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一群香港化学工程师研究:化学物在社区残留长时间 难清洗 促警勿过份使用催泪弹

近三个月来,警方在冲突现场已施放超过二千枚催泪弹,有部分散落在民居,街舗及公共场所。一群化学工程师组成研究圈队,在过去三个星期走访发生冲突的地区,采集超过200个样本,分析催泪烟内化学物质在社区残留的问题。结果发现,催泪烟中主要引致不适的化学成分 CS,能残留在环境中长达2-3星期。该长时间残留 CS化学物质的地方,警方都曾多次及密集式发射催泪弹作驱数行动。

《一群香港化学工程师研究催泪烟在社区残留的情况研究摘要》

近三个月来,警方在冲突现场已施放超过二千枚催泪弹,有部分散落在民居,街舗及公共场所。一群化学工程师组成研究圈队,在过去三个星期走访发生冲突的地区,采集超过200个样本,分析催泪烟内化学物质在社区残留的问题。结果发现,催泪烟中主要引致不适的化学成分 CS,能残留在环境中长达2-3星期。该长时间残留 CS化学物质的地方,警方都曾多次及密集式发射催泪弹作驱数行动。

化验团队自8月18日起,在香港多个地方,包括金钟,上环,西营盘,九龙湾伟业街,德福花园,深水埗及荃湾,于不同日子,用含溶剂的抹布采取物件表面的麈埃样本,用来分析催泪烟内化学物质。以下是研究的重点:

1)催泪烟内化学物质残留时间能长达两至三星期

我们在金钟,上环西营盘及深水埗,于冲突发生后14-21天進行取样,仍能测出 CS化学物残留在物件表面,如天桥基座,广告牌,街铺外墙及大厦门口梯问等,该位置虽在室外,但均为空气不流通及有遮盖。另一个共通点是,警方曾多次于该地区密集式发射催泪弹。例如:上环7.28曾施放超过四百枚,及深水埗8.14曾向区内施放达35枚。

2)天气及人为因素或有助缓解催泪烟残留问题

我们发现在一部分催泪烟影响的地方,或会受天气因素(如太阳,风吹,下南等)及人为因素(如清洁),未有在3-7天后测出 CS化学物,例如:清洁荃湾杨屋道街市,处于空旷的天桥及其附近的荃湾公园,比较空旷的九龙湾德福花园平台及伟业街行人天桥等,均在3-7天内录得 CS残留缓解情况。

3)催泪烟的影响范围是与空气流通的关系

我们研究荃湾杨屋道8.25冲突地方附近的催泪烟残留物质结果,发现位于杨屋道北面的河背街及众安街内街,均未能测出或有低水平的催泪烟残留物。相反位于杨屋道南面的荃湾公园附近位置测出较多的催泪烟残留物。我们认为像河背街比较窄的街道,于未有足够空气流通,使内街范团未受催泪烟残留物影响。相反,若警方在比较空旷地方作密集式发射催泪弹,催泪烟残留物能随空气流通影响得更远。在8.25荃湾冲突中,荃湾公园是其中一个受影响地方,最远测出残留物地方距离冲突现场达250米。因此催泪烟残留物的影响范围,取决于警方发射数量,天气及地形因素。

取样及分析方法

我们用一块沾有溶剂的抹布,在一个面积(30cm x30cm)的表面上進行两次拭刷,取得表面尘埃样本。完成后,将抹布放入试管保存,运往化验所分析。在化验室,我们在试管加入溶剂,并用超声波将座埃上的化学物质溶解出来。然后,将溶液注入气相色谱-质谱仪(Gas Chromatography-Mass Spectrum),其分析出来的结果会与质谱数据库作比较。

是次我们有分析催泪弹中一些粉末,与质证数据库较对,找出两种化学物:CS(邻-氯代苯亚甲基丙二腈/2-Chlorobenzylidenemalononitrile)及邻-氯苯甲醛(2-Chlorobenzaldehyde)。由于团队未能于化学品供应商购买该等物质,用来计算样本中CS的浓度,故此数值来表示。结果只能用相对催泪烟中找到的 CS(邻-氯代苯亚甲基丙二腈/2-Chlorobenzylidenemalononitrile)及氯苯甲醛(2-Chlorobenzaldehyde)均会刺激皮肤,眼睛及上呼吸道。

化学工程师团队谨此促请:

1)警方切勿在室内及非空旷地方施放催泪弹,因催泪烟化学物质会残留该地方一段长时间及难于清洗,及不要过份使用催泪弹,使催泪烟化学物质扩散至冲突范围外的民居及公共地方;

2)警方妥善处置留在现场的催泪弹容器,以免公众健康受到威胁。

3)政府有关部门(如食物环境卫生署及环保署等)必须就影响范围進行化学品污染检测,并進行彻底清洁,确保公共地方没有再受催泪烟化学物质影响。

一群香港化学工程师上

2019年9月11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