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共产主义黑皮书》:亚洲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64)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Jean-Louis Margolin)和皮埃尔‧瑞格勒特(Pierre Rigoulot)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有两个特征将亚洲的共产主义与欧洲的共产主义区分开来。首先,除朝鲜外,大多数政权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确立,并建立了具有强烈民族主义特征的独立政治制度(老挝在这方面是个部分例外,因为它依赖于越南)。

其次,在撰写本书时,所有这些政权仍在掌权,甚至在柬埔寨也是某种程度上掌权。因此,当时开放的唯一必不可少的档案是与柬埔寨波尔布特时期相关的档案(莫斯科的共产国际档案并不涉及任何仍然存在的政权)。尽管如此,我们对这些政权及其过去的了解还是显着加深了。在中国、越南、老挝和柬埔寨进行实地研究,现在相对容易一些。现在那里可获得一些有趣的消息来源:官方媒体(包括从各种西方消息来源获得的中文无线电广播的翻译)、地区性报刊、这些政权前领导人的回忆录、逃往国外的难民的书面证词,以及在这些国家境内搜集的口述记录。出于内部政治原因,柬埔寨人现在被鼓动着谴责波尔布特时期,中国人则被鼓动着谴责文化大革命的恐怖。然而,这种选择性地开放材料已经产生了一些怪异的效果。例如,我们仍然无法获知党领导人之间可能进行的任何辩论;我们仍然不知道毛主席的指定继承人林彪元帅是如何或为何在1971年死去的;文革期间毛泽东的意图仍然相当神秘。对于上世纪50年代中国和越南的“清洗”,人们知之甚少;对于大跃进,所知甚至可能更少。位于中国西部的庞大死亡营中发生的事件,几乎不为人所知。通常,在镇压中遭殃的共产党干部和知识分子的命运,比普通公民的命运更加为人所知。而后者在受害者中占了绝大多数。朝鲜──强硬共产主义的最后堡垒之一──仍然牢牢地闭关锁国,几乎无人成功地离开该国,直到最近。

由于所有这些原因,接下来我们将不可避免地对事实进行近似性的陈述,且一些数字相当具有推测性。但远东共产主义的结局与手段则非常显而易见。#(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