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上报社评:这个率兽食人的政权

此刻的共产党不但必须腾出心力来应付中国经济不断下行的危机,也绝不能让香港问题成为中美贸易战里的对方筹码,所以它同样经不起香港的长期动乱。不能“乱”又不能“让”,所以它只剩“打”,无上限地打,无差别地打,不让暴警付出任何代价地打;既然这些上街的人都是政权的敌人,所以就打到你不敢上街,打到香港社会回到共产党心目中基本的秩序;然后,马照跑,舞照跳,香港继续扮演外资中国的枢纽,中共高官也可以继续透过香港洗钱。

暴力手段固然滋生恐惧,但一定会蔓延更多的仇恨,而当仇恨串连、互信不再,就会累积更大的反制。(汤森路透)

就在香港警察大规模无差别攻击香港民众,爆发反送中运动过去三个月来最血腥冲突的同时,国际媒体路透社引用三名知情人士的报导指称,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一度希望回应示威者的五大诉求中较温和的“撤回条例”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认为可以安抚当中较温和派的抗争者。不过,北京中央却明确要林郑月娥不可撤回该法案,也不准对港警施暴的过程进行调查,其实是北京对所有五大诉求说不,“情况远比大多数人了解的复杂许多”。

其实,情况也没有太复杂:因为林郑不是香港市民选的,而是中共指定派任的,她的权力既然来自中南海,所以她不会听香港市民的话,她的所作所为自然也都是共产党要她做的。为什么共产党不愿对香港市民的五大诉求让步?因为它承受不起。“实行双普选”是颠覆自己在香港的统治,“释放遭捕的示威者”是纵虎归山,“收回将反送中运动暴动定义”是拔掉自己牙齿,“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会让自己煽动指挥的暴警无所遁形。就连“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都是向香港社会示弱,是向自己统治的人民释放“错误的讯息”。

但此刻的共产党不但必须腾出心力来应付中国经济不断下行的危机,也绝不能让香港问题成为中美贸易战里的对方筹码,所以它同样经不起香港的长期动乱。不能“乱”又不能“让”,所以它只剩“打”,无上限地打,无差别地打,不让暴警付出任何代价地打;既然这些上街的人都是政权的敌人,所以就打到你不敢上街,打到香港社会回到共产党心目中基本的秩序;然后,马照跑,舞照跳,香港继续扮演外资中国的枢纽,中共高官也可以继续透过香港洗钱。

但共产党忽略他们面对的是一群“自由人”,700万香港人虽然没有真正拥有过民主,但他们讯息流通,早成公民社会,加上高度的法治以及长期引以为傲的司法独立,所以共产党的镇压、恫吓以及孤立的手段都很难让香港人却步。暴力手段固然滋生恐惧,但一定会蔓延更多的仇恨,而当仇恨串连、互信不再,就会累积更大的反制;设若共产党还想压制这些“反制”,它就必须祭出更大程度的暴力。这是一个“恶的循环”,没有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执政者会这样统治自己的人民,事实上,任何一个有问责制度的政治体系,都不可能在连续数次的百万人大游行的冲击下,还会依然故我、执迷不悟。

所以,香港问题当然不是一小撮野心份子或国外势力唆使的,而根本是共产党自己搞出来的,这是一个极权体制硬要统治一群自由人所衍生的悲剧。香港问题即将图穷匕现,暴力升级恐怕不可免;但香港不是中国大陆,所有加诸于香港人的暴力,都将以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速度辐射到全世界各地,自然也将香港动乱的政治影响力投射到中国大陆。

顾炎武曾言:“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这个盖少数民族集中营、驱逐低端人口的政党正是“仁义充塞”,这个放任国家暴力无差别攻击自己的人民的政权也正在“率兽食人”?为了维系政权国家,不惜走向“人将相食”的社会,更是在“亡天下”。把政权赓续放在天下之先,是香港动乱的病灶,匹夫之贱又岂能放仼君臣肉食者胡作非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