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吴侃:林政月娥撤回修例背后中南海的身影

有外媒说香港人不怕死,这个说得不准确,准确得讲是不惧怕、不畏惧,不畏恐惧。因为要说不怕死,那些觉得前途渺茫的轻生也不怕死,只是对生的无望、无助。而且生死只是一线之间的事,但恐惧却是个长期的阴影,香港的抗争者面对不断升级的镇压,红色恐怖,没有畏惧,坚持抗争。

中共在国内面临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高层四分五裂、经济严重下滑;在国外,面对着美国的贸易战、经济制裁及军事围堵等。在此条件下,中共当局下令整风,引外界关注。

9月4日,林郑月娥突然正式宣布将撤回《逃犯条例》,但各界对于目前剑拔弩张的香港局势却没有松口气,因为这个迟来的撤回,已经不能满足抗争着的要求,从最初的撤回《逃犯条例》诉求,发展到6月份抗争者提出了五大诉求,之后一再强调,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难道港府不知道此时仅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不只是来的太迟,而且也是不够的。林郑月娥为什么还是要宣布呢。

我们来看之前,9月1日,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香港无线电视一番言论透出的讯息。因为胡锡进最近的言论有评论认为代表北京中南海高层在发声,所以他的言论代表了中南海决策层的某种态度。现今,中共官方也认识到自媒体的作用,在目前的制度下也想用某种方式通过自媒体来传递和表达他们的声音,他们利用代言人的方式。

在谈到对香港的感受时,胡锡进一开始就强调抗议者比他想像的一个是少,一个是暴力。这个“少”的含义就是不代表大多数。中共想缓解香港局势,但又不愿意认输,所以采取以退为进的手法,想分化、瓦解抗议者,达到使示威者被孤立,最小化。

当林郑月娥宣布撤回后,虽然很多民众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但明显已经公开出现各种声音,有的提出,香港警察非法,要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有的要求立即释放被捕关押的人士。这些要求虽然是五大诉求中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中南海不会立即答应,但这种不同步可能恰恰是中南海想看到和希望的,想达到的效果,分化、瓦解抗议者,为维持镇压制造条件。

胡锡进再一个强调抗议者暴力行径,放火的行为。这就是为进一步镇压制造依据了,往暴力上靠。这也是为维系镇压和进一步镇压制造借口。

今天香港局势失控,中南海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当初无端提出《逃犯条例》,在港人强烈抗议声中,不思改过,却想将港民从反‘送中’诉求中引向歧途。中共拿手的是制造斗争,挑动群众,这在中共运动历史、在中国近几十年的经历中已经太多。但是通过暴力能引向哪里,在大陆中共一贯将民众诉求变成警民冲突,不论民众是跟政府的,还是商家的,最后都变成金明冲突,在香港同样上演警民冲突。警察不是来对付违法犯罪份子的,是用来镇压民众的;警察职能已经变了,不是维护社会秩序,而是维护政权稳定。这就是为什么香港警察已经蜕变成香港公安的原因,把对付大陆访民的一套用在香港抗争民众身上,将香港抗争者变成访民。

在香港,港警也是港人,《逃犯条例》对他们也是威胁,大家的抗议也是为他们争取权利。记得最早有的港警背包上也是类似反‘送中’的口号,但在中共的引导下,在那些激情的港人推动下,变成警民冲突,真是痛心。

但这也是现实,社会就是这样,不可能都是一个思维、一个标准,有各种各样的认识,这就是社会现状。而民主社会就是有各种表现,民主制度是需要人的自律来维持的。但这种暴力情绪、暴力冲动恰恰是中共最愿意利用的,无论是港警还是示威者,暴力倾向都是中共最喜欢的,因为中共就是靠这个起家的,流氓暴力加欺骗。但这却给港人造成更大创伤,提出更多诉求。

这也是为什么特区政府不答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会。港警的表现,其实用粗暴与野蛮来形容都可能无法表达准确,有些镜头更是残忍,而且有那么多人被打伤,这些在媒体上表现出来。这也给社会带来创伤,因为暴力的背后是靠违法和腐败来支撑的,这让港警肆意妄为,所以有的媒体拍到港警对空旷的街道射击,被描述成戴了AI镜头,有的港警在那对着空气,做着各种防卫动作,这是典型吸毒产生幻觉的表现,但却没有机构去调查、监察。

对于港警的暴力,为什么港府就不能答应民众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会。现在外界普遍相信,撤不撤回修例,不是由有林郑月娥拍板,也不是特区政府能够决定的,这是中南海的决定。那么这就显示,撤回《逃犯条例》不是中南海真的让步,它的撤回修例的目的是分化抗争者;再一个它还要利用香港公安进行下一步的镇压,如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就等于抛弃了港警中这些中共的触角,那么,镇压就不可能维系,更不可能进行下一步的镇压。

香港毕竟不是大陆,虽然有人在网上跟五毛或者挺港警的对阵,常常用到类似于“快点南下出兵吧”这类话来激对方。在大陆,中共可以一手遮天,党媒可以一言堂的制造谎言。香港是个国际化城市,香港作为中国特殊的地区,世界很多新闻机构在这里有人员,媒体众多、网络发达,资讯非常快速,使得中共不敢轻举妄动。那为什么北京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让警察施暴,让黑社会白衣人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伤人?这就是中共的手段,用恐怖维系其对香港的控制,暴力是红色恐怖的手段之一。

从开始很多人就认识到,由于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国际社会的反对,加上中共内外交困,中共不敢贸然出兵。不是说中共不想出兵,中共是一直盘算着怎么镇压。有人注意到7月31日的李鹏追悼会。李鹏追悼会规格之高,可是除了江泽民和现任政治局人员,那些退休的前政治局成员都没有出席。有人解读成是跟李鹏切割,怕沾上“六四”血债。因为在网上,人们一提到李鹏,就想到“六四”屠城。其实,李鹏这个形象,一方面是他在“六四”时的表现,自己在前面为中共站台给自己造下的祸根;另一方面,是有人想转移视线,让李鹏背负的血债。很多人谈到江泽民以为江泽民“六四”没有明显血债。在中共体制内靠“六四”上位的江泽民没有血债,怎么可能。“六四”之后不遗余力地清算“六四”人士,在媒体上继续抹黑民众的民主诉求,极力渲染学生的“暴行”,这都是在江泽民领导下干出的。记得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当法国记者问到,“六四”被捕的女研究生在四川监狱被轮奸。江泽民脱口而出:“她是罪有应得!”

故意在网上炒作李鹏的血债,让人一提李鹏就想到“六四”罪人,江家帮起了很大作用。

很多人知道,李鹏在“六四”时不在决策层,只是前面站台。要说血债,那些决策的、真正有血债的死的时候,甚至邓小平死的时候,这些人不都去参加了追悼会,送了花圈。那时怎么没有这个切割的表现?而且这些没有参加李鹏追悼会的不是没有血债,有的甚至干了更大的坏事,背负参与活体器官移植的更大的血债,那个被活体摘取器官杀死的人数超过“六四”死亡人数多少倍,而且至今还在进行,在大陆信仰人士和维吾尔族都是被活摘的对像,只是中共在刻意掩盖。

那么这些人怎么不去参加李鹏追悼会呢。李鹏追悼会不只是给李鹏开追悼会,看过李鹏追悼会悼词的都吓一掉,杀气腾腾,毫不掩饰“六四”的血腥镇压。有些人解读认为那是给现在香港人看的。其实中共从不掩饰自己的血腥、恐怖,它就是要给人看,让人记住,要知道中共的厉害,所以很多中国人至今是余悸未灭。中共这套话语系统被称为黑话,外人看不明白,当局者才知晓。李鹏追悼会是拿死人祭旗,让这些中南海政治圈内的表态。所以很多中共高层,不愿再有血债,就不参加李鹏追悼会,等于是给主张镇压者看,他们的态度是不同意在香港使用军队。因为一方面国际上对人权恶棍在追责的呼声越来越高,制裁力度越来越大,这些退休的都想躲过去,不想再在退休之后给自己沾上血债,再给自己和自己家族造成麻烦。

另外一方面前几届的政治局人物利用九七香港回归,在香港投入大量资本、有的利益是通过香港传输。如果香港有变,他们利益受到损失。只有这届中南海的人在香港利益较少,所以不惜动武。只有双手沾满“六四”血债和活体器官移植血债的江泽民参加李鹏追悼会,利用这个机会露露脸,给江家帮的成员打气,同时给中南海当政者的镇压政策捧场。

在之前的对抗中,港人和北京中南海都没有退让的意思,而且北京一直制造紧张气氛,把环境搞得很恐怖,通过各种渠道透露已经准备出兵,甚至局势非常紧张。香港抗争者没有惧怕,加上国内外的反对意见,使中共一直没敢出兵,这是中共一直未能在香港得逞的原因。

邓小平那句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的“名言”,在中共很多官员脑子里成了至理名言。虽然这不仅不是真理,更连道理都谈不上,只是一种对权力欲望的疯狂者的心态表现,杀人、制造破坏、制造动乱,这是中共拿手的。

虽然目前没有出兵,中共在考虑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利用恐怖维系统治和自己在香港的利益。已经抓了近千人,死了好个生命,它再盘算再抓多少抗争者能够把事态控制住,已最小的代价获得“稳定”,这是中南海在考虑到。

人们现在都知道中南海在操控香港特区政府,中南海怎么控制香港呢?怎么制造出恐怖气氛的呢?操控林郑月娥一个特首,不可能。香港特区政府是一个系统,不是林郑月娥一个人说了算的,有各个行政部门,还有立法院、法院等等。中南海怎么操控香港事物,用特务。中共在香港除了中联办,没有公开组织,是利用特务机构在操控香港的各方面事物,包括安插在特区政府、香港警队、立法院,还有在媒体、各种形形色色的亲共社团、组织,甚至黑社会中的特务。利用特务和黑社会制造的恐怖在维持香港局面。流氓在耍无赖时,最能吓住人的就是制造恐怖氛围。

有外媒说香港人不怕死,这个说得不准确,准确得讲是不惧怕、不畏惧,不畏恐惧。因为要说不怕死,那些觉得前途渺茫的轻生也不怕死,只是对生的无望、无助。而且生死只是一线之间的事,但恐惧却是个长期的阴影,香港的抗争者面对不断升级的镇压,红色恐怖,没有畏惧,坚持抗争。

中共不会撒手放任,中共最擅长的是制造恐怖、破坏、制造动乱,香港今天的状况就是中共北京当局一手造成的。有人说香港正面对白色恐怖,这是因为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白色恐怖,所以没有准确认识到香港面临的这个恐怖的性质。香港面临的恐怖与一般的白色恐怖不同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没有任何约束的恐怖,这是红色恐怖,是中共国家恐怖在香港的一种延伸和表现。除了人们看到的街头暴力之外,被拘捕者不仅面临不知多久的刑期,还不断地流出被拘捕者受到的种种暴行与非人道对待,同时被拘捕人士面临高额诉讼费,这一切都让抗争者面对各种压力,给抗争者制造恐怖气氛。今天出门抗争就面临被打、被抓、被虐待,还可能面临种种超出常理的恐怖,这不是用不怕死来形容得了的,要没有一个强大的信心、坚强毅力,不可能维持、持续。

过去讲“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靠一口气是维持不住多久的。所以中共就是想通过这些来消磨抗争者的意志,控制香港。

别看港警在使用暴力,有很多人还参与撑港警。其实,除了中共在香港的卧底的,他们很多人对中共不了解,真的‘送中’条例通过,对他们也是噩耗,也是恐怖。只是现在觉得跟自己不相干,没有远见。香港走过来的教训应该让港人清醒了,中共是怎么一步步侵蚀香港的。很多明白中共手段的人97之前就走了,知道中共的手段,现在留在香港的,很多是当时没有条件走,或者没有认清中共本质的。

中共就是迫害、就是破坏性的。香港民众的抗争,是争取正当权益,这些权利甚至是北京当年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承诺的。当然它不是真的承认,所以,香港回归十年之后,它就开始反悔。它知道,一步到位的反悔,可能受到很大的反抗,不仅港人不能接受,国际社会也不会认同,所以,它一步一步地蚕食,直到2014年通过“人大”释法来达到这个目的。走到今天还认不清,就很危险。

在警队和建制派立法委员,中共自己的人都出现了不同声音。中共也很明白这一点,为了平复这些声音和不满,所以它撤回《逃犯条例》,表面上给这些人和那些心理不稳的人吃一颗定心丸,实际是为了达到分化抗争者、瓦解抗争,同时孤立走在街头抗争着。中共制定了撤回《逃犯条例》的一招,来挽回那些对它已经灰心,但还没死心的那些人的支持。

其实香港问题的根本就是民众基本权利的问题,而解决目前香港局势的唯一最好办法就是,找冲突的源头,满足民众的基本要求。

那么今天就要为争取香港的人权、自由而努力。即使没有了‘送中’条例,但你仍面临中共特务操控的香港,仍面临被不公对待,被打压,而无处伸冤。所以,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这五项要求,直接关系到香港人的基本权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