指数。

笔者在拙作《中国股市风险加剧》中提到,中美贸易战重创中国的经济,长期依靠中共谎言欺骗而维持的大陆股市岌岌可危。国际金融财团早就虎视眈眈,将顺势做空以获利,其策略就是先做空港币和恒指。如果香港股市暴跌,大陆股市必然一泻千里。而中共在香港的倒行逆施又大大加速了香港经济的恶化。香港成为亚太地区的金融中心和贸易枢纽,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香港健全的法治,廉洁高效的政府和自由港的贸易地位,而这些正在被中共侵蚀和破坏。失去金融和贸易两大支柱,香港的经济结构将十分脆弱,前景黯淡。国际金融财团很可能认为做空港币和恒指的时机接近成熟,并已经着手布局。中共显然无力从根本上扭转香港和大陆经济下滑的基本面,也没有足够的外汇去支撑港币和股市,而港币和恒指暴跌以及对大陆股市造成的巨大冲击将直接危及中共的独裁政权,所以只好采用操控交易所的流氓手段威胁国际金融财团:如果你敢做空港币和恒指,我就玩黑的。

中共的这步棋是饮鸩止渴。如果中共动用外汇与国际金融财团在对抗,就是一个“钱”的问题,因为双方还遵守金融交易规则。如果中共收编香港交易所姓党,这就等于挑战国际社会,公开抢劫,不是“钱”的问题了。国际金融财团的影响力可不容小视,而各国政府无论从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秩序还是从保护本国公司利益的角度出发,都不会坐视不管。所以说好戏在后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