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西藏近代历史学家:香港年轻人很了解中共

西藏近代历史学家达瓦才仁赞赏香港青年在反送中运动中的耐心与智慧。图为资料照。香港是一个融合东西方文明精华的城市,更是世界金融中心,对政治一贯冷默的港人,在近期的反送中运动中,从“不问世事”到“勇武抗争”。

针对“勇武派”与“和理非”截然不同的抗争风格,专家分析,香港这两股势力显示,香港人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人宰割的,而是既做出适当反抗,又控制在理性和平与“接近暴力”的“零界点”上。这说明“香港年轻人,他们非常了解中共”。

香港从不热衷政治运动,到现在成为炽烈的反共先锋,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西藏近代历史学家达瓦才仁接受大纪元专访说,如果没有“勇武派”,只用任人宰割式的和平方式,来面对中共凶恶武警,恐怕就被扫平了。“中共是不跟你讲道理的,它是跟你讲实力的。勇武派展现了香港人的实力,而且在到达暴力的临界点退回,是一种很好保护自己的方式。”

至于“和理非”的方式,达瓦才仁认为,这是现代文明社会普遍接受的原则,不过一直有争论的是甘地的斗争方式,只能对付英国式民主政府,“对付中共这种集权政府无用。”

他提到,“勇武派”的做法,以及“和理非”的群众方式,两方是相辅相成的,若单只存在任何一种,运动很容易越界,或是被中共快速压制消弭。

香港人这次“和理非”和“勇武派”互相掩护的新型抗争手法,令中共进退维谷,铁拳无法施展。他认为,这批李小龙的传人,立下了民主抗争运动的“截拳道”战胜专政铁拳的“轻武装”经典战役。

逃离中共专制 却惊觉香港已不安全

为何说香港人了解中共?达瓦才仁认为,目前香港的居民,大多都是在中国大陆遭受打压而逃出去的,更多是抛弃在中国的官位拿着单程签证到香港,无论是合法或非法方式,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冒着生命危险来到香港,目的是希望获得新的生活。

“他们当初离开中国大陆,正是因为了解中共。”毅然决然放弃一切事业、官位,去求得香港平民这样的身份,“有些人是在中共统治下遭受到苦难所致”,香港是他们认为比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相对来说比较好的一个地方。

这次引发如此大的抗争活动,特别是许多年轻人站出来,并非只是因为《逃犯条例》的推行,而是长久以来对中共管治的方式,就如同中共对待西藏、新疆采用“蚕食鲸吞”的手段推行其政策,对其所作所为感到反感、累积怒气。

“从中国大陆到香港的人们,已经看到过去他们所熟悉的一切,意识到他们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拿到的香港居留权利,及好不容易获得的自由即将失去。”

武警混入群众施暴恶行 暴露无遗

这次运动还有另一项特点,就是民众拍下许多现场视频,让中共恶行暴露在世人面前,导致它镇压也不是、退让也不愿意,进入到一种死局的状态。

反观中共派了那么多的人到香港,故意引起争端,目的想要把香港人激怒,再找借口镇压,但勇武派很清楚知道界线在哪,他们是勇敢的抵抗保护自己。

这些年轻人既了解中共问题,又了解香港地位对中国大陆而言,是一个会下金蛋的鸡,不能肆意地像对西藏、新疆的方式打压。

他认为,正因为有勇武派,让中共无法用“低武力”来扫平抗议民众,但又无法用高压的镇压模式来对待反送中抗议争,相信这是香港基于对中共本质理解后,目前做出最好的应对方式。

中共对付香港人的策略

“中共是要把母鸡杀掉吗?还是要金鸡蛋?”勇武派把握了这一界线,若要金鸡蛋,就必须让香港人民拥有自由生活与尊严,否则跟你同归于尽,以此迫使中共政权作出选择。

达瓦才仁分析,中共目前的策略,是想用倾国之力对付香港城市,并耗到香港人精疲力尽,让香港市民对混乱秩序感到厌烦,让未出来抗议的500多万港人,对出来抗议的200多万港人产生矛盾,然后由港人自己出面摆平纷争,中共正在做这样的梦想。

不过香港人对中共了解,从年轻人的决心,以及香港市民的状况可看出,港人的勇敢、耐心,以及他们的聪明,真是令人敬佩与赞叹。

达瓦才仁认为,这是从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面对人民反抗,首次出现束手无策的地步,“这是破天荒对人民低头、作出妥协,这是第一次。”从过去的历史脉络以及行为来看,这次撤回已算是作出让步。“中共想制服香港的梦想已经破碎。”

台湾有福报 不会步上香港后尘

今日香港的遭遇,让世界也关注台湾的安危。近日世界最宜居国家排行出炉,台湾因为品质良好、价格实惠的医疗资源,获得第一名全球最适合居住城市的殊荣。

达瓦才仁谈到,“台湾不管从人文、地理、环境,以及自由民主等各方面,真的是非常好的地方”,但正因台湾人享受这样的地方,就无法理解中共有多坏。

“其最坏的理解程度,是超越台湾人的想像的”,即使台湾处处受到中共打压,达瓦才仁说,以台湾人的福报,善会战胜邪恶,他不担心台湾会步上香港后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