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安裕:要的是一个明白

当一个社会对政府及管治系统不信任有如今天香港那样,人们需要的是一个明白、一个真相、一个可以信任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而不是软的硬的或政策优惠或施以恫吓。今天的香港,任何花言巧言都是徒然,特区政府要挽回经已所余不多的管治权威与公信力,就要从民众的意愿出发,认真回应余下的四大诉求。这样,才能为这个城巿,找到一条光明前路。

政治光谱上各种颜色的香港巿民,抚心自问,相信都会同意,经过这一个夏天之后,香港再也不可能是6月9日前的香港;整个城巿陷入危机至今,林郑月娥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如果说期许可望立即扭转形势,那就未免过于天真。这个美好的海港城巿,等待的不是连建制派也说迟来的撤回修例,而是从内而外自顶至踵的全盘审视。人们要的是一个明白:今天举目所见政府管治礼崩乐坏失控脱序到底孰令致之,必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从源头找到病灶,还700万巿民真正的香港。

政府诚信在语言伪术中破产

修订风暴凸显的是特区政府领导层的一步步失去民众信任:6月9日百万人上街示威游行后,每一次林郑月娥就修订《逃犯条例》讲话,都可说是自我贬值的注脚。从“暂缓”到“寿终正寝”和“The bill is dead”;本周三傍晚的“动议撤回”录影发言,以至其后深夜出稿说“宣布撤回”,这里头的每一句话,在大部份民众眼中,每次都加深了对“语言即谎言”的认知。因为,才不过几十天之前,她仍是寸步不让,绝口不提撤回二字;之后面对社会民情汹涌,每当字眼的转换,客观说明之前发言的虚妄。三番四次的措辞嬗变,折射出政治语言的欺骗性。特区政府的诚信,就在玩弄文字伎俩之中破产。

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在此时此刻的香港,已然不能应对与6月9日之前完全迥异的现况。五大诉求只回应一项,其他类如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诉求置若罔闻,这到底是林郑月娥对香港现况的失焦,抑或是另一种拖字诀的彰显,瞬即在社会掀起更多质疑。类似在时间上的迟缓回应,在反修例事件几个月来,显然并非对事态的失去敏感,不排除是一种策略上的拖宕。道理很简单,若是有心解决僵局,林郑月娥何须这三个月间在“暂缓”、“寿终正寝”、“撤回”打转,若然一开始就撤回修例,香港绝不可能来到今天境地。因此,当光是撤回修例就有先后两种说法,需要深夜发稿再度说明,失却民众信任的林郑月娥,被怀疑在这其中另有考虑,这些来自社会的疑窦,可谓极之正常。

林郑月娥周三宣布的四点回应,显然不能满足香港社会的要求。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功能,绝不是加入前教育署长余黎青萍和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林定国两名新成员的监警会便可取代。事实上,把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功能,视为针对警队的想法,反映林郑月娥对修订《逃犯条例》戕害香港至今依然缺乏深层次的认识。如此偏狭视野,于香港社会审视特区管治的期许,百害而无一利。人们无以得知坚拒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真正原因,可是,恰恰就是一个由大法官或前任大法官主持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才有机会唤回社会集体信心,在《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滔天巨浪找出肇因,堵塞漏洞,为香港寻回出路。

《逃犯条例》修订引发巨大冲突,究其原因,是现时特区整个政治系统缺乏制衡带来的祸害。不妨由年初推出修例从头检视,由修订出炉到议会建制派背书这一过程,此中显现的是无视反对声音的存在,政府官员就修例的倨傲态度其来有自。到了后来,更有所谓“直上大会”之举,绕过立法会法案委员会直接交大会二读,整个过程活脱脱就是制度暴力的一种。在此之下,《逃犯条例》修订有如搭上直通快车,站站不停站站过关。若不是最后数以百万计巿民走上街头反对抗议,这一从头到尾由于制衡失效带来的毫无监察的任意妄为,差一点便车毁人亡,700万人一同陪葬。

独立调查找出制度溃败原因

独立调查委员会的作用,是在今次事件显露的制度溃败当中找出原因,究竟肆意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背后的政治独断从何而来,是制衡机制失效、抑或是人为的刻意操作使然。独立调查委员会不偏不倚查明孰令致之的背景,为病入膏肓的一国两制诊断,由此还香港一个光明未来。在这一过程里,更要为这几个月社会关切的焦点事项,从政府失当到警队暴力寻找事件真相。1997年到2019年,22年间香港一路走来,亦是时候深入检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真正落实情况:缘何出现《逃犯条例》修订政治风暴,为何监察制度失衡至此,一切一切,独立委员会有望协助找到答案。

2019年的夏天,香港民众经历了生命里永远不会忘记的日日夜夜:百万人汗流浃背走上街头,顶着狂风大雨的和平集会,暗黑夜里的棍棒横飞,闹巿民居中的催泪气体,暴力升级受伤流血,无分你我同为城哀。当一个社会对政府及管治系统不信任有如今天香港那样,人们需要的是一个明白、一个真相、一个可以信任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而不是软的硬的或政策优惠或施以恫吓。今天的香港,任何花言巧言都是徒然,特区政府要挽回经已所余不多的管治权威与公信力,就要从民众的意愿出发,认真回应余下的四大诉求。这样,才能为这个城巿,找到一条光明前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